学经济(进阶篇)——《经济学》读书笔记(第二十三章)
2020/1/13 15:44:27  点击率[1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经济学;萨缪尔森
    【全文】

      第二十三章  竞争的供给
     
      “如果生产成本对供给没有影响,那末,它就不会影响竞争的价格。”——约翰·斯图亚特·穆勒
     
      这显然只是一种有意为之的虚妄假设。
     
      基本常识:生产成本对供给和价格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当然,垄断行业和垄断产品除外。
     
      请问:一瓶售价不菲的“茅台”酒的生产成本,到底是多少呢?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也许可以解开“茅台”公司天价股价(每股已逾千元)的个中秘密——生产成本,很有可能对“茅台”酒的供给和价格具有相当不重要的影响。
     
      “我们考察竞争的供给,……目的也在于说明:边际成本这一概念在以最有效的方式为社会分配资源方面所具有的极其重要的作用。”
     
      请看:此处的“供给”的前提条件,一定是“竞争”,而不是垄断。
     
      成本,绝不仅仅是“最有效的方式”,而且还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一、把所有厂商的供给曲线加在一起便得到市场供给曲线
     
      “短期的定义为:时间短得不容许厂商调整其固定开支,它只能变动某些可变成本来根据自己的供给曲线增加产量。”
     
      由此观之,这很像是一个会计意义上的用语——只能调整临时开支、只能变动可变成本。在这种情况下,对改变(增加或者减少)产量的影响应该很有限。
     
      二、用数字和图形来给边际成本下定义
     
      “定义:任何产量水平q的边际成本,都是由于增加(或减少)一单位产品而引起的成本的变动:把连接的产量的总成本依次相减便得到边际成本。”
     
      所谓的边际成本,就是增加的成本。
     
      对于这一概念和这一定义,我确实是大惑不解!在大规模生产的流水线上,即使是可以区分出来产品的先后顺序(肯定还有大量的难以区分产品先后顺序的情况),在后的一个产品与在前的一个产品的成本怎么会有所不同呢?怎么会因为增加了一个产品就会引起“成本的变动”呢?难道第一亿瓶可口可乐饮料与第一亿零一瓶可口可乐饮料的成本会不一样吗?
     
      如果所谓的边际成本竟然是指总成本会因产品数量的增加而相应增加的话,那简直就是多余的废话!那简直就是在侮辱学习者的智商!!
     
      “应该注意:MC(即边际成本——笔者注)通常并不等于单位产品的平均成本,即用产品的单位数量去除总成本而得到的平均成本。MC是增加的成本,或成本的增加量,或成本的差额。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我们用‘边际’这个词来表示增加的效用,使用边际成本这个词的确是很恰当的。”
     
      一个产品的成本与产品的平均成本,通常并不相等。对于具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可口可乐饮料而言,一百年前一瓶的成本与一百年后一瓶的成本,相差应该十分悬殊。最新、最后(到目前为止)的一瓶的成本也肯定不等于所有各瓶的平均成本。
     
      如果所谓的边际成本,就是指最后一个单位产品的成本的话,那么这个概念的意义恐怕也就相当有限了。
     
      边际效用,确实是一个相当美妙的词汇,也是一个颇有意蕴的词汇。但是,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式的边际成本,这个词汇实在是白开水。
     
      “MC(边际成本)趋于U形:即使MC在最初一段时间内可能下降,它最终也要上升。”
     
      既然是“趋于”,这就是在明示——这是一种发展趋势。也就是说:对在不同的时间点上的无数的MC(边际成本)串联在一起形成曲线进行观察。
     
      “在厂商的货币成本背后,存在着厂商的产量和它所使用的劳动以及其他投入物之间的生产关系。”
     
      萨氏认为:生产关系体现、呈现为货币成本。这是多么精辟、何等深刻的论断啊!
     
