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不良PUA违法犯罪规制探析
2019/12/19 10:53:46  点击率[8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微信公众号:法律读库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摘要】当下单身男女婚恋问题成为普遍社会焦虑问题,一些不法分子也利用这一特点,在互联网上兜售不良PUA教程,售价几百到几千不等,逐渐发展演变成为一条黑色的违法犯罪产业链。不良PUA团队利用心理学和大数据分析技术等手段,搭建出一套从搭讪、吸引、建立关系、关系升级的“恋爱宝典”,而不法分子在利用这些课程“套路”的过程可能实施性侵、骗取财物、侵犯个人隐私权、传播隐患色情信息等,甚者进行精神控制,诱导女性自残、自杀等,给受害者带来严重的婚恋观扭曲,不仅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和伦理道德,也涉嫌违法犯罪。该类案件因涉及情感隐私问题隐蔽性强,且伴随精神损害区别于传统的侵财案件,在法律适用和取证等方面存在争议和困难,难以形成有效的打击。
    【中文关键字】PUA;情感;违法犯罪;规制
    【全文】

      一、PUA及其不良化发展
     
      PUA全称是Pick-up Artist,字面上的意思是“搭讪艺术学”,也叫把妹达人,早期只是分享男性如何通过技巧和心理学应用,去接近、搭讪自己喜欢的人,随着PUA文化的变迁,其定义已从简单的搭讪扩展到整个两性交往流程。而如今却逐渐异化成为一个传播不良价值观的组织,它以主观欺骗为动机,利用人的心理特点,通过程序化模式化的套路,最终以达到骗财骗色等目的。不良 PUA 组织的很多行为游走于我国的法律道德边界,有的甚至已经突破了法律的界限,据媒体报道,2018年5月,一个名为“享妞军团”的PUA组织被曝光,该组织通过微信公号、YY语音等进行招生,在300多人的群内售卖以“自杀鼓励”、“宠物养成”、“专属烙印纹身鼓励”、“疯狂榨取”为卖点的PUA课程。自称“主流PUA集中地”的“泡学网”是其中之一在关停之时的会员数高达为182.3万人。而所谓的“PUA导师”们,其实亦是借此兜售高额的培训课程,一对一私教课程售价从几千到上万不等。
     
      网络上流传的不良PUA教学视频里,通过各种“技巧”,将一名陌生女孩骗到手只需要“五步陷阱法”:
     
      第一步:好奇陷阱。在社交圈用精美的照片展示高价值,比如住豪华酒店、开跑车、喜欢宠物、经常旅游等伪装一个有品位、魅力的男子形象,以吸引陌生女子的好感和好奇心。
     
      第二步:探索陷阱。这一步的关键在于“讲故事”,且有三个关键词,分别是印象颠覆、心疼指数,和唯一特殊性错觉。最常见的手法是,塑造一个童年悲惨,或经历过创伤(如前女友背叛)的形象,激发女性的怜悯心,保护欲,即“母爱”的变体。让女生产生强烈的探索欲望。
     
      第三步:着迷陷阱。通过聊天诱导女生,利用好女性的心疼和拯救欲不断强化女生爱上男生并建立情感“契约”,基于沉默成本,女生便会慢慢深陷,对“契约”的任何违反,都会招致惩罚,对应的是心理学中的“煤气灯效应”,一种通过“扭曲”受害者眼中的真实,而进行的心理操控和洗脑。
     
      第四步:摧毁陷阱。所谓自尊摧毁,俗称“挑刺”,通过不断放大女方的一些缺陷,小题大做,适时打击,并贬低和辱骂,让女方有负罪感,摧毁其自尊,从而对男方更加依附、痴迷。
     
      第五步:感情虐待陷阱。到了这一步,女性的自尊和社交和人生观会被完全摧毁,沦为男方情感操控,伴随而来的有骗财骗色,伤害身体、甚至引诱纹身、割腕,最严重的情况会导致女性抑郁自杀。
     
      PUA本身并非洪水猛兽,很多学员出发点亦是想提高情商,但这一巨大的市场需求被一些不良PUA组织歪曲利用,以低俗内容为吸引点,制作各种教学课程,网络课、线下课、一对一的课程。而这种课程的病毒式传播也引发了青少年的价值观扭曲,建立在不良价值观基础上的“技巧传授”并不能够帮助学员成为社交达人,反而可能将他们推入违法犯罪的火坑。
     
