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停车场(库)管理办法》中的适当性问题
2019/5/16 10:53:35  点击率[1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行政管理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7年
    【中文关键字】协助义务
    【全文】

      2012年8月27日市政府第151次常务会议通过的《上海市停车场(库)管理办法》中有两处规定存在适当性上的可斟酌之处:
     
      一、规章第三十五条前半段表述为:“阻碍行政执法人员依法执行公务,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由公安部门依法处理;”同时该条的条标表述为:“妨碍公务的处理”。经审核我们认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已明确使用了“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表述,而没有在法律的第五十条列举违反治安管理应受处罚的具体行为中使用“妨碍公务”的表述,同时根据公安部制定的《违反公安行政管理行为的名称及其适用意见》(《公安部关于印发<违反公安行政管理行为的名称及其适用意见>的通知》(公通字【2010】72号))中的相关规定,公安机关对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行为作出治安管理处罚时,所认定的违法行为名称是“阻碍执行职务”,而非“阻碍执行公务”或“妨碍执行公务”,综合法律条文的表述与执法实践,建议第三十五条前半段的表述修改为:“阻碍行政执法人员依法执行职务,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由公安部门处理”。
     
      二、第三十三条第(四)项规定:“无法查实机动车驾驶员身份的,可以要求机动车所有人通知违法行为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指定地点接受处理。”根据文意,此项规定主要针对机动车租赁与出借,出现机动车所有人与实际使用人并非同一人的情况。此项规定对机动车所有人施加通知义务,而机动车所有人为了完成通知义务必然要先查明谁是违法行为人,因此规章实际上又为机动车所有人施加了确定违法行为人的义务。如果道路停车场管理人“无法查实机动车驾驶员身份”,那么为何将“查明并通知”的负担,转由机动车所有人承担?机动车所有人的义务应当限于应调查要求如实提供信息。
     
      (一)公民、企业不负有确定违法行为人的法定义务。根据一般法理,对违法行为的调查是负有法定职责的执法机关或者经法定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的义务,而不是公民与从事经营行为的企业的义务。公民、企业的义务限于协助调查,一般包括作证和提供相关信息。机动车所有人在被相关部门要求提供相关人员信息时,有如实回答的义务,但并不负有确定相关人员是否为违法行为人的义务。
     
      如果交通行政主管部门已掌握与拒付、拒补停车费行为相关的机动车情况及违法嫌疑人特征信息但尚未掌握其身份信息,应开展调查查明违法行为,其中包括向机动车所有人了解情况信息。交通行政主管部门在调查中可以向机动车所有人提供相关车辆、人员照片、视频等辨认材料,要求其作出辨认并提供相关信息,机动车所有人有辨认并如实提供信息的义务。交通行政主管部门在调查中向机动车所有人了解与拒付停车费违法行为有关的情况,如,向公民了解其出借车辆的驾驶人的身份信息与联系方式、向汽车租赁公司了解租赁人的身份信息登记与联系方式等,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如实反映情况。待查明违法嫌疑人员身份信息后,交通行政主管部门应自行通知其在规定时间内到指定地点接受处理。
     
      (二)公民、企业不具备通知相对人的资格。通知相对人是行政执法中一个法定环节,应由执法机关负有法定职责的工作人员执行。通知相对人接受处理,是公权力指令相对人为配合或服从国家的行政管理活动必须作为或不作为的意思告知。通知行为要发生程序上的效力就应当由负有法定职责的人员依照法定程序作出。因此机动车所有人作为普通民事主体没有资格作出通知。
     
      综上,第三十三条第(四)项规定缺乏法理上的依据,对机动车所有人施加不适当的负担。建议将机动车所有人的通知义务修改为向执法机关提供信息的协助义务。

    【作者简介】

    蒋天伟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