      在厂商的产品与其所使用的劳动和其他投入物之间,所存在的绝不仅仅是物与物的关系和人与物的关系,而且还有更为重要和关键的人与人的关系。
     
      “如果我们总是能以同样的工资来购买定量的劳动,那么,我们由于增产q而引起的边际(或增加的)成本之所以要上升,其唯一的原因不外乎是:每增加一单位劳动所增加的产品数量不断下降。因此,如果我们变动劳动这一生产要素而得到收益递减,那么,我们肯定会有边际成本的递增。”
     
      倒要请教:增产,会引起边际成本上升吗?如果所谓的边际成本,就是指最后一个单位产品的成本(生产最后一个单位产品时的总成本与生产倒数第二个单位产品时的总成本之差)的话,那么增产就未必会因增加总成本而引起边际成本上升。
     
      在其他生产要素均既定不变的情况下,持续增加劳动力要素所产生的结果确实应该是使“增加的产品”而不是总的产品的数量不断下降。
     
      前提条件,绝对重要。
     
      其中的“变动劳动这一生产要素”,明显应改为:增加而非减少劳动这一生产要素。
     
      其中的“得到收益递减”,明显应改为:得到边际收益而非总的收益递减。
     
      不证自明:边际收益的递减,必然会导致边际成本的递增。
     
      “成本和生产率的收益不过是同一关系的两个相反的方面。”
     
      请问:何来“生产率的收益”呢?
     
      在产品价格既定的情况下,成本与收益,并不是相反的关系,而是负相关或者此消彼长的关系。
     
      “把数量可变的生产要素施用于定量的生产要素所造成的收益递减的倾向意味着MC具有上升的倾向。如果在最初存在着收益递增,那末,MC在最初会下降——但最终会有收益递减和MC的上升。”
     
      边际收益递减,必然会产生边际成本递增的结果。相反,边际收益递增,必然会产生边际成本递减的结果。
     
      请注意:产生这一结果的前提条件一定是——“数量可变的生产要素”与“定量的生产要素”之间进行组合、搭配。其中的“数量可变”,不是指数量减少,而是指数量增加。其中的“收益递减”,显然应该是指边际收益,而不是指总的收益。
     
      三、如何用MC来决定最大利润的竞争的供给
     
      “定义:完全竞争的厂商规模很小,地位很不重要,以致不能影响市场价格。象一个生产小麦的农民,完全竞争者是‘受价格支配的人’,有时会以现行的市场价格出售掉他想要出售的所有产品。用需求弹性来表示,完全竞争者(在实际上)所面临的对于他的产品的需求曲线dd,是一条水平线——他的需求弹性为无穷大。”
     
      一滴水是不能决定江河的走向的。市场价格是在可融通的全部范围内由同一产品的全部供给与全部需求所共同决定的。能够掌握、把控的规模——供给的规模和需求的规模,当然是决定价格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否具有替代性(或曰:独特性),是决定价格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一个只能提供普通的——普遍存在的产品的人,其议价能力自然微乎其微。
     
      一个普通的厂商,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是累吐了血,对价格的影响也几乎为零。
     
      每个社会成员都是受社会规则支配的人,其所作所为要符合规则的要求。
     
      几乎所有的个人,都是随波逐流、身不由己的命运。
     
      “一个完全竞争者可以根据他的边际成本曲线,来确定最优的供给量,以便使P = MC。”
     
      所谓“最优”的状态,是指到达增加的收益等于增加的成本这一临界点。如果再继续增加产量的话,那么将会出现增加的收益小于增加的成本的情况。
     
      P = MC,翻译过来就是:价格 = 边际成本。但是,无论如何价格也不会、也不该等于边际成本呀。
     
      价格,是供需关系的产物。价格与成本,没有必然的、直接的关系。价格与边际成本,完全没有关系。
     
      “什么是增加的收益?增加的收益是单位产品的价格。”
     
      有没有搞错!收益怎么能够是价格呢?收益就是利润,收益是价格与成本之差。
     
      四、根据厂商的MC曲线推演出它的供给曲线
     
      “上面我们已经说明,当一家竞争的厂商生产出一切MC小于P的产量而不生产一切MC大于P的产量时,它赚取的利润最多。”
     
      既然是赚取“最多”的利润,那就意味着一定是一个特定的产量而非“一切”的产量。
     
      最大利润,一定会出现在最小成本之时。
     
      “如果你的产量小于A点的产量,那末,你将损失一些利润,因为你的收益P会大于增加的成本MC。”
     
      我引述这句解释第23-4图的话,确实相当突兀!别的都不论,请只看一点,请问:英文字母P是“收益”的意思吗?
     