      二、不良PUA可能涉嫌的违法犯罪
     
      不良PUA的异化传播也引发了社会关注,但主要停留在民间分散的公益组织层面,尚未形成成熟的治理共识。孔唯唯是专门反不良PUA的公益组织“小红帽”负责人,揭发和预防不良PUA,以防更多女性受骗。据孔唯唯公开的调查数据显示:学习PUA的人中15岁至24岁青少年比例达56%,65%的PUA接触者拥有本科学历,16%拥有硕士或博士学历,甚至包含不少未成年人。不良PUA的危害是双向的,沉迷PUA的人也会产生人际交往障碍,深度中毒者幡然悔悟后,要经过心理治疗才能恢复常人思维,而被非法PUA学员侵害过的女性,婚恋价值观出现严重偏差,身体受到侵害、钱财被骗,出现抑郁自闭症状,严重者甚至产生自杀行为,其社会危害不容小觑。这种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性的对女性的诱骗和情感控制,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和伦理道德,在实施过程中可能发生的性侵、骗取财物、侵犯个人隐私权、传播隐患色情信息等行为更是直接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属违法犯罪行为。
     
      未经许可上传女性的照片、职业、家庭等个人信息用于炫耀,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将女性的生活照片、视频等以盈利为目的写成“教程”售卖获利,涉嫌侵犯他人肖像权。
     
      在网络上传播不雅小视频的行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如果以公开拍摄的不雅视频及其他隐私使而索要财物的涉嫌敲诈勒索罪;贩卖迷药等国家管制精神药品的行为,涉嫌非法经营罪;用以包装成富豪、成功人士伪造证件行为的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印章罪。
     
      部分PUA导师因职业性质属性传染病高风险人群,明知自己患有传染性疾病还隐瞒病史,积极发展多名性伴侣,故意将疾病传染给更多人,涉嫌传播性病罪。
     
      在PUA课程中,为了使“猎物”屈服,施暴者会使用侮辱、猥亵方式摧残女性的自尊心、羞耻心,使其自甘堕落,放弃抵抗,涉嫌强制猥亵、侮辱罪。
     
      “谋财”型的PUA,往往打着“交友”的幌子,变造各种事由、或者是隐瞒真实情况,使被害女性陷入错误的认识与信任之中,进而“慷慨解囊”。此行为,已经符合了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寻求刺激型”的PUA,将女性作为玩物,殴打、辱骂给其身体上的摧残,使其屈服,甚至会在女性身体上留下“烙印”作为标记。如果严重程度达到轻伤以上,构成故意伤害罪。
     
      “骗色”型的PUA,与常见强奸罪使用暴力手段违背妇女意志不同,PUA利用的是所谓技巧,如催眠、威胁、哄骗等。其中,催眠、威胁手段如果符合强奸罪中的行为要件,可能构成强奸罪。
     
      据传,PUA的终极禁术就是引诱“猎物”自杀。对于施暴者来说,这既可以满足自己的病态欲望,也可以让自己的罪证消失。根据刑法规定,引诱他人自杀的行为,或涉嫌故意杀人罪。同时PUA组织可能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传授犯罪方法罪等。
     
      三、打击涉不良PUA违法犯罪的困境
     
      PUA早期只是分享男性如何通过技巧和心理学应用去接近、搭讪自己喜欢的人,而近年来随着感兴趣人群增多,不良PUA逐渐商业化、产业化,成了一个盈利丰厚的行业,通过传授“情感”技巧,以实现对女性的欺骗、玩弄,不仅仅违背公序良俗同时也滋生了侵犯人身、财产权利等方面的违法犯罪。而在司法实践中,不良PUA的不正当技巧裹在情感纠纷之中,较为隐蔽并且带来的精神损害亦无法评估,往往面临着取证困难、适用法律模糊等问题,尤其是对传授不良PUA教程的组织更是难以追究其法律责任。
     
