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经济(进阶篇)——《经济学》读书笔记(第二十二章)
2019/12/5 10:50:30  点击率[3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经济学;萨缪尔森
    【全文】

      第二十二章  需求和效用论
     
      “什么是不辨是非的人?是知道一切事物的价格但却不知道其价值的人。”——奥斯卡·王尔德
     
      这话说的,也太夸张了点儿吧。价格与价值的关系,应该还远远没有达到是与非的关系的程度。
     
      反向的问题就是:知道一切事物的价值但却不知道其价格,这又是一种什么情况呢?这样的人,又应该算是什么样的人呢?
     
      价格与价值,如果以貌取人、望文生义的话,它们似乎应该是孪生兄弟。价格,是具体的、现实的、公开的;而价值,则是抽象的、理论的、隐蔽的。在它们之间,既有相同之处,也有相异之处;既不总是相同,也不总是相异。
     
      只知其一,但却不知其二,这样的人还远不至于是——“不辨是非的人”。
     
      一、把个人需求加在一起便得到市场的需求
     
      “在各种价格之下,把相应于价格的个人需求加在一起便得到市场需求曲线。”
     
      这显然是在纸上谈兵。因为,根本就无法实际得到真实、完整的“各种价格”;当然,也根本就无法确切知晓准确、无误的“个人需求”。尽管,所有人都会去做加法。
     
      请问:针对同一种商品,不同价格的需求,能够加在一起吗?把这样的差异化需求生硬的加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能够理论自洽,就已经很不错了。
     
      二、由于收入和其他方面的变动而造成的需求的移动
     
      “货币收入的增加通常是增加我们愿意购买的任何物品数量的一个因素。”
     
      这里的“货币收入的增加”,显然不是指因通货膨胀而导致的名义上的而非实质上的收入增加。
     
      愚以为:实际的收入增加所产生的结果,通常而言应该是消费升级,而不是数量增加。同一档次的手套,有谁愿意去买十双甚至是一百双呢?除非实际增加的收入非常有限。
     
      某些常见、长线的商品——日常生活用品(例如:大米或者小麦),整个市场(也可以认为是全部消费者)的需求数量是大致、大体稳定的,通常都不会因为社会进步、收入增加而有明显改变。钱多了,也不会每餐多吃两碗饭,反倒可能会因多吃了一些其他高品质的食物而少吃一个馒头。当然,完全不吃米饭或者面食的情况也不太可能发生——它们是几乎无可取代的基本食物。有很多商品的需求量可能会暴跌或者暴涨,而它们则不会。
     
      “对于收入的变动,属于必需品类别的物品作出的反应较小,属于奢侈品类别的物品作出的反应较大;而几种很特殊的物品,即所谓‘劣等’品,当我们具有足够的收入来购买代替它们的物品时,其销售量反而下降。(牛肉末、大香肠、烧汤的骨头、牲畜的下水、马铃薯、猪油和人造黄油可能是劣等品的例子;属于劣等品的东西是很少见的,以致我们在论述时经常略去它们。)”
     
      必需品与奢侈品,很难被精确、客观界定,甚至会因人而异。对于特定的个人而言,他(无关性别)的必需品,完全有可能就是他人的奢侈品。
     
      书,是我的必需品:可以无肉、不能没书。
     
      收入变动对必需品的影响是:买多,还是买少;而收入变动对奢侈品的影响则是:购买,还是不买。
     
      到底什么是“劣等品”?从萨氏所列举的例子来看,似乎是指品质不高的物品。这样的物品,怎么能够说是“几种”呢?怎么能够说是“很特殊”呢?这样的物品,分明是——大量、分明是——很普通嘛!
     
      当我们具有足够多的收入的时候,怎么能够说是“代替”它们呢?分明应该是淘汰或者取代它们嘛!怎么能够说是“反而”呢?分明应该说必然嘛!
     
      毫无疑问:属于劣等品的东西绝对不是很少见的,而一定是很常见的。也许,在萨氏这样的人的家里是很少见的,但是,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家里却是很常见的。
     
      诸位别笑:“牛肉末、大香肠、烧汤的骨头、牲畜的下水、马铃薯、猪油和人造黄油”等等诸如此类的“劣等品”,至少对于本文作者——左某人而言,绝对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肴。
     
      在物质生活方面,我与萨氏的差距应该十分巨大;而在精神生活方面,我试图不断缩小与萨氏的差距。
     
      “然而,购买数量也会由于其他物品价格的变动或由于消费者收入的变动而发生变动。需求曲线是在假设这些其他条件不变的前提下画出来的。”
     
      一个结果,往往是由于多个原因所造成的。万万不可被最为显著的那个原因给遮蔽了双眼。
     
      要想凸显一因一果的明晰关系,就一定要满足使其他所有变量都保持不变的条件。
     
      “收入仅仅是影响需求曲线的位置的许多因素之一。”
     
      收入与需求的关系,相当复杂和微妙。钱多,未必就会去购买甚至大量购买某种商品。个人偏好,在需求这个问题上,往往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俗语:有钱难买高兴。换言之:高兴可以无关金钱。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都是在为高兴买单。兴致所至,即消费所在。
     
      广告的目的,就在于影响甚至改变人们的偏好。如果能够改变人们的偏好的话,那么自然也就可以畅销无阻、财源滚滚了。可问题来了:人们是不是那么容易被洗脑?商家(可能也包括诈骗犯)的最爱就是:钱多且人傻的消费者!此二者缺一不可——即无法实现忽悠其非理性购物的目的。
     
      “如果人们认为,繁荣即将来临,那末,他们可能立即增加购买量以便获取先手。”
     
      这就是所谓的买入时机的问题。不论是消费品,还是投资品,没有人不愿意以相对而言更加合适、合理的价格买入。俗语:买涨,不买跌。如此操作的人,并不是脑子进水了,而是他预测价格会不断上涨或者价格会不断下跌。因此,这种做法完全是合乎逻辑的。
     
      方法的对错,是由方向的正误所终极决定的。
     
      “还有其他因素时时刻刻地移动着需求曲线。”
     
      在千变万化、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我们的生活会受到千奇百怪、不可胜数的因素的影响。
     
      我的策略就是:如果不能跟上变化的脚步的话,那么就——以不变应万变。
     
      三、需求之间的相互关系
     
      “茶叶和咖啡是相互竞争的产品,或代用品。”
     
      对此,需要进一步探讨。
     
      茶叶与咖啡,都是饮料,是同类产品。
     
      但是,此二者之间是竞争关系吗?是互为代用品关系吗?
     