      我的天呐!!!我与萨氏的诸多分歧,该不会是翻译一手造成的吧???
     
      “因此,该厂商的上升的MC曲线确实构成它的竞争的供给曲线。”
     
      请问:如何理解“构成”一词的含义?难道“MC曲线”与“供给曲线”是二位一体、合二为一的吗?
     
      恐怕没有几个现实的企业家是通过学习、实践经济学理论而功成名就的。
     
      经济学的功能之一在于能够将现实绘制成图表,但却绝对不是让现实按照图表去运行。
     
      不能够发现经济规律或者不能够解决现实问题或者不能够指导人们行为而只能用学术语言、图表转述、描画现实情况的经济学,其价值令人怀疑。
     
      要命的是:在用学术语言、图表转述、描画现实情况的时候,还有可能会出现失真和偏差。
     
      萨氏异常酷爱通过绘画解析几何式图形来说明问题。我越来越强烈、深刻的意识到:以这种貌似高端、玄妙的学术方式讲述经济学,真的很恰当、很靠谱儿吗?
     
      五、总成本和短期停止营业点
     
      真心请教:边际成本曲线也有弹性吗?也有弹性是否充足的问题吗?
     
      “不变成本的定义是:由于短期内无法改变的承诺而必须按时支付的那一部分总成本,例如长期债券利息、租金、分摊成本、营业执照税,等等。”
     
      作出承诺并信守承诺,是不变的保证。
     
      所谓的不变成本,其本质特征就是与经营活动的状况没有直接关系的那些成本,是刚性的,也是稳定的。只要是营业,这些成本就是必不可少的。
     
      “‘总成本’的其他部分被称为‘可变成本’。它的定义是:随着产量而变化的成本的总和,例如原料费用、生产线上的工人的工资,等等。”
     
      除了不变成本,剩下的就是可变成本。
     
      所谓的可变成本,其本质特征就是与经营活动的状况具有直接关系的那些成本,是弹性的,也是易变的。只要是生产,这些成本就是必不可少的。
     
      请看清楚:营业,可不同于生产。停止生产,并不等于终止营业。停止生产而不终止营业,是指企业尚处于生存状态,但却不开展生产活动。
     
      停止生产,则可变成本为零,而不变成本继续发生;终止营业,则全部成本(包括不变成本和可变成本)为零。
     
      “当P的数值很低,低到P所提供的收益尚不足以补偿厂商由于生产而支付的可变成本时,厂商将完全停止营业。”
     
      其中的“提供的收益”,似乎应改为:提供的收入。
     
      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生产的后果不仅是需要支付雷打不动的不变成本,而且还要支付得不偿失的可变成本。这可真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呀。
     
      此处的“停止营业”,似乎应改为:停止生产。
     
      停产而不停业,是为了蓄势待发、伺机而动。
     
      中国古训: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停止营业点。在一个关键性的低微的市场价格,当厂商由于生产而刚能收回它的可变成本时,它处于停止营业的边缘。在该点以下,它将完全停止生产。”
     
      请看:所谓的“停止营业点”,竟然就是指“完全停止生产”。可见,萨氏或者翻译将“营业”等同于“生产”了。
     
      奇怪!“刚能收回”的居然只是可变成本,难道不应该是总的成本吗?
     
      “在该点以上,厂商将沿着它的短期边际成本曲线而进行生产。因为,在各个P = MC之点,它得到的收入可以弥补它的不变成本。它可能得到正数值的最大利润。否则,如果P处于收支相抵点以下,厂商将使它的亏损数量最小(即:使它的‘代数学上的’利润最大)。”
     
      奇怪!“得到的收入”居然只能弥补不变成本,难道不应该是总的成本吗?
     
      利润为正值的基本前提条件是:总收入大于总成本;而绝不可能是:非全部收入大于非全部成本。
     
      得到利润与得到“最大利润”,应该明显不同。
     
      亏损,就是负值利润,就是“代数学上的”(即忽略正负差异,只看绝对数值)利润。
     
      亏损与亏损最小,应该明显不同。
     
      六、边际成本和边际效用的综合
     
      “正和边际效用位于需求曲线背后一样,边际成本位于供给曲线的背后。”
     
      尽管我并不能够真正理解“背后”二字的确切含义,但是,我仍然可以约略的知道:效用与需求是密切相关的,成本与供给是密切相关的。
     
      可问题是:成本,似乎是可以精确计算的;而效用,难道也是可以精确计算的吗?
     
