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戈平: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成就与挑战 | “北大法学阶梯”高阶讲座系列之二十
2019/12/20 15:43:15  点击率[1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出处】微信公众号:中国法律评论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北大法学阶梯”高阶讲座系列
    【全文】

      2018新学年伊始,北京大学法学院在教学方面突破创新,打造“法学阶梯”系列讲座活动,旨在促进教学资源和教学内容多元化、层次化发展,搭建学生与老师之间的对话桥梁。
     
      其中,“法学阶梯高阶讲座”系列活动,系从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生《法学前沿》课程全面升级而来。通过举办开放性讲座,邀请法学院部分专业的资深教授结合学术前沿问题向同学们讲授法学研究的基本方法,旨在帮助博士新生提升学术研究能力,为四年的学习和研究夯实基础。
     
      作为一个创新型的开放性课堂,《法学前沿》面向各大高校硕博研究生和全社会开放,受到了广泛关注,吸引了许多其他科研院校的学生、老师以及法律从业人员前来旁听。
     
      2019年10月28日下午3点10分,北大“法学阶梯”高阶系列讲座第二十场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凯原楼B103教室正式开始。本次讲座的主讲人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饶戈平老师,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一峰老师担任主持人。
     
      饶戈平老师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法学会常务副会长等,长期从事国际法、国际组织法、港澳基本法、涉台法律的教学研究工作。
     
      本次讲座的题目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成就与挑战”,饶老师从“一国两制”的提出和成功实践、“一国两制”实践中的深层次社会问题、未来的展望与现状应对三方面,分析了“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二十余年来的成就与挑战。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一峰老师担任主持人
     
      陈一峰老师在简单介绍饶戈平教授的研究领域、学术成就和本次讲座的主题后,宣布讲座正式开始。
     
      第一部分:“一国两制”的提出与成就
     
      (一)“一国两制”的提出
     
      “一国两制”作为一种政治构想,最早提出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提出 “一国两制”的根本宗旨有两点:一是完成国家统一大业、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二是保持回归后领土持续的繁荣稳定。“一国两制”要解决两大问题:一是用什么方式来完成国家统一;二是对回归以后的领土实行什么样的治理方式,实行什么样的制度。
     
      首先是国家统一的方式问题,并没有一个现成答案。
     
      从国内讲,截至1978年,两岸还没有从法律上结束战争状态,通过武力完成国家统一按说是顺理成章的事。从国际上讲,尽管和平解决争端被列为国际法的一项基本原则,但国家处理领土争端并不是都用这种方式。中国要解决港澳台的回归用什么方式呢?
     
      这是一个政治考量和判断问题,要最大限度符合国家利益。首先,国家刚刚结束“文革”,要集全国全党之力推进现代化建设,需要和平的环境。其次,时至今日国内统一,各地区之间、同胞兄弟之间为什么一定要兵戎相见?,中国有必要也有可能谋求用和平方式解决统一问题。所以“一国两制”第一要义是和平统一。我们同英国、葡萄牙通过谈判的方式收回香港、澳门,同台湾也要争取采用和平谈判的方式实现两岸统一。
     
      其次是回归以后的领土如何治理的问题。一国一制是常态,港澳回归后如果实行和内地一样的制度,从法律上讲是没有障碍的,但是否符合港澳的实际情况和国家需求呢?葡萄牙管治澳门450多年,英国管治香港156年,香港、澳门形成了自己的社会制度,取得了繁荣和稳定。
     
      要维护港澳的繁荣稳定,最好的办法是保持原有制度,但这在一国之内如何协调起来?
     