      竞争也好、代用也罢,其前提条件应该是:相同的人们对此二者都有需求,而且需求的程度难分伯仲。对于那些只喜好茶叶而不喜好咖啡的人或者正好相反——只喜好咖啡而不喜好茶叶的人(这样的人不计其数)而言,此二者显然既不是竞争关系,也不是互为代用品关系。众所周知:对于那些拥有某种宗教信仰的人(这样的人数不胜数)而言,牛肉与猪肉,就更是绝对不可能形成竞争关系和互为代用品关系的。
     
      在不同的产品或者服务之间到底是否形成竞争关系,也许还可以界定的宽泛一些。例如:电子书与纸质书、电视与电影……
     
      而在不同的产品或者服务之间到底是否形成互为代用品关系,恐怕就应该界定的要严格一些了吧。所谓代用品,应该是指可以比较随意、便捷进行相互替换的产品,而不会使人们感到不适,更不会增加额外的成本。例如:同样都是食物,恐怕谁也不会认为龙虾与菠菜是互为代用品的关系;同样都是饮料,恐怕谁也不会认为葡萄酒与矿泉水是互为代用品的关系……
     
      在现实中,同样都是饮料,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都是某种饮料的商标)倒是可以形成竞争关系和互为代用品关系;同样都是汽车,奔驰与宝马(都是某种汽车的商标)倒是可能形成竞争关系和互为代用品关系……
     
      四、边际效用递减规律
     
      “当你消费更多数量的同一物品时,你的(心理上的)效用总量增加。然而,我们使用边际效用这个词来表示‘添增最后一个单位的物品所增加的效用’。当物品的单位继续添增时,由于你在心理上对越来越多的物品的享用能力越来越少这一基本倾向,你的总效用量会以越来越缓慢的速度增长。对于总效用量的增加依次递减这一事实,经济学者用以下一句话来表述:当某一物品的消费量增加时,该物品的边际效用(或它的最后一个单位添增的效用)趋向于递减。”
     
      这就是著名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
     
      请看清楚:这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经济学规律,而完全就是一个心理学规律!
     
      需求,产生价值!
     
      一切的价值,都是主观的!
     
      所谓的“边际”,其实就是增加的意思。请千万不要搞错!不是总的效用递减,而是增加的效用递减。更加精确的表述:不是增加的效用递减,而是对增加的效用的满足感递减。
     
      并非是“享用能力越来越少”,而是享用意愿越来越弱。
     
      最易于感知和理解的一种现实情况——审美疲劳。就是再美的对象,如果要是总看的话,那么也就不觉得如初之美了。
     
      重复,必然产生厌倦。
     
      追求新鲜感,是人之本性!
     
      我很欣赏这样一句话:所谓旅游,就是从自己厌倦的环境到一个别人厌倦的环境。
     
      某人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东西,极有可能是他人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
     
      不同或者差异,很有可能就是最大的价值所在!
     
      五、均衡条件:每种物品每一元的边际效用相等
     
      “如果消费者把他的收入用于各不相同的物品来使他自己真正得到最大的效用或福利,那末,必须具备的基本的均衡条件是什么?”
     
      这是一个很重要、很实用的问题:在支出既定、不同物品的价格既定的情况下,以何种排列组合的方式进行消费,可以“真正得到最大的效用或福利”?
     
      中国俗语: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这显然是一个答案因人而异的问题。
     
      我不认为这个问题与所谓的“均衡条件”有什么必然关系。
     
      有的人酷爱吸烟和饮酒,宁肯节衣缩食,也决不愿意削减烟酒开支。这种人对烟酒的依赖性和耐受性均相当强大,很难达到厌倦的临界点。
     
      左某人酷爱阅读、思索和写作,宁肯为此持续消耗大量的时间,也决不愿意把时间用于吃、喝、玩、乐。我对阅读、思索和写作的依赖性和耐受性均相当强大,很难达到厌倦的临界点。物质消费,这件事儿与我关系不大。
     
      “稍加思索便可以想到:如果一种物品的价格两倍于另一种物品,那末,消费者的均衡状态似乎应该是他购买的一种物品的最后单位的边际效用等于另一种物品的边际效用的两倍。”
     
      这一观点,相当含混。
     
      其中的“一种物品的价格两倍于另一种物品”,就是一种极不合理的表达。“一种物品”,是肯定没有价格的。当然应改为:一个物品的价格两倍于另一个物品。
     
      请问:所谓的边际效用,可以量化吗?能够量化吗?针对不同物品的边际效用,可以进行量化比较吗?能够进行量化比较吗?
     
      某人喜欢这个物品的程度是喜欢那个物品的程度的两倍、享用这个物品的满足程度是享用那个物品的满足程度的十倍,这种话也就只能是随便说说,切切不可当真。
     
      所谓的边际效用递减中的效用,只是心理学概念,而不是经济学名词。
     
      心理感受,无法精确度量。
     
      “简言之,如果消费者把他的消费作了如此安排,以致每一种物品的边际效用都与其价格形成相同的比例,那末,他便可以得到保证:离开这个均衡状态不会使他的情况变得更好。”
     
      这一观点,相当费解。
     
      请问:物品的效用(自然也就包括所谓的边际效用)与其价格是可以形成相同比例的关系的吗?换言之:难道物品的价格越高或者越低,其效用就必然也会相应的越高或者越低吗?难道一个物品的价格几倍于或者几分之一于另一个物品,其效用就必然也会几倍于或者几分之一于另一物品吗?
     
      “每元的边际效用相等的规律。对每一种物品——如白糖——的需求会达到如此的程度,以致花费于它的每一元(或每一分钱)所得到的边际效用正好等于花费于任何其他物品——如食盐——的每一元(或每一分钱)所得到的边际效用。”
     
      这一所谓的规律,似乎也可以表述为:单位货币所购买的物品的边际效用是相等的。
     
      一元钱与一元钱(排除货币作为收藏品的情况),肯定是价值相等的。一元钱购买的一个物品与一元钱购买的另一个物品,似乎也应该是价值相等的。但是,一元钱购买的一个物品的效用(自然也就包括所谓的边际效用)与一元钱购买的另一个物品的效用,却不一定是相等的。这不仅会因人而异,而且对同一个人而言也完全有可能会有所不同。
     
      同样是一元钱,对富人的效用(自然也就包括所谓的边际效用)与对穷人的效用,怎么可能是相等的呢?
     