      “一个行业的供给曲线是该行业各个厂商的上升部分的MC曲线的总和。”
     
      必须坦白:至此,我已经彻底晕菜了!
     
      供给曲线,在某种意义上——就是MC曲线。面对这一结论,我必须承认:自己的智商严重不足,没有能够充分理解萨氏在此之前的谆谆教诲。
     
      万幸的是:让我稀里糊涂、不知所云的,仅仅就是两根儿(也许只是一根儿。也许,还有许许多多根儿)曲线罢了。
     
      “MC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可以帮助社会根据情况的变化有效地组织生产。”
     
      果真如此吗?但愿如此吧。
     
      我很好奇:在这个“社会”(姑且仅限于当时的美国主流社会)上,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明白这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更不知道这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到底“帮助”了多少厂商“有效地组织生产”。
     
      一个社会是借助于一根儿曲线“有效地组织生产”的吗?
     
      1. 鲁宾逊漂流记
     
      “假设有一个人劳动一定量的时数来采集草莓。(a)每增加一个草莓给他带来递减的边际效用。”
     
      难道所谓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在第二个草莓上就开始产生作用了吗?
     
      难道一个饥饿的人在吃第二个包子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效用递减了吗?
     
      这至少与生活常识不符。
     
      2. 公有制国家
     
      “经济学是关于整个社会的,而不是关于独立的个人的科学。”
     
      此言偏颇、欠妥。
     
      经济现象,是社会现象,而不是个人现象。
     
      经济学是研究经济现象的科学。经济学除了研究社会经济之外,当然也会研究个人经济。但是,个人经济学绝对不能孤立、封闭的进行研究。
     
      3. 种类繁多的物品
     
      “很显然,要想达到福利和资源分配的效率的最大点,我们必须在每一行业中使MU和MC相等。如果茶叶的MC为草莓的两倍,那末,前者的价格也必须两倍于后者。对于任何旨在有效地解决生产什么和如何生产等问题的社会来说,Pi = MCi这一等式是非常重要的。”
     
      福利与资源,此二者的分配原则、原理是相同、一致的吗?应该是相同、一致的吗?
     
      到底是谁能够“在每一行业中使MU和MC相等”?是市长?还是市场?是看得见的手?还是看不见的手?
     
      成本应该能够影响价格。但是,需要请教:成本能够最终决定价格吗?
     
      我相当怀疑:一个公式(暂且忽略其正确与否),能够“有效地解决生产什么和如何生产等问题”吗?
     
      “应该注意:简单的‘劳动价值论’并不能完善地解决问题。只有计算物品的全部的边际成本,才能用劳动或别的什么东西来完善地表示物品的价格!仅仅使价格与某一行业所消耗的劳动成比例并没有完善地照顾到非劳动的生产要素的稀缺性。”
     
      需要铺垫一下:德国的一位名为卡尔·马克思的犹太人,就是“劳动价值论”的坚定信奉者。他几乎倾注了毕生心血去试图发展、完善这一理论,书就了洋洋大观的皇皇巨著——《资本论》!此外,还有包括《雇佣劳动与资本》在内的一系列论述。
     
      对于所有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脑力劳动成果,萨氏只是轻描淡写的用了“简单”一词,就给盖棺定论了!
     
      在这里,全部成本与生产要素,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毋庸置疑、世人皆知:劳动,是生产成本,但却不是全部生产成本;劳动,是生产要素,但却不是唯一生产要素。
     
      创造的本意就是——无中生有。并非只有人的劳动才能够创造出价值。
     
      愚以为:劳动可以创造价值。但是,劳动远不是体现价值的唯一表现。
     
      劳动的价值与其他生产要素的价值都一样,也是由其稀缺性所决定的。
     
      在科学领域里,科学工作者被人为抬高、架高、拔高的声望,是毫无价值和毫无意义的。
     
      在科学的世界里,体现真理的作品为王!其他的——统统都是扯淡!!!
     