      (一)披着情感外衣,犯罪隐蔽性强
     
      由于PUA传播包含庸俗化内容,越来越多PUA不再承认自己是PUA,多冠以心理咨询师、婚恋咨询师执业,而内容亦包装为“情感教育”、“恋爱咨询”、“街头搭讪”等,主要导流平台从微信、QQ转换到短视频平台和知识分享平台,传播手段在进行升级。不良PUA组织成员会给学员们上传包装内容压缩包,里面有上千张图片,有美食、宠物、豪车、高尔夫球、各国旅行、红酒晚宴等,用以在朋友圈“炫富”伪装成“高富帅”,让女性产生好奇。而学员在应用骗术时,与部分“短平快”的交友诈骗方式相比,PUA骗局的犯罪分子相对更加耐心,为了日后的精准诈骗“苦心经营”,当人设吸引了女孩的兴趣后,他们会一步步控制女孩,让你离不开他。
     
      笔者经办的一起涉PUA诈骗案中,26岁的张某某,凭借其俊朗帅气的外形,为行骗专门购买了伪造的富二代户口本和营业执照,不惜重金租赁豪车,穿戴奢侈品,打造高级人设,在微博、微信以及直播平台频繁炫富。利用在网上习来的不良PUA话术,在同一时间段向多个女生“撒网”,在女生“上钩”后便驾驶豪车接送上下班,去高档场所消费,以博取对方信任。待女生进入甜蜜“恋爱”状态时,便虚构各种事由,如帮助对方理财赚钱、家族企业需要设立分公司避税、父亲被双规周转资金紧张等借口向多个女生索要钱财。案发后,张某某则辩称与女生之间是恋爱关系,钱财往来是借贷纠纷,并无恶意逃避债务。但经侦查机关调取银行流水显示,张某某通过骗取多位女性钱财之后,大量用于自我包装、奢华消费和维系诈骗支出,并未案期还款,在被害人屡催情况下小额还款,用以拖延、消耗被害人的意志,最后达到“借账”变“赖账”的非法占有目的。
     
      (二)案件涉及隐私,调查取证困难
     
      涉不良PUA看似涉嫌众多罪名,但司法实践中却面临取证困难、适用法律模糊等问题,难以对其实施有效的打击。有些受害者出于羞愧、恐惧不愿意出面指证,甚至于还不能认清PUA的罪恶本质,将自己的不幸遭遇归咎于遇人不淑,无法及时有效惩治其中的敲诈勒索、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在上述笔者经办的张某某诈骗案中,经进一步深挖调取证据,发现还有多名疑似受害受骗女性,在取得联系鼓励其报案时,均表示在遭受财产损失和心理双重伤害后,删除了聊天记录,不愿意配合调查,也使得追查漏罪陷入困境。而犯罪嫌疑人亦屡屡辩称为恋爱纠纷,有大量的钱财用于共同消费,企图逃脱罪责,报案的被害人在取得刑事谅解后态度又有所改变,亦不愿意积极配合进一步调查取证,给犯罪指控的精准性也带来一定的麻烦。
     
      现实中,涉情感隐私的违法犯罪调查取证往往比较困难,一些受害者选择忍气吞声,一方面是因为情感和财物双重受损后产生了精神创伤,后悔自责,产生本能的回避态度,害怕二度伤害;另一方面施害者一般会刻意留存女方个人隐私“把柄”,受害人也担心会被曝光,给自己带来名誉和安全造成影响。同时,犯罪分子即便被抓获后则以对方的情感软肋为借口逃脱罪责,如果被害人不坚定、不配合,在问题的焦点上不果断,会给办案机关的认定带来极大的困难和麻烦。在司法机关指控涉恋爱诈骗犯罪时,取证渠道少也会导致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难以认定,且诈骗金额与交往过程中的金额交叉,对诈骗后用于共同消费的金额是否认定为诈骗金额的问题认识不统一也导致打击此类犯罪不力。
     
      (三)下游犯罪分散,难以链条式打击
     
      要打击PUA组织,必须要先了解他们的产业链结构,一种是“卖结果”模式,即把搭讪成功的女性的不雅视频刻录成光盘,售卖牟利。这种模式,网络管理部门往往也只能采取清理不良网络信息、关停相关培训机构等形式,警方虽然可以找到源头的PUA组织进行查处,但一般只能予以行政处罚。2019年月9日,江苏网警通报称,公安机关网安部门成功查处一起搭建网站兜售非法PUA教程,传播涉及实施诈骗、淫秽色情等违法信息的案件。惩罚是拘留五天、罚款5万元。该起案件是全国首例查处发布违规违法PUA信息的行政案件。
     