      货币,与其他物品一样,也是适用于边际效用递减规律的。
     
      同样的价格,某人宁愿买这个东西,也不愿买那个东西。这样的两个东西,怎么能够算是效用相等呢?
     
      再次重申:效用,是不可计量的,而且与货币也不具有固定的对应关系或者比例关系。
     
      “为什么这条规律能够成立?如果某种物品每一元能够提供更多的边际效用,那末,把钱从别的物品花费中转到该物品上去——一直到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使得该物品的每一元边际效用同其他物品的边际效用相等时为止——会使消费者得到好处。”
     
      假设某人喜欢喝汽水(例如:巴菲特和鄙人),而不喜欢喝咖啡或者茶水,那么他将会把计划用于购买饮料的钱全部都花在汽水上,而不给其他饮料留一分钱。他的确是做到了“把钱从别的物品花费中转到该物品上去”,可是,在单位时间内(例如:每天、每周、每月、每季、每年……),这种花费或者转移花费却绝对不可能“一直”进行下去。对于该人而言,汽水是有效用(自然也就包括所谓的边际效用)的,而其他饮料则都是无效用的。因此,也就根本不存在使得汽水的边际效用同其他饮料的边际效用相等的可能。
     
      该人之所以能够“得到好处”,不是因为转移花费,而是因为享用了汽水。
     
      所以,愚以为:这条规律不能够成立。
     
      “如果某种物品每一元提供的边际效用少于其他物品,那末,消费者将购买较少的数量,直到每一元该物品所提供的边际效用上升到其他物品的水平为止。”
     
      请问:通过减少购买数量,能够达到提升物品的边际效用的结果吗?
     
      我晕!难道还会有边际效用递增规律吗???难道所谓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是可逆的吗???
     
      “均衡条件的正确性可以说与我们如何或是否衡量效用的数值无关。只有相对的边际效用才是关键。”
     
      我百思不得其解:效用怎么可能、可以用“数值”去衡量呢?确定“数值”的依据何在呢?
     
      没错!效用(自然也就包括所谓的边际效用),仅仅就是比较的结果。这样的比较,只可以定性,而不可以定量。
     
      “当然,重要的是理解上述条件的逻辑思维,而不是死记硬背公式。”
     
      死记硬背,肯定与我无缘。对于这一点,鄙人有绝对的自信和把握!要命的是: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上述条件的逻辑思维”。对于这一点,在下只能去怀疑自己的智商。
     
      “应该从历史转到化学,从德文转到经济学,一直到你用于各种课程的最后一分钟所得到的分数上的好处相等时为止。”
     
      如何合理分配时间去应付死记硬背式的考试?
     
      这就是萨氏从经济学的角度所给出的答案。
     
      不难推断:所有头脑正常、智商一般的人,即使是对经济学的学术理论一窍不通、一无所知,也都一定会以相当合理、不尽相同的方法来解决这个普遍存在的现实问题。目的不同(例如:追求总分或者平均分更高、确保没有不及格的科目等等),方法各异。而萨氏所给出的这一相当拗口、难解的答案,应该不会起到使人心明眼亮、茅塞顿开的作用。
     
      由此可见:所谓的经济学的学术理论,其实际功效,那是相当有限的。不过就是看上去很酷罢了。
     
      有太多的聪颖、智慧之人,都是在对经济学的学术理论一窍不通、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创造出来无数的辉煌业绩的。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和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们有充分正当的理由去嘲笑经济学的学术理论!
     
      “同样的边际原则可以告诉你如何在一个愉快的周末分配你的时间。”
     
      这话说的,可是有点儿太大了、太过了!
     
      拜托!经济学不是万能的!恰恰相反,经济学还有太多的不能!就更不要说区区所谓的“边际原则”了。
     
      切记:愉快,很可能与经济或者经济学无关!
     
      时间管理,也完全有可能与经济或者经济学无关!
     
      “我们的边际均衡条件不仅仅是经济学的规律,而且其本身就是逻辑的规律。”
     
      说到底,我也没有整明白到底什么是“边际均衡条件”。
     
      科学的使命,就是去探寻规律——除了找到那些专属于不同学科领域的规律,更需要发现那些符合逻辑的一般规律。
     
      “在这里,应该再谈一点。要想大致按本章所论述的购买行为行事,消费者并不需要成为计算数字或理解图形的天才,他也没有必要如此。他甚至可以根据无意识的想法或习惯来作出他的大多数决定。只要他的爱好和行动前后相当一致,只要他能避免重犯过去使他得不到最需要的物品和劳务的错误,能避免在购买物品时作出突然的巨大改变,本章的上述各个论点就具有现实的意义。如果有足够数量的消费者均能如此,我们的科学的理论就能相当准确地接近于现实。”
     
      这确实是推心置腹的肺腑之言。
     
      一个心有灵犀之人,是可以一点即通的;一个明白道理之人,是无需学富五车的。
     
      绝大多数人的智商和情商都是处于一般水平的。天才,虽然不是只在天上有,但是,在人间却是相当稀有、罕见的。
     
      无意识与想法,无法恰当搭配。但是,无意识与本能,倒是蛮搭的。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习惯,尽管有的人的有一些想法很荒唐、习惯很恶劣。每个人都一定是根据自己的想法或者习惯来作出大多数决定的,而根据他人的想法或者习惯所作出的决定则会少得多,尽管每个人自己的想法或者习惯几乎全都是来自于他人的想法或者习惯。
     
      大多数成年人的爱好和行动都是前后相当一致的,这也就形成了习惯,这倒不是墨守成规的想法使然,而很可能是趋向稳定的本能所致。
     
      一个人到底能否避免重犯过去的错误、能否避免作出突然的巨大改变,这可就是因人而异了。有一些错误,是容易避免重犯的;而有一些错误,则是很难避免重犯的——例如:犯这种错误已经成为习惯了。作出巨大改变,对大多数人是相当困难的,而对极少数人则是相对容易的。
     