      有的学者,一辈子都在做无用功而浑然不知。
     
      七、通过市场有效地分配生产
     
      1. 限制条件
     
      “第一,必须排除垄断:没有人会认为,不受束缚的谋利者将会使社会处于最优地位。”
     
      如何才能够排除垄断?答案相当清晰:束缚谋利者——束缚每一个谋利者。
     
      谁来束缚谋利者?谁来束缚最强大的谋利者?到哪里去找比最强大的主体更加强大的主体?
     
      也许两个瘦子就能够束缚一个胖子。但是,前提条件一定是:两个瘦子要愿意并能够联合起来。
     
      强与强或者弱与弱,能够形成势均力敌的制约平衡;强与弱,也能够形成一边倒的压制平衡。在任何情况下,这个世界都会自然而然的回复到平衡的状态。总而言之,在平衡这个问题上,人类是不需要瞎操心的。
     
      置于宏观背景下的自适,是物体的基本属性,也是宇宙的基本法则。
     
      “如果你认为,麦迪逊大街上的广告商人愚弄了消费者,使他们追求那些毫无价值的根本谈不上‘效用’的玩意儿,那末,不要把我们的理论应用于这个领域。”
     
      萨氏这明显是在拐弯抹角(借他人之口——“你认为”)的“抹黑”广告行业。
     
      的的确确有很多物品的功效都被人为(借助于广告行业)夸大甚至虚构了。这些物品的价格也就是由那些夸大甚至虚构功效的广告所支撑的。
     
      在判断物品价值时:别看广告,看效用!
     
      由此看来,效用似乎也可以区分为主观效用与客观效用。这也明显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物品的效用其实是一个相当含糊和难以量化的概念。
     
      “在生产和价格决定上具有最大效率并不意味着社会为谁生产的问题得到了恰当的解决。它仅仅意味着:生产什么和如何生产的问题已经尽可能圆满地得到了解决,这种解决方式是和货币选票、GNP以及国家财富的现有分配方式相一致的。”
     
      生产,肯定存在效率问题;然而价格决定,是否也存在效率问题呢?
     
      到底是为谁生产?当然应该是为愿意购买并能够购买的人生产。这是最朴素、最自然、最正当、最合理的答案。但是,现实却未必如此,那是因为社会还存在以权力为背景的再分配制度。
     
      生产什么、如何生产和为谁生产,这三个密切相关的经济学领域里最为重要的问题,完全都可以由自然状态下的人们以自然而然的方式予以解决。所有人为设计的经济制度,其本质都是在不同程度上干预甚至改变自然状态。
     
      2. 市场的综合情况
     
      “为什么竞争的制度可以使效用和成本相等。”
     
      前文已述,效用,几乎根本就无法量化。
     
      效用 = 成本。这一等式,绝对刷新世界观。成本,肯定是支撑产品价格的硬核——高于成本的价格,有盈利;低于成本的价格,有亏损。不错,效用与刚性的成本的关系比与弹性的价格的关系更为稳定、靠谱儿。
     
      “总结一下:理想的竞争的市场是一种机构,能够把下列二者综合起来:(a)人们想购买物品的愿望,(b)这些物品的实际的(最小的)边际成本。虽然不具备有意识的计划,竞争的市场确实能够完成鲁滨逊或计划机关的最有效率的资源分配。”
     
      似乎应该将“一种机构”,改为——一种机制。
     
      作为一种自发形成的机制的市场,真可谓是——无所不能、法力无边,能够被它“综合起来”的,又岂止是购物愿望和最低成本呢。根本就无需任何人为的控制(例如:计划),就能够完成“最有效率的资源分配”。
     
      我经常会出神的发呆,继而就是由衷的慨叹——慨叹这个世界的神奇!请环顾一下四周,好好看一看这个千姿百态的大千世界,世间万物居然、竟然可以在没有人类、没有人力、没有意识的影响、作用之下,那么和谐、那么优雅的存在和发展。您说:难道这还不足够神奇吗???没有人类的世界,也完全可以很好、很妙的!!!
     
      请告诉我:到底是谁缔造了这个神奇的世界???请不要用凭空假想的上帝来敷衍塞责我。
     
      “‘除非所有的Pi = MCi,否则我们可以重新组织生产,使每个人的情况都得到改善——包括穷人、富人、小麦生产者、鞋子生产者,等等!’谁支付改善的费用呢?谁也不支付。改善来自消除资源分配中的不必要的浪费和低效率!”
     
