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中国)海外购电商平台不是我国电商法和消法的法外之地
——揭开亚马逊(中国)电商平台所有权迷雾及其公司面纱
2019/10/10 13:33:15  点击率[11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与产品质量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电商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亚马逊
    【全文】

      新闻背景:一消费者在亚马逊(中国)官网平台向海外购买上衣和裤子两件商品。这两件商品在亚马逊(中国)官网平台均显示为“仅剩一件”。消费者有两个亚马逊(中国)官网的注册账号,其中一个旧账号免运费试用期过去了,一个新账号尚在免费试用期内可以免运费。消费者一开始将商品放入旧账号购物车里,准备付款时,发现需要支付运费100元左右。遂使用新号码登陆,把这两件商品放入购物车免运费,并支付了货款。随后消费者检查商品价格,发现其新旧购物车里商品价格不一样,新购物车里的衣服价格高出旧购物车里的价格100多,这样一来,消费者不但没有免运费,所支付的费用反而高出使用旧购物车里价格结算的费用,发现被欺诈,于是取消了这次购买。后来,消费者再次购买其他商品并支付了价款后,亚马逊不再发货。消费者遂通过12315投诉并举报亚马逊(中国)官网平台所在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该局电话通知消费者,该局对亚马逊海外购无管辖权。
     
      根据《禁止价格欺诈行为 的规定》第六条规定:“经营者收购、销售商品和提供有偿服务的标价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价格欺诈行为:(二)对同一商品或者服务,在同一交易场所同时使用两种标价签或者价目表,以低价招徕顾客并以高价进行结算的;”亚马逊毫无疑问构成价格欺诈,这个没有一点毛病。
     
      这个价格欺诈行为是不是受中国司法管辖看似是解决上述纷争的根本性首要程序问题。但实际上,这个问题不管对消费者也好,还是对行政执法也好,其实是没有任何现实意义的。因为,从法律上而言,在我国民诉法及其司法解释上,没有外国法人在中国法人在中国注册的网站上向中国人出售商品时欺诈消费者,受中国司法管辖的规定(只有我国刑法上有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对中国人实施犯罪受中国司法管辖的规定);况且,即便中国司法能管辖,判决了也无法申请中国法院去美国执行;又因为,中美之间也没有就民事金钱判决互认和互执达成统一协议,也不能申请美国法院去执行;再者,即便有,谁会去为了两件衣服的判决去向美国亚马逊公司所在的州法院申请执行呢?所以,我们讨论对亚马逊海外购纠纷的司法管辖问题,对消费者来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至于市场监督管理局当然监督不到美国亚马逊公司头上,否则就是真成了典型的“长臂管辖”!--这是为中国所不齿的美国对中国惯用的政治伎俩。
     
      本案具有特殊性和典型性,能让我国将亚马逊的价格欺诈行为面纱彻底掀开:消费者购买的是亚马逊(中国)电商平台上的“只剩一件”的商品。当消费者放入其拥有的旧账号购物车里时是一个价格,同时放入其拥有的另外一个新账号的购物车时“秒变”(实际上是毫秒变)成一个新的价格,新价格比旧价格高出100元,消费者用肉眼根本看不到这种价格变化。
     
      我们通过本案可以看到,亚马逊涨价的行为,是平台系统自行设置好的自动程序--在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件商品长期没有消费者放入购物车,那就会按照系统程序设定,定时下调价格;如果一个消费者将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按照系统设定,价格立马上涨;另一消费者在这个同时放入购物车时,价格就是上涨后的新价格;第三名及以后的消费者按此类推。这样实现了利润最大化。
     
      这时,亚马逊对同一件商品在同一交易场所同时使用两种及以上标价。但是因为这两名及以上消费者之间因为相互不认识,也无法沟通对质。所以,亚马逊的价格欺诈诡计不会穿帮。
     
      但是正因为这种行为发生在本案中,针对同一消费者、同一唯一商品,平台首先给出一个价格后,又给出一个涨价后的价格,在结算时,用涨价后的价格与消费者结算。那就能明显看出对消费者构成欺诈。《禁止价格欺诈行为 的规定》第六条: “经营者收购、销售商品和提供有偿服务的标价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价格欺诈行为:(二)对同一商品或者服务,在同一交易场所同时使用两种标价签或者价目表,以低价招徕顾客并以高价进行结算的;”,该规定可以说是为本案中亚马逊(中国)电商平台对消费者的价格欺诈行为量身定做。
     