      有很多学术论点,其本身就是对现实情况的归纳和总结,具有现实意义恰恰就是其价值所在。学术的动机和目的不应该是要求现实中人去如何思维和行动,至于科学的理论是否能够相当准确的接近于现实,那可不是通过下达命令、要求服从或者下赌押宝、听天由命来实现的。
     
      六、代替效应和收入效应:脱离正题的论述
     
      1. 代替效应
     
      “在上述情况下,茶叶变成了比较昂贵的饮料,因而它的购买量减少,咖啡和可可的购买量增加。同样,如果电影票的价格比之戏票的价格相对地上升,会使消费者减少看电影的次数。”
     
      请千万不要搞错!如果某种物品的价格相对上升(绝对上升——普遍上涨,就没有在此进行讨论的意义了)的话,那么相当确定的结果就是购买量减少。至于是否会导致与其相似、相近的物品的购买量增加,则是相当不确定的事情。生活常识:一个爱喝茶的人,未必也爱喝咖啡或者可可;一个爱看电影的人,也未必爱看戏剧。
     
      代替效应,不可轻言。
     
      “某一生产要素的价格上涨时,工商业者必须调整他的生产方法,以便用较便宜的生产要素来代替较昂贵的生产要素。通过这种代替的过程,他可以用最低的成本总量来生产相同数量的物品。”
     
      这已经是有良心的工商业者了!好一个“用较便宜的生产要素来代替较昂贵的生产要素”!但愿,这并不是生产领域里的核心机密和获利法宝!
     
      请问:能够用“地沟油”去炸制食品吗?能够瞒天过海、以次充好吗?一件很普通、很平常的物品,其生产要素可能会有许多,其中所包含的专业问题,消费者很难意识和辨识。这种局面就是所谓的信息不对称。外观几乎完全相同的两件物品,其生产要素的品质和价格,可能相差巨大。
     
      高质高价、低质低价——一分钱、一分货,这就不是骗!只赚取合理的利润,这就是天地良心!
     
      请轻易不要得出——两件物品是相同的物品——这一结论。
     
      消费者真的不是上帝,绝对做不到全知全能。难道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就是与工商业者的坑、蒙、拐、骗、偷进行无休止的斗智斗勇的过程吗?也未必!经过长期考验而形成的信誉,就是商品和服务品质的最佳保证。
     
      在自由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只要是长期经营的工商业者,就几乎不太可能是为非作歹者了。
     
      时间,检验一切!
     
      “同样,消费者也想用最低的成本来购买满足。”
     
      同样,正告、奉劝消费者:您的愿望也要切合实际,不要指望花一元钱就能够获得花十元钱才能获得的满足。
     
      愚以为:所谓的“代替效应”,名不副实,似可改称:退而求其次效应。
     
      2.收入效应
     
      “当你的货币收入固定不变时,被迫购买价格已经上涨的物品等于减少你的实际收入或购买力,特别当上涨的物品购买数量很大时,更是如此。”
     
      当个人收入的变化与物品价格的变化不同向、不同频、不同幅时,要么发生的是喜剧,要么发生的就是悲剧。
     
      貌似有理:省钱即赚钱。如果是单纯计算持有货币的数量的话,那么这一结论似可成立。例如:某甲月入一万元,某乙月入五千元。某甲每月外出餐饮和休闲娱乐消费五千元,而某乙则无此开支。某甲在减掉这些开支后,可支配收入与某乙完全一样。但是,某乙却不能自欺欺人的对外宣称自己月入一万元。
     
      赚钱,是一种本领;省钱,是一种能力。而花钱,则但愿是一种享受。绝非夸张:花钱,很可能是在买罪受;可以肯定:有钱,难买高兴。
     
      愚又以为:所谓的“收入效应”,不清不楚,似可改称:放大效应。
     
      “在1845年,当爱尔兰的大饥荒大幅度提高马铃薯的价格时,由于非常贫穷而大量食用马铃薯而很少食用肉类的家庭反而消费较大而不是较少量的已经涨价的马铃薯。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他们现在必须花费如此大的费用于生活必需品(马铃薯),以致吃不起任何肉类,从而更加依靠马铃薯。”
     
      请注意:这里的关键内容是“消费较大而不是较少量”。请看清楚:是“量”——数量。对此,我相当困惑!这是为什么呢?增加马铃薯的消费数量,到底是何目的?如果是填饱肚子的话,那么就足以说明:在此之前,马铃薯不是用来填饱肚子的。道理相当简单明快:已经作为填饱肚子的马铃薯是肯定不需要、也是绝对不可能增加消费数量的。然而,这又很有可能就是唯一的可能,因为对于那些“非常贫穷而大量食用马铃薯而很少食用肉类的家庭”而言,马铃薯不太可能是用来改善伙食的。
     
      如果把马铃薯置换为作用相同的小麦或者大米的话,那么这一表述的滑稽可笑就会显而易见了:当大饥荒大幅度提高小麦或者大米的价格时,由于非常贫穷而大量食用小麦或者大米而很少食用肉类的家庭反而消费较大而不是较少量的已经涨价的小麦或者大米。
     
      这明显是打算吃饱了之后还要再撑着的节奏呀!
     
      再次强调:对于刚性需求的物品而言,价格的起伏对需求量的影响是不明显的。
     
      七、价值的是非论
     
      “上述的理论有助于解释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所碰到的著名问题。他问道,为什么象水那样对生命如此不可缺少的东西具有如此低的价格——而对生命并非必不可少的钻石却具有如此高的价格?”
     
      水的价格与钻石的价格,孰高孰低?这明显只是一个伪问题:在没有明确不同物品的数量和计量单位的情况下,那又如何进行价格比较呢?
     
      也许,这一问题的性质只能被归为著名的“钱学森之问”(搜索一下,您就知道)——明知故问。
     
      中国古人早就发现了最基本的经济规律:物,以稀为贵。
     
      需求,使物品具有价值。需求的程度,决定价值的高低。
     
      物品的稀缺程度,通过对需求的满足程度的作用,产生了影响物品价值的结果。
     
      可以设想:在水与钻石的稀缺程度完全相同的情况下,对生命如此不可缺少的水的价值应该会远远高于对生命并非必不可少的钻石的价值。
     
      萨氏认为:“世界上的水比世界所提供的钻石要更为有用。”
     
      这一结论,莫名其妙!
     