      邓小平当时认为,只要国家主体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个别地区搞资本主义对大局没有影响。更何况中国的改革开放需要借助香港、澳门这样的通道来谋取外资、技术,开展外贸,一个繁荣稳定的香港对中国改革开放很有益处。第三点考虑是基于政治判断,中央有信心、有定力、有能力在一国之下保留两制,治理国家。
     
      “一国两制”确切含义是在一个统一中国的前提下,国家主体继续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允许个别地区主要是港澳台保留资本主义,两制并存,互利共赢。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治理回归以后的香港也要强调法治。所以,“一国两制”不但是一项政治构想或者基本国策,而且要纳入到法律里面,使它合法化、正当化。
     
      为此,1982年12月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增加了宪法第31条,使一国两制入宪。1990年4月全国人大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基本法》是根据宪法制定的,规定在香港实行的制度,具有宪制性法律定位,凌驾于香港本地所有法律之上。
     
      《基本法》明确了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是一部授权法,授予香港高度自治权,同时也是一部明确保留中央管治权的法律,是一部将两种社会制度、法律制度融入一国的法律,是一部创造性法律,是一个杰作。
     
      (二)“一国两制”的成就
     
      “一国两制”,在一个国家实行两种制度的实践,于香港乃至世界都是开创性的。22年来,香港持续繁荣稳定,成就是多方面的。
     
      饶老师突出阐释了两大贡献、两大成就:
     
      第一是用和平方式收回香港,促进了国家统一大业。中国收回香港没有动用军队,没有动用一枪一炮,没有流血冲突,而是用和平方式来实现,除了依靠综合国力和政治智慧以外,“一国两制”是国家最大最有力量的政治筹码。
     
      用这个方式,中国把收回失地的代价减小到最低限度,把香港社会、香港市民所受的影响降至最低程度。对中国来讲,洗刷了一百多年的屈辱历史,为最终完成统一大业迈出了关键一步。对世界而言,树立了和平解决国际冲突、和平脱离宗主国的典范,在非殖民化历史进程中留下了一笔浓墨重彩,得到国际社会赞许。
     
      第二是香港在回归后保持持续繁荣稳定,避免了殖民地脱离宗主国初期通常会发生的政局动荡、经济凋敝、民生涂炭的惯例,而是保留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法律制度基本不变,社会持续稳定,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和航运中心地位维持不变,连续20多年被国际权威机构评为世界最自由经济体,树立了非殖民化历史上少见的成功范例。
     
      一国两制在香港取得巨大成功是国际社会有目共睹的。实践表明,一国两制是治理回归后领土的最佳制度安排, 是行得通、办得到、得人心的。
     
      第二部分:“一国两制”实践中面临的挑战及其深层次问题
     
      任何社会的治理都不可避免存在着自身短板。作为一种前所未有的国家治理实践,“一国两制”在香港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也面临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和严峻的挑战。饶老师描述了九个方面的表现:
     
      1、香港社会还没有能够完成好适应宪政制度的根本转变。英国殖民管治的影响多方面长期存在,资本主义的政治生态基本保持原样。
     
      2、香港始终存在两大对立的政治阵营——建制派与泛民派,社会撕裂,民主抗共势力活跃,斗争焦点在于对香港管治权的争夺。
     
      3、行政主导体制没有有效实行,行政、立法关系欠缺协调,司法绝对独立,政府权威和效率不高。
     
      4、政府欠缺经济调控能力,没能与时俱进完成经济结构调整转型,缺乏创新性经济领域和新的增长点,经济增长乏力。
     
      5、贫富悬殊加大,民生问题严重,存在社会不稳定的经济根源。
     
      6、非殖民化措施和国民教育缺失,青少年对国家了解、认同不足,人心回归问题远未解决。
     
      7、社会上存在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严重误解、误导,存在两地、两制之间的意识形态对立,媒体的负面影响堪忧……
     
      8、国家安全立法缺位,外部势力深度介入香港政治,不稳定因素加重。
     
      9、近年来激进本土势力抬头,港独言论和行为蔓延。
     
      饶老师提出,以上种种问题凸显了“一国两制”实践中存在的深层次矛盾,这些矛盾是以往既正视不够又重视不够的。
     
      这些矛盾归纳起来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香港社会固有的问题,既包括港英时期遗留下来的问题,也包括香港作为资本主义社会本身所固有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不是“一国两制”的产物,是香港在回归后,中央政府不得不承接的政治遗产,是不能回避的,而且长期存在、持续发酵。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很长的历史阶段。
     
