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圣哲——拜读《论语》(十六)
2019/12/7 11:50:58  点击率[1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孔子;《论语》
    【全文】

      季氏篇第十六
     
      16. 1
     
      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感悟:
     
      这必是一段史实、必有一个故事,文中没有交代、鄙人未曾核查,因此,也就不应该对其内容的价值判断进行评说。
     
      难道“在邦域之中”或者“是社稷之臣”,就不可以、不应该讨伐了吗?
     
      在命令与服从或者支配与从属关系中,当然不应该、不可以去苛责、苛求服从或者从属一方的当事人。“陈力就列,不能者止。”这完全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节奏。请务必要搞搞清楚,到底是应该谁听谁的话?如果下级动不动就因为与上级意见不合而愤然辞职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恐怕也就毫无秩序可言了。
     
      服从,也许不是美德,但却有可能是善举。
     
      分明是“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那又怎么能够责难他们二位袖手旁观、束手无策呢?在君王与臣子之间,能够用“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来暗喻此二者的关系吗?这纯属胡拉关系、乱扣帽子。
     
      冉有也真是一个棒槌!不据理力争、不陈说利害,而去空谈“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明显不是孔子的对手、明显与孔子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心口不一,定非君子。
     
      请问:“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的到底都是一些什么人?请诸位都看清楚:是“有国有家者”(就是诸侯或者大夫的意思)。换言之:可千万千万不要误认为是老百姓!!!因为“有国有家者”根本就不寡、就不贫,所以他们对于寡与贫也当然就是麻木不仁、不以为意的。只有他们这样的人,真正操心劳神的才有可能是均衡与安定。
     
      真是笑话!难道财富平均了就会没有贫穷了吗?难道和睦相处了就会不觉得少了吗?难道相安无事了就会不再倾覆了吗?没有增量,就一定会有贫穷;没有创造,就一定会有缺少;没有和谐,就一定会有危机。
     
      既然都已经做到这些了,为什么远方的人还是不顺服呢?看来,还是需要修习文明、修养教化呀!这才是根本之道。
     
      原来如此!“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在此处的意思与我们平时使用这句话的意思完全不同。在此处“来之”与“安之”的主体是不同的,而不是相同的。来者是安抚的对象,而不是安抚的主体;来者是被安抚,而不是自我安抚。
     
      在权力型的等级社会里,所有的业绩都归功于最高领导者。同理,所有的过错也就理所应当都归罪于最高领导者。这是一条最为基本的法则。
     
      功与过、荣与辱,这样的账都算不到忠于职守而非犯上作乱的臣子的头上。
     
      孔子对自己的弟子——冉有和季路的质问、指责,毫无道理、实不应该。
     
      即使是真的会祸起萧墙,恐怕也没有事实和道理归因于冉有和季路。
     
      纵览古往今来、环宇内外,又有几个帝王的灾祸不是咎由自取的呢!
     
      16. 2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感悟:
     
      所谓的“天下有道”,绝对不能被解释为天下太平的意思。不可否认,天下太平的确是“天下有道”的一种现实表现。
     
      请问:诸侯僭越天子,这到底是“天下无道”的原因呢?还是“天下无道”的结果呢?这一追问也适用于大夫和陪臣。
     
      由此观之:国家的命运远不是仅仅掌握在天子的手中。诸侯、大夫甚至陪臣,都有可能翻江倒海、兴风作浪。
     
      敢问:自天子出,盖几世希不失矣?该不会是千秋万代吧?
     
      敢问:若天下无道,则政应在大夫乎?政权旁落与是否有道,到底是什么关系?
     
      庶人议政,很有可能是天下无道的结果而非原因。
     
      左氏曰:最好的政治,是普通国民忘记政治——忽略政治存在的政治。
     
      16. 3
     
      孔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于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孙微矣。”
     
      感悟:
     
      这很可能仅仅是一种简单、机械的周期现象。
     
      依据这样的数字就敢纵论天下,很不靠谱儿。
     
      16. 4
     
      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
     
      感悟:
     
      朋友,在理论上可以分为益友与损友;在现实中只能分为利友与害友,是否有用,就是能否成为朋友的唯一标准。
     
      朋友观,是人生观的重要组成部分。
     
      16. 5
     
      孔子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
     
      感悟:
     