      何谓“有用”?如何判断“更为有用”?难道是将“世界上的水”(即水的总量)与“世界所提供的钻石”(即钻石的总量)进行比较吗?
     
      “他(即亚当?斯密——笔者注)满足于单纯地指出:一物品的‘使用价值’——它所能提供的经济福利的总和——和该物品的‘交换价值’——它出售时所能得到的货币总量或收益总量——并不是相同的东西。”
     
      一物品在出售时所得到的货币总量或者收益总量(当然是以货币来计量),是清晰、明确的。
     
      而一物品“所能提供的经济福利的总和”,则显然是模糊、不清的。其原因就在于:这个“经济福利的总和”,不仅是难以量化的,而且也是因人而异的。
     
      所谓的“交换价值”,是一个很客观的东西;而所谓的“使用价值”,则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此二者当然是不同的。
     
      “水的总效用并不决定它的价格或需求。只有边际效用和最后一单位水的成本才决定它的价格。”
     
      不论是总效用也好,还是边际效用也罢,其实萨氏都没有进行明确界定。
     
      请问:价格与需求,此二者又是什么关系?
     
      请问:是成本决定价格吗?
     
      请看模仿造句如下:钻石的总效用并不决定它的价格或需求。只有边际效用和最后一单位钻石的成本才决定它的价格。
     
      请问:萨氏的这一高论与上述两种物品的价格比较,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于这最后一单位水,人们可以自由决定买不买。如果水的价格高于它的边际效用,那末,最后一个单位便卖不掉。”
     
      请问:如何确定“最后一单位”?能否预知“最后一单位”?这一理论概念如何实际操作?
     
      请问:价格与边际效用(也包括总效用),能否进行比较?它们的计量单位一致吗?
     
      “由于一单位的水和另一单位完全相同,由于在竞争的市场上只能有一个价格,所以每一单位的卖价必然等于有用性质最少的最后一个单位的卖价。”
     
      请问:哪一个单位会是那个幸运的“最后一个单位”?是第一百个、第一千个、第一万个,还是第N个?何时才会出现“最后一个单位”?是否需要等到“最后一个单位”出现之后,才能够定价并成交?
     
      “象一个学生所说的那样:经济学的价值论并不难懂,只要你记住:是狗尾巴摇动狗身子,即把重点放在边际效用上,而不是放在总效用上。”
     
      看来,我是真的不如那位“学生”:经济学的价值论实在是太难懂了。
     
      我实在是太不富于想象力而且又太缺乏理解力了:狗尾巴怎么能够摇动狗身子呢?对于这个困惑,我岂止是“记住”,简直就是刻骨铭心!
     
      “是非论得到解决:商品的数量越多,即使它的全部有用性质随着数量的增加而增长,它的最后一个单位的相对的满足需要的能力越小。因此,为什么大量的水具有低微的价格,其原因是很明显的。即使空气非常有用,为什么它实际上是自由取用物品,其原因也同样明显。它们的大量的后来的单位使得全部单位的市场价值低微。”
     
      请问:能否简单、直接的认为——商品的数量越多,商品的价格就越低呢?
     
      请问:如何判断商品数量的多与少?数以亿计的商品,其数量到底是多,还是少?例如:手机(限于正在使用的)。数量有可能多于手机的房屋(以间为计量单位),其价格就会低于手机吗?数量很可能少于手机的钢笔,其价格就会高于手机吗?
     
      作为低值易耗品的商品,会不断的被产生出来,其数量几乎根本无法统计。它们的“最后一个单位”,完全不可捉摸。
     
      看来,价值的是非论,还远未得到解决。
     
      八、消费者剩余
     
      “空气的经济价值总量为零;它所提供的福利却很大。”——“或者,如亚当·斯密所说:它的使用价值很大,它的交换价值可以忽略不计。”
     
      左明的人生,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人生,是以精神满足为追求而不是以物欲满足为追求的人生!
     
      左明的心血凝结、生命转化而成的所有作品,都必定会无偿——分文不取的奉献给这个世界!
     
      左明的作品,不是用来进行交换的。尽管左明的作品和左明的生命又确实都是交换的产物!
     
      左明的作品的“经济价值总量为零”,但是、但是、但是,它所提供的福利却有可能——很大。
     
      如果有人将左明的作品比作空气的话,那很可能就是对左明及其作品的最高评价!
     
      我作为父亲,对女儿付出的爱,是——零元!
     
      我作为地球上的一个生命单元,对这个世界付出的爱,是——零元!
     
      请不要用金钱去衡量我所付出的爱!
     
      请不要用金钱去丈量我的作品和我的生命!
     
      请不要把福利等同于商品。
     
      请不要把人间等同于市场。
     
      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无比宝贵的东西是没有也不需要交换价值的。
     
      “同样,如果我们增加某一物品的产量,那末,我们会增加社会的福利;但是,对于象小麦那样的需求弹性不足的物品,产量的增加同时也会减少一定量的经济价值。”
     
      福利不等于经济价值,不必然体现为经济价值。尽管福利通常都可以以经济价值来计量。
     
      福利的本质是收益,可以是物质的,也可以是精神的;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一位绝代佳人从你的身边走过,你所感受到的美的享受就可以被认为是一种福利。但是,这却与金钱或者价值无关。
     
      无效的供给,不仅不产生利益,反而会带来损失。
     
      “因此,在总效用和总市场价值之间总是存在着一种差额。该差额具有消费者所得到的剩余的性质,因为,消费者‘所得到的大于他支付的代价’。”
     
      市场价值,也许是易于计算的;而效用,则肯定是难以计量的。因为效用包含着主观的因素。消费者“剩余”,是一个相当模糊、含混的概念,因为根本就无法证明“消费者‘所得到的大于他支付的代价’”。吃亏、上当的消费者不计其数。
     
      在每一个正常的交易中,交易双方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在主观上他们都认为是有效用的,进而都是满意的。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认为这是双赢而非单赢的结果。
     
      简单事实和基本常识:甘蔗没有两头甜。
     
      效用与价值,并不具有严格的等值关系。
     
      “消费者所得到的好处并不是从售卖者那里搜刮到的。在交易中,一方的所得并不是另一方的所失。不象无法创造也无法消除的能量那样,通过交易,一切交易者的福利都可以增长。”
     