      另一类是“一国两制”实践中内在的结构性问题,即一国同两制、两制之间、中央管治与香港高度自治之间的矛盾, 他们是一种对立统一、不同而和的辩证关系,是一国内非对抗性的矛盾, 应该而且可以在一国内协调解决。它们是同一国两制与生俱来的,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都在实践中存在。
     
      现在的难点在于,两类深层次矛盾交织在一起,相互影响,叠加作用,大大增加了治理香港的复杂性和艰巨性。香港回归后涉及的各种问题,只要一涉及上述三对关系,就立刻遭到政治炒作,上升为政治纷争乃至对抗。不能轻视这些深层次矛盾,更不能只顾眼前的事情,而是需要深入研究和中长期战略安排。
     
      饶老师强调,这次反修例运动不是偶然的,而是各种深层次矛盾集中爆发的结果。
     
      第三部分:坚持全面准确地实施“一国两制”与基本法
     
      这部分中,饶老师从法律依据的角度讲述了解决香港矛盾的思路。香港现在出现被认为是回归以来最严峻的一次社会动荡,引起人们对如何继续实施“一国两制”的关注。对于特别行政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来说,有效平息旷日持久的暴力骚乱,以及疗愈后续的社会伤痛,都是极具挑战性的任务。
     
      对此,饶老师提出,处理当前的乱局不能就事论事,要有全局和长远的规划。治理香港有两个步骤:首先是止暴制乱,进而是中长期的治理。政府不能把眼光仅放在处理乱局上,处理香港问题必须有依据、有底线,必须有定海神针。这个定海神针就是要回归和坚守“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其原因包括:
     
      1、香港是根据基本上所规定的“一国两制”回归的,中央代表国家对香港行使主权。
     
      2、香港特别行政区制度是依据宪法和基本法制定的。
     
      3、过去22年的繁荣稳定是成功实施“一国两制”的结果,证明这项政策是行得通、办得到和得人心的。
     
      4、大多数香港市民认同并期待继续实施“一国两制”。
     
      5、当前的乱局很大程度上是违背或未能贯彻好“一国两制”形成的。
     
      22年的实践证明,仅仅依靠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并不足以把握“一国两制”的发展方向。“一国两制”像一艘在大海航行的巨轮,必须有明确航向和坚强的舵手,这个舵手只能是中央,中央承担着掌控“一国两制”发展方向的重任。
     
      这里就涉及到如何看待中央管治权的问题。
     
      香港回归的第一要义是由中国恢复行使主权,中央有当然的全面管治权,其次才是中央授权香港对其内部事务实行高度自治,这两种管治权是有机结合、不可偏废的。基本法不但是一部授权香港高度自治的法律,也是明确规定中央管治权的一部法律。中央管治权并不是像有些香港人所理解的那样,仅限于外交国防,而是有12项大权:
     
      1、制宪权,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成立,制定香港基本法,规定在香港实行的制度;
     
      2、管理与香港有关的外交事务;
     
      3、管理与香港有关的防务;
     
      4、对行政长官和高级官员的任命权;
     
      5、对基本法的解释权;
     
      6、对基本法的修改权;
     
      7、对香港政制发展的主导权和最终决定权;
     
      8、对于香港本地立法的备案审查权;
     
      9、增减在香港适用的全国性法律的权力;
     
      10、对香港追加授权的权力;
     
      11、宣布香港进入战争状态或紧急状态的权力;
     
      12、对行政长官发出指令的权力。
     
      最后,饶老师指出,作为一种开创性的国家治理模式,“一国两制”对香港、对中央都是第一次,是在风雨中一步一步走过来、不断发展完善的。“一国两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是经得起考验的。目前香港出现的风雨阴霾终究不过是过眼烟云,一国两制这艘巨轮劈波斩浪、行稳致远。要抱有对“一国两制”政策的信心,这既包括对国家实施“一国两制”方针的信心,也包括对香港社会主流民意和对特区政府的信心。

    【作者简介】
    单靖轩,北京大学法学院2018级本科生。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