      另一种更为复杂的是“卖过程”模式,即将搭讪女性的过程做成教案或者视频课程,作为提供的婚恋知识服务,这是目前PUA业内最常见的形式,也是令警方和监管部门最头疼的。非法PUA长期以模糊道德和法律界限为生存前提,PUA内容提供者自称提供的是知识服务,虽然课程可能存在明显的价值观扭曲,但也只是一个“传授过程”,最终效果取决于学员各自的行为结果且法律责任由个体承担,警方很难作用于源头以传授犯罪方法罪查处,尤其是很难将学员的犯罪行为与组织形成关联,所以不良PUA组织裂变出来的方法和手段,常常游离于法律和道德边缘,极为分散、隐蔽,链条式打击,铲除毒瘤,难以有效规制。
     
      四、防控涉PUA违法犯罪的对策建议
     
      目前PUA行业也有存在的土壤,符合中国当下青年男女的婚恋需求。非法PUA的社会危害性早已超过个案带来的负面影响,其中含有的反社会、变态、邪教型传授等内容和特征,会给社会造成不可估量的隐性危害。必须由多方共同参与,形成对披着“婚恋”外衣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态势,引导社会大众培育正确、积极、健康的价值体系。
     
      (一)加强源头治理,铲除犯罪根基
     
      国家法律层面上,应该尽快组织开展对类似PUA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评估,对于PUA可能诱发多种违法犯罪行为的本质形成广泛共识,从既定的案件着手,有针对性的对现行法律法规进行完善,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确保打击PUA有法可依。在具体涉PUA案件办理中,对学员按所学内容实施诈骗、强奸、敲诈勒索、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应“顺藤摸瓜”对上游的PUA组织可能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传授犯罪方法罪同步予以惩治。此外,不良PUA组织对外宣称神乎其神的学习效果,实际教授的可能是低俗、违法的话术和骗术等涉嫌虚假宣传等违法及破坏社会公序良俗行为予以查处关停,打早打小,从源头治理。这些都需要通过典型案例办理或出台司法解释,强化对于此类犯罪的认识和定性。
     
      (二)加强协调配合,形成整治效果。
     
      工信部门要严格落实相关帐户、通信号码实名制度,加强对各类婚恋网站、网络交友平台等的监控,自主屏蔽非法信息,加大对相关网络平台的监督管理,督促平台做好自身传播内容的合规监控,倡导积极、健康的网络信息。而网络平台运营者应加强内容审核,对鼓吹、传播PUA的账号、社群、网站等予以坚决取缔,不断压缩PUA生存的网络空间和传播渠道。心理咨询等行业协会可以规范监督,加强对情感咨询类服务类平台以及持证人员的审查,完善相关资质的培训标准和执业约束,防止一些不良PUA导师持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为幌子行骗。公安机关要加强内部协作,刑侦、技侦、网安等部门整体联动,相互配合,综合运用技术侦控手段,精准打击涉PUA违法犯罪。在取证层面,重点查明被害人在被骗过程中的心理状态,为何被骗以及如何被骗等反映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段的客观证据,进一步完善电子证据的取证和使用准则,有效破解证据提取难题。同时,不管是被害人控告或者是公安机关主动查证,在跟被害人接触的过程中,要注重对被害人隐私的保护政策,最大限度保障被害人隐私,取得被害人的配合,以便于侦查工作的顺利进行。
     
      (三)加强宣传教育,形成防范共识
     
      法治宣传部门要及时进行类案分析,总结犯罪特点,编制防骗指南,揭示涉不良PUA违法犯罪手法,提高人们的辨别能力和防范意识,引导群众积极举报,鼓励被害人用法律武器维权。教育部门应当根据青少年在不同年龄段的特点,编制相应的教材,灵活开展适合学生自身特点的性教育,保障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社会大众应当对不良PUA受害者应当持包容态度,积极鼓励他们站出来发声、维权,注重受害人的隐私保护,培育健康的社会风气。高校、医院的心理咨询部门应当拓宽宣传渠道,给受害者提供心理辅导和修复,帮助受害者走出心理阴影。

    【作者简介】
    肖文,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