      消费者所得到的好处,来自于自己购买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表现为该商品或者服务对自己需求的满足。请看:好处就是满足。然而,满足,则是一个相当难以捉摸的主观感受,很难量化计算。完全一样的一碗打卤面,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去吃,其满足程度很可能是不一样的。
     
      交易行为,肯定不是零和博弈。尽管交易双方的福利(或曰:好处、满足等等)都有可能增长,但是,却不宜认为交易双方都从对方获得了收益。
     
      “消费者所支付的每一单位物品的代价只值该物品最后一个单位的价值。”
     
      这一结论,相当费解。
     
      其中的“最后一个单位”,如何确定?何时出现?单位的物品与物品的单位,恐怕是不一样的吧。
     
      这可真是难为翻译了。
     
      “但是,根据我们的边际效用递减的基本规律,对于消费者而言,前面的单位要比最后的单位具有更多的价值。因此,消费者在每一个前面的单位中都得到了剩余。当交换不再对他有利,不再使他得到剩余时,他便停止购买。”
     
      此处的“单位”的对象,似乎应该是指物品。
     
      有没有搞错?既然根据的是边际效用递减规律,那又怎么可能得出关于“价值”的结论呢?“前面的单位要比最后的单位具有更多的价值”,似应改为:前面单位的物品要比后面单位的物品具有更多的效用。
     
      请问:“剩余”什么了?虽然前面单位的物品要比后面单位的物品具有更多的效用,但是,每一个单位物品所产生的效用都已经被利用了,那又何来产生了“剩余”、“得到了剩余”呢?
     
      须知:“有利”,可明显不等于“得到剩余”。
     
      导致“停止购买”的原因有很多,远远不限于得到满足这一种可能。
     
      吃第一个包子时,是极度亢奋的;吃第二个包子时,是高度兴奋的;吃第三个包子时,是中度满足的;吃第四个包子时,是低度尽兴的;吃第五个包子时,是略感不适的;吃第六个包子时,是比较勉强的;吃第七个包子时,是相当悲苦的;吃第八个包子时,是极力挣扎的,吃第九个包子时,是痛不欲生的。
     
      可以把其中的包子置换为任意商品或者服务——包括与同一个美女做爱,其结果必定——是一样的。这就是追求物欲满足的基本规律。
     
      “作为消费者总是得到剩余的最后一个有力的例证,我们可以举出一件有关专横的卖者的事实。一个专横的卖者可以向消费者提出最后通牒——即所谓‘全要或全不要’的建议:‘要么你给我一笔额外的钱来换取你消费的某种物品的全部数量,要么你得不到任何数量,从第一单位起到最后单位止。要么你接受建议,要么你拒绝建议!’对于这样一个歧视顾客的垄断卖者,消费者总是宁可支付额外的钱,而不愿意全部牺牲这种物品的消费。”
     
      这段话,可真是让我看的一头雾水。
     
      萨氏可能是想要证明“消费者总是得到剩余”。
     
      我相当困惑:这为什么就可以被认为是“最后一个有力的例证”呢?
     
      请问:这是“一件有关专横的卖者的事实”吗?看来又看去,我倒是更愿意认为这只不过就是一个专营批发业务的卖者罢了。批发业务,通常都会有最低的数量要求,这个门槛儿各有不同——或十、或百、或千、或万……要么从最小的批发单位开始起步向上累加,要么就免谈。
     
      这可是一种相当正当、绝对正派的交易方式,既没有歧视顾客,也没有垄断经营。不仅不会收取“一笔额外的钱”,相对于零售业务而言,反而会有一定程度的价格减让。
     
      这种业务特别适合于那些需要大量商品的顾客(既有可能是经营者,也有可能是消费者)。而那些只有少量需求的消费者,则只能无可奈何的暗自羡慕、一声叹息。
     
      我晕!消费者到底得到什么“剩余”了?
     
      “重要的是使人们知道现代高效率的经济社会的公民们是多么幸运。他们能够以低价购买品种繁多的物品这一事实,是无论怎样估计也不算过高的特权。”
     
      如下估计,应该“不算过高”。愚以为:当代的中产阶层的理智人们都应该能够足够清醒的意识到——除了食与色之外,在物质满足方面,他们已经全面超越了封建帝王。
     
      这种全面超越,就是建立在高水平、高效率的生产力的基础之上的。那些能够支付得起品种繁多的现代物品的价格的人,的的确确是那么的幸运!
     
      他们所拥有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特权”,而是不折不扣的美好生活。
     
      “正如L.T.霍布豪斯所说:某些企业的老板们认为,他们由于‘自我奋斗’获得成功并且‘创建’了自己的企业,而在事实上,是整个社会向他们提供了技术工人、机器、市场、安定和秩序——这些范围广泛的条件和社会环境是千百万人经过许多代的努力创造出来的。如果把这些社会因素统统去掉,那末,剩下来的还赶不上一个从破船上得到残存物资并且具备一定知识的鲁滨逊,不过是一个赤身裸体的野蛮人,靠采野果和打野兽为生。”
     
      这恐怕也只能算是貌似全面的片面之词。
     
      人,是社会动物。甚至,有人认为:社会性是人的基本属性。愚以为:没有人能够独自存在和发展。即使是在文学作品中虚构的鲁滨逊,他的身边也还是有一个被唤作“星期五”的土著人作为伴侣。
     
      属于每一个人的一切(包括先天所得和后天所取),其实都一定是主观因素与客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此二者既不可偏废,也不可偏颇。
     
      毋庸置疑:企业家的“自我奋斗”,当然是企业得以“创建”并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也应该意识到:仅有“自我奋斗”,也是远远不够的。
     
      人,是自然与社会的双重产物。人,注定无法摆脱自然与社会的双重制约。过去、过往注定是现在、现实之因;现在、现实注定是过去、过往之果。此时此刻的全部自然与社会条件这一结果,一定是在此之前的全部自然与社会条件这一原因所致。
     
      在明白了这一道理之后,我们也大可不必言必谢古人、谢国家、谢政府、谢社会、谢人民、谢父母、谢师友……当然,感恩之心不可无。
     
      只要能够做好自己——无愧于天地、不负于他人,可能就是对自然和社会的最好感谢!
     