      此人的快乐与彼人的快乐,可能会大相径庭。有的人追求精神享受,有的人迷恋物质满足。
     
      快乐观,是人生观的重要组成部分。
     
      16. 6
     
      孔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
     
      感悟:
     
      君子,自然应该善待他人,而绝不应该难于伺候。
     
      或躁、或隐、或瞽,成因极其复杂,切勿一概而论,绝非言说者的单方原因所致。
     
      16. 7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感悟:
     
      请问:这是君子之戒吗?也许,小人无所戒。
     
      色、斗、得,这应该是人生三戒吧!与成长阶段或者血气状况,恐怕没有必然联系吧!
     
      无数人的一生,都是在与“色、斗、得”纠缠不清的过程中度过的。
     
      16. 8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感悟:
     
      孔子本人也自认:五十而知天命。
     
      如果不知天命,那又何来敬畏天命呢?
     
      大人,不足畏!圣人,亦不足畏!
     
      合理之圣人之言,可以畏。
     
      真正能够使我敬畏的唯有——自然!
     
      真正能够使我折服的唯有——真理!
     
      16. 9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感悟:
     
      此言精辟!
     
      “生而知之”,并非天生就知道的意思,而是天生就具有知道的能力的意思。这就是先知先觉者。只占百分之一。
     
      “学而知之”与“困而学之”,此二者之间显然不是高低或者上下的关系,当然应该是因果关系——因为“困而学之”,所以“学而知之”。这就是后知后觉者。约占百分之九。
     
      有困而不学——泯然众人矣。这就是不知不觉者。约占百分之九十。
     
      在现实的扭曲变态、整体倒错的评价标准面前,所谓的学霸,不过就是故弄玄虚、矫揉造作、勉强为之、自欺欺人、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表现罢了。充其量也就是后知后觉者。他们,并不神奇;而制造他们的体制,则相当奇葩。
     
      16. 10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感悟:
     
      君子之思,何止成千上万!
     
      为了对仗工整,“见得思义”,完全可以改为:得思义。
     
      见利忘义——易,见得思义——难。
     
      君子之思,言易行难。
     
      16. 11
     
      孔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
     
      感悟:
     
      善与恶,也许是没有也很难有统一、一致的划分标准的。你所谓的善,说不定恰恰就是我所谓的恶。
     
      这,也许就是纷纷扰扰的根源之一。
     
      隐居或者避世,或许还有可能去求志,但却恐怕很难再去行义以至于达道了。
     
      如果是真正的隐士,又如何能够闻其语、见其人呢?
     
      16. 12
     
      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
     
      感悟:
     
      “有马千驷”之人,古往今来、古今中外,何止成千上万。在他们死后,还有几个人能够为后人所称道?
     
      不是因为他们无权无钱,而是因为他们缺德少才。
     
      权与钱,在德与才的面前,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呀!
     
      16. 13
     
      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
     
      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
     
      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感悟:
     
      难道孔子之子,亦可称“子”乎?
     
      陈亢之问,纯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孔子会给自己的儿子开小灶儿吗?关键的问题是:开小灶儿,好使吗?
     
      学《诗》和学礼,均非“异闻”。孔子对自己的弟子,至少说过千百遍。
     
      孔子的弟子(也包括孔子的儿子),也许也学过或者试图学过千百遍。
     
      其结果呢?不言而喻,各有不同。
     
      教育的功效,是有限的;而学习的潜能,却是无穷的。
     
      一切的秘密、秘诀、秘笈,尽在神奇的自然之中!远非人力可以掌控。
     
      关于《诗》和礼,这些肯定不能算是“异闻”。至于孔子“远其子”,倒是有可能会出乎某些人的意料。
     
      这个陈亢,可以算是一个榆木脑袋了。傻的有些可笑。
     
      16. 14
     
      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夫人,夫人自称曰小童;邦人称之曰君夫人;称诸异邦曰寡小君;异邦人称之,亦曰君夫人。
     
      感悟:
     
      请看:“夫人”的称谓,是专有所属的,可不是属于任何人的妻子的。今后,咱们老百姓可千万别再动不动就鄙夫人、尊夫人的随便乱叫了。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