      我们再来深入剖析这种价格欺诈行为的法律本质。
     
      亚马逊(中国)平台号称价格是海外购的美国亚马逊公司的行为,实际上并非如此。
     
      按照我国民诉法和证据规则规定,平台主张商品价格涨跌是美国亚马逊公司的操作,或者是平台受到美国亚马逊公司的委托实施的操作,那平台都必须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才能为自己免责;本案中,平台对同一消费者购买的商品实施秒涨行为,是受到美国亚马逊公司委托而为的行为,平台也必须举证证明,否则就是亚马逊(中国)平台自己对消费者实施的价格欺诈行为。
     
      并且,本案中,是在消费者与平台之间进行用微信结算,平台是消费者购买商品后付款的收款人。平台与美国亚马逊公司如何结算,并不清楚。如果本案中,涨价部分的款项是平台收取了。那么平台就对消费者构成价格欺诈,而非美国亚马逊公司。
     
      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六十七条规定:“代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代理事项违法仍然实施代理行为,或者被代理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代理人的代理行为违法未作反对表示的,被代理人和代理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即便本案如此明显的价格欺诈违法犯罪行为,是平台受美国亚马逊公司的委托的代理行为,平台也应当与美国亚马逊公司互相承担连带责任,也就是对受到价格欺诈的消费者承担共同赔偿责任。
     
      亚马逊(中国)平台(https://www.amazon.cn/)并不是美国亚马逊公司在中国注册的,而是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一家地道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国公司,与美国亚马逊公司是两家完全不同的公司,一家是美国公司,一家是中国公司。
     
      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五名自然人股东都是中国人,看似与美国亚马逊公司无关系。但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权全部质押给了亚马逊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而亚马逊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由亚马逊(中国)投资有限公司100%持股;亚马逊(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又由亚马逊(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而美国亚马逊公司(美国上市公司,全球最大零售商)对亚马逊(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所以转来转去,美国亚马逊公司就是亚马逊(中国)电商平台的实际控制人和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权质押权人(用益物权所有人)。该电商平台在中国赚取的所有利润,也就是股权质押的孳息,都归美国亚马逊公司所有。亚马逊(中国)电商平台的最终实控及收益(孳息)人就是美国亚马逊公司。所以,在法律层面上,美国亚马逊公司不对中国消费者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但是,美国亚马逊公司是在中国获利的,是赚中国消费者的钱的。
     
      大家想想,如果中国消费者在亚马逊(中国)平台上购物权益受到侵害后不能对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欺诈消费者的行为提起民事诉讼,中国的市场监督行政管理部门不能对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侵害消费者权益予以行政查处和处罚,等于放任美国亚马逊公司利用中国法律存在的漏洞,在中国享有赚中国消费者的钱权利,而不需要对中国消费者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义务,这从根本上违背了法律的精神和公平原则。
     
      亚马逊(中国)电商平台是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登记注册的中国网站,当然受我国电子商务法的调整。
     
      根据电子商务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制定平台服务协议和交易规则,明确进入和退出平台、商品和服务质量保障、消费者权益保护、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的权利和义务。”亚马逊(中国)平台应该制定平台服务协议和交易规则,明确进入和退出平台、商品和服务质量保障、消费者权益保护、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的权利和义务。但是长期以来,亚马逊(中国)电商平台假美国亚马逊公司之名,混淆法律概念和视听,游离在我国电子商务法之外,对中国消费者兜售美国亚马逊公司的商品,长期侵害中国消费者利益,这种状态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
     
      根据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一条规定就是新电商法对平台内经营者通过电商平台向消费者销售商品承担责任的兜底条款。本案中,平台内经营者美国亚马逊公司明显构成对消费者价格欺诈,平台非但不保护消费者,反而串通平台内经营者一起欺诈消费者,造成消费者损失,罪责不可免,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美国亚马逊公司一起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本案消费者既可以对价格欺诈的电商平台北京世纪卓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起民事诉讼,也可以对不作为的市场监督管理局提起行政诉讼。

    【作者简介】

    温毅斌,男,1967年出生,湖南人,中国法学会会员,湖南省民商法研究会前理事,前法官,企业法律顾问,企业律师,长期事民商事司法实务和理论研究工作,在《新华文摘》、《人民法院报》、《人民司法》、《法律适用》、《法制日报》、《检察日报》、《中国法院网》等期刊、报刊、网站发表论文170余篇。央电视台微视科教节目中心《谈事说理》栏目法律专家委员会委员,人民日报社主办主编的《民生与法》周刊法律专家委员会委员、北大法律信息网专栏作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