      只要是合理、合法,正当、阳光,某些企业的老板们就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直率而非谦虚的为自己的“自我奋斗”所创造的成功而骄傲自豪!
     
      每一种、每一个自然和社会因素,自然会有其价值(但有可能是负值),它们是独立存在的,也是应该被独立评价的,应该属于它们的荣耀,是不容抹杀的。不应该试图对一个由复合原因造成的结果的各个不同的原因要素都分别进行评价,仅仅因为不可行,就足以不可取。
     
      并非开玩笑:一枚勋章,可能会有太多的人都能够主张一定的份额。但是,它只会授予一个人。
     
      我所缔造的伟大,当然是属于我的;缔造我的我的父亲的伟大,自然是属于他的。这是两个伟大。这两个伟大,是可以相互分离、也是应该彼此独立的。
     
      请不要把不同的人所欠下的新账与旧账一起算。
     
      总结和复习
     
      “为了得到最大的效用,消费者必须具备需求均衡的基本边际条件:一直到消费者使他花费于每一种物品上的一元所换到的边际效用相等时为止,他才能使自己得到的福利最大。”
     
      这一表述,有些拗口。
     
      这里所说的“效用”与“福利”,其实是一回事儿。“最大的效用”或者“福利最大”,是指一个人整体而非局部、全面而非片面的利益最大化。“具备需求均衡的基本边际条件”,看这小词儿整的,确实相当费解。换一种表达方式可能就容易理解了:一个人要恰如其分、恰到好处的将其有限的资金合理分配到不同的消费方向,从而使自己达到整体效用最大化的目的。
     
      试举一例:某人爱吃肉,总是想着把钱都用来买肉吃。可是,就连他自己都十分清楚,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是相当不明智的,总不能不买衣服——光着屁股去吃肉吧!
     
      一个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因此,一个人的消费也就必然是多方面,当然应该争取做到统筹兼顾、普遍满足。
     
      如此简单、明白的道理,一旦放在经济学家那里,就非要给整的面目全非、高深莫测。
     
      学习经济学的一个相当重要的收获就是:没有经济学、没有经济学理论、没有经济学家的社会,肯定不会天下大乱,照样可以井然有序。
     
      经济学以及其他一切科学的本质功能就是:能让人们更好——更清楚、更明白的去认识、去看待这个世界。
     
      “如果你想把任何有限的资源分配于各种不同的用途,那末,只要一种用途的边际利益大于另一种,把资源从边际利益较低的用途转移到边际利益较高的用途就会使你得到好处——一直到一切边际利益相等时的最终均衡为止。”
     
      这就是一种平衡术。这项技术,几乎就是任何一个理智之人的天然本能,而根本就无需教化和修习。如果可能出现纰漏的话,那么也一定是因智识缺陷而导致的具体判断(例如:大与小、多与少、利与弊、得与失、轻与重、缓与急等等)偏差所致。
     
      正确的废话:有的时候,可以单项突进;而有的时候,则必须面面俱到。在以全局而非局部为背景的情况下,周全、周到,就是必然的要求。
     
      这些生活智慧,皆可无师自通。
     
      生活,就是最好的老师;学习,全凭个人的悟性。
     
      “由物品成本(即由供给条件)所决定的物品的稀缺性和由该物品的边际单位的有用性质(而不是该物品的总量的有用性质)所决定的市场需求,在相互之间发生作用。”
     
      稀缺的成因,可能会有很多。成本,应该仅仅是其中之一。因成本而形成的稀缺,并不是高端的稀缺。不可替代、不可复制、不可创造,那才是“高、大、上”的真稀缺。
     
      其中的“有用性质”,明显不妥,似应改为:有用程度。
     
      需求的成因,应该不会很多。有用,如果不是唯一那就很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
     
      “市场价格取决于边际效用而非总效用这一事实可以通过消费者剩余的概念而突出地表现出来。”
     
      边际效用决定市场价格,请问:这是“事实”吗?
     
      边际效用,是递减的。请问:市场价格,也是递减的吗?
     
      我当然不认为萨氏的脑子进水了。同样,我也不认为自己的脑子进水了。之所以出现不和谐,最大的可能就是:要么表述不清,要么理解偏差,要么翻译有误。
     
      文字,未必能十分精确表达思想。
     
      只要是大家的脑子都没有出现问题,那就没有大问题了。
     
      “由于我们在市场上对每一物品单位仅仅支付代表边际单位的有用性质的价格,因而我们在已购买的各个单位中都得到消费者剩余。”
     
      众所周知:某种商品(假定品质不变)的市场价格是变动不居的——既有可能会涨价,也有可能会降价。而且,涨价与降价还完全有可能会无规律的杂乱交错出现。
     
      请问:某种商品的价格波动与边际效用,此二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再请问:消费者剩余的产生原因是边际效用决定市场价格吗?此二者之间是因果关系吗?能够用“因而”进行连接吗?
     
      “消费者剩余所反映的是我们以低价购买全部商品所带来的利益,而如果有一个垄断的卖者,坚持要我们支付全部商品给我们带来的全部利益作为购买的代价,那末,消费者剩余所反映的利益便不存在了。”
     
      消费者剩余,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呀?由此观之:似乎、好像、大概是通过疯狂低价扫货而占到的便宜。
     
      为什么假定是“垄断的卖者”呢?难道不应该是所有的卖者都会“坚持要我们支付全部商品给我们带来的全部利益作为购买的代价”吗?
     
      让我们再重温一下萨氏之前的表述:“因此,在总效用和总市场价值之间总是存在着一种差额。该差额具有消费者所得到的剩余的性质,因为,消费者‘所得到的大于他支付的代价’。”
     
      请看清楚:此处所说的消费者剩余可是指总效用与总市场价值之间的差额。
     
      怎么忽而是矛锐,忽而又是盾坚呢?这分明就是驴唇对不上马嘴呀!
     
      “虽然消费者剩余是很难衡量的,但高深的著作已经证明,它对许多方面的社会决策都是有用的概念——例如,在决定应该何时付出巨额的代价来修建某一道路或桥梁时,就用得上这一概念。”
     
      所谓的消费者剩余,恐怕绝不仅仅是很难衡量的,而且也一定是很难说清的。至少萨氏自己就拌蒜了。
     
      著作,可以高深。但是,道理,应该讲清。至少要让预期读者能够理解。
     
      付诸实用的,肯定不是概念本身,而是概念、理论所揭示的道理、原理。
     
      我晕!在萨氏所举的例子中,难道该社会决策所决定的焦点应该是“何时”这一问题吗?
     
