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十二
2019/11/24 8:14:41 点击率[1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科学的国际主义》
     
      “当民族主义和政治狂热在欧战时正达到了顶点,埃米尔·费歇在科学院的一次会上着重地讲了这样的话:‘先生们,不管你们喜欢不喜欢,科学是,并且永远是国际的。’”
     
      民族主义,其本质就是狭隘的特定群体的自私自利。
     
      政治狂热,其本质就是热衷于以暴力进行财富再分配。
     
      人的本质,在未经过充分进化之前,是物质的,而非精神的。
     
      政治的本质,是分配物质财富,而不是创造物质财富。
     
      迄今为止,人类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尚处于渴望以非创造的方式来满足物质欲求的发展阶段。
     
      这就是为什么人类社会的政治活动一直经久不衰、政治人物长期独领风骚的基本原因。
     
      所谓的“欧战”,不过就是利益纠葛、利益纷争的极端表现罢了。
     
      更加合理的表达似乎应该是:科学,是没有国界之别的,是没有阶级之分的。
     
      愚以为:真正的科学,是利益无涉的;真正的科学工作者,是没有利益立场的。
     
      科学,与利益无缘。科学,凌驾于利益之上。
     
      遗忘了利益,才有可能会拥抱科学。
     
      以营利为目的的人,是进化尚不充分的人。
     
      “科学家中的伟大人物毫无例外地都知道这一点,并且对它有强烈的感受,甚至在国际冲突的年代,当他们在心胸狭隘的同事中间处于孤立的时候,也坚持如此。”
     
      成为科学家,已属着实不易;能够成为“科学家中的伟大人物”,其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仅仅“知道”科学本质和特征的人,可能远不限于“科学家中的伟大人物”。然而,置身“在国际冲突的年代”和“在心胸狭隘的同事中间”并且“处于孤立的时候”,对这一点仍然“有强烈的感受”,进而能够坚持这一点之人,则很可能寥寥无几——当属真正的“科学家中的伟大人物”。
     
      须知: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欧战时,每个国家选出来的代表,大多数背叛了他们神圣的职责。”
     
      也许,他们可以被称为科学家,但却绝对算不上是“科学家中的伟大人物”。
     
      凡是缺失人文精神的科学家,都没有资格被称为“科学家中的伟大人物”。我也不怕得罪这样的人:他们很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他们的工作到底对人类社会意味着什么。他们更像是那些能力卓越、才干非凡的电脑。
     
      科学精神与科学能力,可以分离、脱节。
     
      同样是背叛,有的是主动的,有的是被动的。主动的背叛,那根本就是口是心非;被动的背叛,则很可能是无奈之举。
     
      “‘国际科学院协会’被解散了。”
     
      中国古训:道不同,不相为谋。在科学家们就科学精神这一基本问题无法达成共识、不能志同道合的情况下,也就不可能在他们之间形成共同体了。
     
      “[战后]开过的一些学术会议,不允许来自以前敌国的学者参加,至今情况依然如此。”
     
      不要说“以前敌国的学者”了,就是现在敌国的学者,难道就应该被排斥在学术会议之外吗?
     
      科学,不是为政治服务的!科学,排斥政治!科学,与政治无关!凡是与政治有关的科学,那么就一定不是真正的科学!
     
      科学,难以独善其身!科学,无法摆脱政治的骚扰、干预、支配、役使!
     
      科学,既可以用来造福,也可以用来作孽!作孽的,不是科学,而是政治!
     
      科学是纯洁的,而政治则是肮脏的!
     
      “以夸大的严重性提出来的政治考虑,使纯粹客观性不可能占优势,而没有客观性,就不可能获得伟大成就。”
     
      政治的本质是攫取利益并分配利益!
     
      政治,必定是主观的,而非客观的!
     
      政治,必定是欺骗的,而非诚实的!
     
      科学,应该是客观的,而非主观的!
     
      科学,应该是诚实的,而非欺骗的!
     
      科学与政治,是一对天生的死敌!
     
      “不为一时的情绪所迷惑的好心人,对于恢复知识界的健康能做出些什么呢?只要大多数脑力劳动者还怀恨在心,就不可能安排一次真正有意义的国际会议。而且,反对恢复科学工作者国际组织的心理仍然难以对付,因此,只靠少数心胸开明的人还不能把它挫败。”
     
      情绪,是理性的天敌。
     
      好心人,与科学无关。
     
      知识界,无所谓健康。
     
      脑力劳动者,很有可能与科学尚相去甚远。
     
      知识界的好心人也好、脑力劳动者也罢,他们即使是“为一时的情绪所迷惑”或者“怀恨在心”,不过要想“安排一次真正有意义的国际会议”,还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这其中的意义,则肯定是科学意义以外的其他意义。
     
      今日之中国,所谓的科学工作者,当然可以、可能开展各种以科学为名义的活动,但是,那只不过就是行为艺术,而断然不是科学活动。
     
      如果心里装满了利益的话,那么也就当然容不下科学了。
     
      一个人的自我世界,就是那么大。所能够容纳的不同东西彼此之间肯定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到底要往里面装什么?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所在!
     
      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所构成的“三观”,决定人的行为,也决定人的思想,决定人的一切!
     