      我倒是不担心市场规律不会自发的产生作用,反而倒是很惧怕那些打着“组织生产”的旗号的行为,不仅没有提高反倒降低了生产效率。
     
      请问:那些“组织生产”的行为,真的会“使每个人的情况都得到改善”吗?恐怕能够以这样的方式“组织生产”的,只能是上帝他老人家吧。
     
      不同社会成员发展的步伐和节奏,注定是不可能同频共振的!
     
      改善,可能来自于不额外增加成本的既有资源的更优配置吗?难道“组织生产”的行为不需要支出成本吗?
     
      改善的成果如何分配?这恐怕不会不是一个问题吧。
     
      八、关于边际成本订价制度的最后总结
     
      “只有当物品的价格等于其边际成本时,社会才能从它的有限的资源和一定水平的技术知识中得到最大的产量。只有当某一行业的所有产量的来源都具有上升的边际成本曲线和具有相等的MC时——正象每一个MC都等于P的情况——该行业才以最低的总成本来生产它的总产量Q。只有在上述条件下,社会才处于它的生产可能性的边缘,而不是缺乏效率地处于边缘之内。”
     
      在现实中,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去关心、在意物品的价格是否等于其边际成本。
     
      在既定的资源和现有的技术的条件下,社会是否能够生产或者得到“最大的产量”,这只是一个纯粹抽象的理论问题。可以比较肯定的是:不论是正常的市场,还是理性的市长,都会使总产量趋于最大化。
     
      物品的价格等于其边际成本,这绝对不是导致最大产出的原因,而只是最大产出这一结果的附带表现。恰如:面色红润是身体健康的一种表现,但是,要想通过让面色红润而使身体健康,则是相当可笑的。
     
      降低成本,甚至是将成本降至最低水平,只有当其成为一个现实的、特定的问题的时候,才是有实际的、真切的意义的。
     
      某一行业全行业以最低的总成本来生产它的总产量,这根本就是一个没有现实意义的空洞结论。
     
      只有在真空的条件下,在同一高度同时释放铅球和羽毛,它们才会同时落地。
     
      也只有在纸面上,赵括的兵法才是堪称精湛的。
     
      “这个边际成本相等的原则适用于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或法西斯主义社会,正和它适用于资本主义社会一样。”
     
      真正的经济学和经济规律,是没有阶级属性和主义色彩的。可以有资本主义社会(人类社会的一个发展阶段)经济学,但却一定不会有、不该有资产阶级经济学。恰如一定不会有、不该有资产阶级数学一样。
     
      萨氏在写下这句话的时候,地球上确实已经出现了“社会主义或法西斯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但却还尚未出现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倒要请教:有谁能够真正说清楚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到底是一个神马玩意儿?因此,萨氏的这一结论,应该是不够严谨的。
     
      “由于边际成本具有这种最优的性质,它可以被用来当作一个准绳来检验任何社会制度效率的高低,如果在使用该概念时谨慎从事的话。”
     
      萨氏在此处使用“边际成本”这一概念时就显得不是那么“谨慎从事”:1.边际成本本身,肯定不具有“最优的性质”;2.社会制度,肯定是丰富多彩、各式各样的,并非所有的制度都存在效率高低的问题;3.即使是经济制度,也是不可能用一把尺子来衡量所有效率问题的高低的。
     
      九、竞争的自由放任式的订价制度的非最优性质
     
      “我们并没有证明:具有完全竞争的自由放任制度能够使最多的人得到最大的好处。我们并没有证明:它能使社会的效用达到最大量。我们并没有证明:它所造成的后果代表可能得到的社会福利的最好水平。”
     
      请问:为什么要“使最多的人得到最大的好处”呢?这是基于什么原因而产生的谁的欲求呢?“社会”,到底是谁呀?谁来代表“社会”去承载最大量的效用或者最好水平的福利呢?
     
      在辽阔开朗的非洲大草原上,许多动物共存共生。它们绝对是处于自然选择的“自由放任”的状态之下的。请问:到底是什么动物得到了好处或者得到了较多的好处?又是什么动物没有得到好处或者得到了较少的好处?是狮子、猎豹等动物得到了好处或者得到了较多的好处吗?是斑马、瞪羚等动物没有得到好处或者得到了较少的好处吗?倒要请教:自然界需要使最多的动物得到最大的好处吗?这种自由自在的状态,有什么不妥吗?有什么需要改进之处吗?
     