      翻译的翻译,可不能成为作者的无形杀手呀!
     
      我坚信:即使是决策者不知道这一概念或者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这一概念,明智的决策者依旧可以作出正确的决策。
     
      附录:消费者均衡的几何分析
     
      一、无差异曲线
     
      代替规律:“一种物品越为稀少,它的相对的代替价值越大;相对于数量越来越多的物品而言,它的边际效用上升。”
     
      中国古训:物以稀为贵!
     
      世人皆知:一种物品越为稀少,它的价值就越大。
     
      请问:到底什么东西能够代替非常稀少的物品呢?常见的石墨能够代替罕见的金刚石吗?尽管构成它们二者的元素是相同的——碳。能够被轻易代替的物品,还能够被认为是非常稀少吗?也许,只能以一种非常稀少去代替另一种非常稀少。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这种代替品也因非常稀少,所以就必然也价值很高。
     
      难道非常稀少的物品的边际效用会“上升”吗?难道就可以不适用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了吗?难道不同物品的边际效用也能够进行相互比较吗?
     
      “代替规律的意义是:当一种物品的数量增加时,它的‘代替比例’或‘无差异曲线的斜率’递减。”
     
      萨氏所给出的“无差异的各种配合”表格和“一个消费者的无差异曲线”图形,都是以食品和衣着这两种物品为例的。
     
      请问:食品与衣着,此二者之间是“代替”关系吗?
     
      萨氏的上述表述,真是神出鬼没、莫名其妙。
     
      “无差异曲线的斜率衡量两种物品的相对的边际效用或者是一种交换的比例。根据该比例——在变动很小的情况下——消费者愿意用一种物品的少量的减少来换取另一种物品的少量的增加。”
     
      请问:在所谓的无差异曲线上,到底是否、如何体现边际效用?有没有搞错!两个坐标轴和各个坐标点,可是都与边际效用毫无关系呀。
     
      请问:“两种物品的相对的边际效用”,可以进行比较吗?应该进行比较吗?比较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非要限定“在变动很小的情况下”呢?难道只能发生“少量”的变化吗?
     
      “当消费者的食品数量增加时——与此同时,他的衣着数量减少——只有在用越来越多的食品单位换取一单位的衣着的条件下,消费者才愿意牺牲一点衣着来换取一点食品。”
     
      请看清楚:前面写的分明是“越来越多的食品单位”(显然就不止是“一单位”了)与“一单位”进行交换,怎么到了后面就给说成是“一点”与“一点”进行交换了呢?
     
      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呀?
     
      二、无差异曲线群
     
      “一个沿着某一条无差异曲线移动的人从物品的各种配合所取得的满足既不上升,也不下降。”
     
      所谓的无差异曲线,其实质不过就是在不同的商品之间的等效(即相同的消费效果或者满足程度)组合(不同商品的各自数量的相互搭配)进行选择罢了。
     
      请不要搞错!满足感来源于商品,而不来源于——“物品的各种配合”。
     
      “除非消费者已经到达饱和点,两种物品数量的同时增加势必给他带来更大的满足。”
     
      所谓需求的饱和,就是指充分的满足。
     
      对于一种物品的需求,还是容易达到饱和的。特别是对于消费品而非投资品而言。其实,所有的投资都只是手段,唯有转化为消费才是目的。
     
      试举一例——物品收藏。如果是为了欣赏(其本质就是消费)的话,那么完全相同的物品则只需买入一件(或者很少几件,作为备用——以备不时之需);如果是为了投资的话,那么就完全有可能希望多多益善。
     
      对于各种物品的需求,似乎难以达到饱和,这就是所谓的——欲壑难填。请注意:是难以,而不是不能。果真如此吗?这个问题的令人信服的权威答案一定是来自于那些亿万(美元)富翁,甚至是位列世界富豪排行榜前一百位的人。因为只有他们才具备了填满欲壑的可能性。
     
      对于物欲极其有限的鄙人而言,对于物质而非精神的需求,早就已经饱和了。我的物质消费,仅仅停留在维持生命正常运行的最低水平之上。低碳,绝对的低碳。
     
      我鄙视物质,我已经进化成为目中无物之人了。
     
      物欲有限,那可不是上天赐予的本能,而是长期、不懈进行修行、修炼所结出的善果。
     
      三、预算线(或消费可能性线)
     
      预算线的斜率 = 食品的价格÷ 衣着的价格
     
      这无疑是一个貌似专业实则荒唐的公式。因为食品的价格和衣着的价格都只是研究者任意假设的数值。稍有生活常识的人就会看出:这两个价格根本就无法进行比较,因为食品和衣着的计量单位都无法统一。一粒大米与一条裤子的价格之比跟一袋大米与一条裤子的价格之比进行比较,此二者差异十分悬殊,强行比较的结果必然会相当滑稽、可笑。
     
      四、切点的均衡位置
     
      “预算线和无差异曲线的这个相切之点,位于消费者所能达到的具有最大效用的无差异曲线上。”
     
      所谓的无差异曲线,可以被称为“效用等高线”(两种特定商品的不同数量配合可以达到相同的满足程度),但是,却与“最大效用”没有直接关系。
     
      所谓的预算线,就更与效用没有直接关系了。
     
      五、收入和价格的变动
     
      “按同一比例变动所有价格和收入,需求的均衡数量不发生任何变化。”
     
      毫无疑问:应该添加一个限制条件——“除非消费者已经到达饱和点”。
     
      附录的总结和复习
     
      “物品的边际效用和其价格在均衡时形成相等的比例。”
     
      请问:边际效用的计量单位是什么?边际效用与价格如何形成比例关系?
     
      必须承认: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我没有能够理解萨氏表述的真正含义!
     
      萨氏为我们展示了某种学术的成果:各种各样的几何图形。
     
      在姑且不去质疑其自洽性的情况下,这种学术成果的实际效果也未必很好,至少没有好到比文字表述效果更佳的程度。
     
      我相当怀疑:这些花里胡哨、貌似高深的图形或者公式,是否能够真正提升经济学的学术水平。
     
      学术,应该不同于作秀。
     
      2019.10.15.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相关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