      心胸开明,还远远不等于具有科学精神。
     
      在较量体力的情况下,少数人根本就无法战胜多数人。然而,在较量智力的情况下,少数人则完全有可能挫败多数人。
     
      思想,可以追求科学;行为,就不一定追求科学了。
     
      “这些比较明智的人士,可以通过同全世界志同道合的人保持密切的接触,并且在他们自己影响所能及的范围内坚定的保卫国际主义事业,来为复活国际组织的伟大任务作出重要贡献。”
     
      明智,只是一个普通的褒义词,与科学精神没有必然联系。具有反科学精神的人,也完全可以相当明智。
     
      酒肉朋友,这似乎不应该算是志同道合之人。
     
      敢问天下:不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之上的志同道合的朋友,能有多少?
     
      在这个世界上,志同道合的两个人已经很难寻觅和不易匹配了。即使是在天下“互联”的今天,要想让“全世界志同道合的人保持密切的接触”,恐怕也是天方夜谭吧!
     
      所谓的国际主义或者国际组织,是一个内涵相当含混、宽泛的用语,与科学精神没有必然联系。
     
      “真正的成功需要时间,但无疑问,它终于会到来。”
     
      我非常欣赏这样一句歌词: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随便的成功,不名一文。成功的价值与努力的艰辛,此二者是正比关系。需要说明的是:艰辛的努力,也只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且必要条件。
     
      真正的成功之所以需要时间,是因为:1.需要必要的积累、积淀、积蓄、积聚;2.需要用时间来进行检验。
     
      一位真正的学者,不仅要坐板凳,而且要坐冷板凳,更加要长期坐冷板凳。
     
      一位人文、社科学者,如果没有数十年之功、数百万之作的话,就请不要奢谈成功。
     
      “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来向为数特别众多的英国同事们表示感谢,他们在这些困难的年代中,始终不渝地表现出一种保卫知识分子国际组织的强烈愿望。”
     
      难道“为数特别众多的英国同事们”会迥异于其他国家(应该仅限于欧洲、北美等发达国家)的为数更加众多的同事们吗?这到底是何原因?道理何在?
     
      我相当怀疑:这到底是不是逢场作戏的应景之语?这到底是怎样的机会?
     
      “无论在什么地方,个别公民的态度总是比官方的声明好得多。”
     
      请注意:一定是“个别公民”,而绝对不是一般大众。一般大众只会也只能保持沉默,只有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率真的小男孩儿才会惊呼:天呐!皇帝什么也没有穿呀!
     
      但愿皇帝本人也十分清楚:自己确实是什么也没穿。
     
      公众的呼声也好,“官方的声明”也罢,其实都是遮挡不住皇帝的赤身裸体的。
     
      事实,只有一个。结论,到底孰是孰非?是那个小男孩儿?还是其他所有人?根据不同的判断标准,答案完全可以根本不同。
     
      以错误的评分标准为依据,一定会认为:只有错误的答案,才是正确的。
     
      傻子们,当然愿意、喜欢用傻子的标准来——看待、对待这个世界。
     
      鸡同鸭讲,徒劳无功。
     
      “但愿好心肠的人们记住下面这句话,而不要让自己激怒或受迷惑:元老院的议员都是体面的人,但元老院却是穷凶极恶的野兽。”
     
      仅有善良,那是远远不够的!
     
      智慧,远远不是记忆的结果!
     
      迷惑之人,自然会永远迷惑!
     
      请务必要深刻领会如下成语:人面兽心、衣冠禽兽。
     
      须知:心灵和精神以外的高贵,无一例外的统统都是虚假的、虚伪的、虚幻的、虚浮的、虚构的、虚空的、虚夸的、虚拟的、虚荣的、虚妄的、虚无的、虚造的、虚设的高贵。
     
      “我对普遍性的国际组织的进展抱着极大的希望。我的这种感觉与其说是建立在科学家的智慧和高尚品德之上,不如说是建立在经济发展的无可避免的压力之上。因为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科学家的工作,甚至是反动科学家的工作,所以,就连他们这些人,除了帮助建立一个国际组织,也没有别的选择。”
     
      建立“普遍性的国际组织”,并不困难。而意欲形成以科学精神为终极引领方向、核心价值追求的同心同德、志同道合,恐怕就相当困难了。
     
      科学家的智慧,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而科学家的高尚品德,恐怕就大可疑问了。
     
      须知:智慧与美德,并非是相伴相生、形影不离的关系。
     
      爱因斯坦所谓的“反动科学家”,颇令人费解。因为我一向对“反动”这个词汇相当反感、十分厌弃!请问:何谓——正动?请问:他们还是“高尚品德”之人吗?
     
      经济发展依赖科学进步,这一事实并不必然产生促使科学家更加紧密结合的结果。
     
      拜托!经济发展,只是科学进步的结果,而非原因。结果怎么能够对原因产生“压力”呢?
     
      但愿,经济发展在改善物质之后,也能够改进人心。但是,相当令我沮丧的是:那些丰衣足食、锦衣玉食的人们的现实状况,似乎不太支撑、支持这一猜想。
     
      并非结论的结论。愚以为:科学与所谓的国际主义,没有必然关系。
     
      切记:不能够摆脱利益纠缠的科学,还不是真正的科学。
     
      2019-10-05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