      人类,不是因为放下了屠刀而成佛的,而是因为释然了物欲而进化的。
     
      “因为,人们并没有被赋予相等的购买力:某些人非常贫穷,然而原因并不在于他们本人。某些人非常富有,却未必由于其本人和其先人的美德和努力。”
     
      购买力与其他所有力量类型一样,通常都不是“被赋予”的,正确的表达应该是——拥有。
     
      请问:为什么要“相等”呢?难道应该“相等”吗?难道这应该是一个处处相同、人人相等的世界吗?
     
      其中的“然而原因并不在于他们本人”,表述明显不当。应改为:然而原因并不必然在于他们本人。贫穷也好,富有也罢,既有可能是本人的原因所致,也有可能是本人以外的因素使然。
     
      每一个人,都必定是主观与客观的结合体。每一个人的每一个状态,都必定是内因与外因相互作用的结果。
     
      那些贪污者或者诈骗者,有可能会非常的富有。他们致富的原因是贪污或者诈骗。如果他们很快就被绳之以法的话,那么恐怕没有谁会去羡慕他们;如果他们可以长期甚至永远逍遥法外的话,那么也请不要痛恨他们,因为真正应该诅咒的是制度、是体制、是环境、是氛围。
     
      通过歪门邪道而可以致富,不是行为人的良心大大的坏了,而是整个社会(其实就是占多数的社会成员)病了。是极其恶劣的社会环境才能够使恶人甚嚣尘上、大行其道。
     
      一个糟糕的社会,一定不是由极少数糟糕的个人所造成的。如果一个社会是不公的,那么一定是由占大多数的社会成员的不公所缔造的。
     
      糟糕也好、不公也罢,诸如此类的价值判断都要受制于客观无情的事实判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否定性评价,应该建立在他们彼此之间存在的客观差异之上。
     
      贫富差异(不论是否悬殊),绝对不是病态而恰恰正是良性社会的正常表现。如果需要校正、矫正的话,那么也应该是针对导致贫富差异的非正当理由而言的。
     
      “根据许多不同的伦理体系的看法,社会福利可以通过赋税的再分配作用而得到改善,不能听任现有的私有财产的自由放任的价格制度来支配。”
     
      社会应该按照“许多不同的伦理体系的看法”来运行吗?也许它们之间也是相互冲突、彼此抵牾的。
     
      赋税的再分配,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贫富差异的问题,但是,却丝毫也没有触及到导致贫富差异产生的原因。
     
      如果“听任现有的私有财产的自由放任的价格制度来支配”的话,那么结果又会如何呢?也许有人会斩钉截铁、毫不犹豫的说:那一定会灾祸不断、天下大乱。倒要请问:在听任现有的食肉动物的自由放任的猎食制度来支配的情况下,在动物世界里灾祸不断、天下大乱了吗?
     
      自由放任者,到底是被约束而被迫弃恶从善,还是受教育而主动改弦更张?
     
      人类,到底会向何处去?应该不会向伟大人物所指引的方向去,而很可能会向大多数人所希望的方向去。
     
      伟大人物,需要在孤独寂寞中养成自娱自乐的良好心态。
     
      “边际成本订价制度是美好社会的一个必要的条件,但仅凭这个条件本身并不足以使我们的社会美好。”
     
      所谓的边际成本理论,只不过就是我们更好的认识这个世界某一局部的一种有效的手段而已,根本就不成其为构建“美好社会的一个必要的条件”。
     
      如果非要说是“条件”的话,那么人类的认知、意识就是一切人类行为的基础且普遍条件。
     
      总结和复习
     
      “竞争的市场尽管在表面上看来处于无政府状态和混乱状态,但确实可以用来实现经济上的高效率。”
     
      此处的“经济上的高效率”,就是事实上的高效率,而很有可能并不是伦理上的理想状态。
     
      所谓的“无政府状态和混乱状态”,其实都是伦理上的评价,而未必是事实的状态。
     
      违背自然、逆反自由,很有可能就是最大的不伦理。
     
      2019.10.28.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相关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