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适用要点
 点击率[10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民商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建设工程合同
    【全文】

      2019年2月1日起施行的《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第22条对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做了重新规定:“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为更好地理解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本文以“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为关键词,在“聚法案例”上可以检索到高级法院文书35篇,最高法院文书6篇,挑选出对承包人是否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有实质分析的文书12篇,归纳整理出十个要点:第一至三要点是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方式;第四至七要点是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起算时间的认定,这些文书虽然都形成于《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出台之前,但是其认定规则都与《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的规定相同;第八、九要点在《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出台之后,显然不应再适用,列举在此,仅做对比;第十要点,是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能够放弃的问题。
     
      一、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应当在行使期限内主动主张,但并非必须以明示方式主张
     
      ——“本案中,涉案工程最晚的竣工时间为2014年12月,且双方对工程价款分别进行了结算。虽然泓振祥公司陈述其于2015年2月向太耀泰瑞公司主张过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并得到太耀泰瑞公司的认可,但2015年9月起诉太耀泰瑞公司要求支付工程欠款时,并未就工程价款主张优先受偿权,而是在申请执行过程中因太耀泰瑞公司其余债务纠纷影响执行时才提起本案诉讼。泓振祥公司无充分的证据证实其在法律规定的六个月的时间内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一审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2017)云民终352号:云南泓振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蒙自太耀泰瑞矿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承包人的法定权利,对于承包人是否以”明示“的方式主张并无限制,故吴良友关于圣新公司未以明示方式主张优先受偿权,该权利应当消灭的主张不能成立。”【(2018)最高法民终89号:吴良友、四川圣新工程机械设备租赁有限公司第三人撤销之诉二审民事判决书】
     
      二、不能提前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在涉案以房抵债协议签订时,建设工程尚未竣工,并不具备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条件,上诉人仅依据以房抵债协议主张优先受偿权,不符合法律规定。以房抵债协议有效,产生的只是债权,这种基于以房抵债协议产生的债权,并不具有优先于其他债权的效力。”【(2016)鲁民终1394号:德州志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沈阳远大铝业工程有限公司二审民事判决书】
     
      三、实际施工人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根据一审、二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昶德公司将涉案工程项目分包给了杨永定施工,双方构成事实上的劳务分包合同关系,杨永定实际对涉案工程进行了施工,其主张相应的工程价款及优先权,并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的规定,泰隆公司作为发包方及工程接收方亦未提出异议,故作为违法分包人的昶德公司主张杨永定不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理据不足。”【(2017)最高法民申4000号:青岛昶德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杨永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四、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起算点应为债权应受清偿之时,不能以《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十四条认定竣工日期的方式认定行使优先权的时间
     
      ——“因本案双方未在《建房协议书》中约定竣工日期,房屋建成后也未履行竣工验收手续,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二)、(三)项规定的情形,是针对发包人恶意拖延工程竣工验收时间而作出的惩罚性规定,故不能作为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法定除斥期间的起算依据。本案不能参照竣工日期来确定优先受偿权除斥期间的起算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因此,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其起算点不应早于当事人之间约定的工程价款支付期限。”【(2018)湘民再317号:于向东、湖南慈利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在本案中,阳江二建与富地公司签订的《鼎湖明珠国际酒店结算协议书》约定了富地公司的付款期限,但由于富地公司未能如期付款而被阳江二建诉至法院,禅城区法院作出的4953号判决明确了富地公司对阳江二建的债务数额和履行期间,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起算点应为债权应受清偿时,55号判决以4953号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作为阳江二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起算点,符合客观事实。《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十四条第(二)、(三)项规定认定建设工程实际竣工日期的两种情形,是针对发包人恶意拖延工程竣工验收时间等,以期达到拖延支付工程价款的违法目的而作出的惩罚性规定,其目的是为了保护承包人主张工程款的合法权益。如以上述规定认定的竣工日期作为工程价款优先权的起算点,则会因起算点过早而损害承包人的工程价款优先权,与上述司法解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本意相悖。因此,不宜以《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的上述规定作为承包人行使工程价款优先权的六个月期限的起算点。”【(2017)粤民终2944号: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分行、阳江市建安集团第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五、没有施工合同,没有约定竣工时间、没有办理竣工验收手续的情况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起算点应为其债权应受清偿之时
     
      ——“在本案中,富地公司或黄生均没有与李大群签订施工合同,没有约定竣工时间,涉案工程直至人民法院在案件强制执行阶段进行拍卖时仍未办理竣工验收手续,故本案不存在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作为工程价款优先权的起算点。在本案争议产生时,除上述司法解释外,并无其他规定明确工程价款优先权的起算点。在此情况下,本院认为,李大群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起算点应为其债权应受清偿时,即27号判决确定的支付工程款之日。”【(2017)粤民终2945号: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分行、李大群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六、不具备“竣工之日”的情形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应为其债权应受清偿之时
     
      ——“对于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问题应当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的规定处理,一般从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如建设工程不具备上述两种情形,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应当从债权应受清偿时起算。本案中,案涉工程虽于2010年12月份完工,但至今未办理竣工验收手续,且双方未签订书面施工合同,也不能确定双方约定的竣工日期,故本案优先受偿权行使的起算点应当从债权应受清偿时起算。”【(2017)皖民终747号:铜陵营造有限责任公司与华纳国际(铜陵)电子材料有限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七、发包人承包人协议变更工程款付款日期的,以应付款之日作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
     
      ——“虽然玉龙公司于2012年5月1日向龙兴公司出具”确认书“,对涉案工程总价款及给付时间、竣工时间均有约定,但在实际履行过程中玉龙公司一直未按约定履行给付工程款的义务,工程亦未最终完工,而龙兴公司停工的主要原因系玉龙公司拖欠工程款,为此,龙兴公司向翁牛特旗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支付工程款,翁牛特旗人民法院经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该协议双方共同确认了工程不再继续,并确认玉龙公司于2014年12月10日前一次性偿还龙兴公司本金7031086.00元及利息,此应属龙兴公司与玉龙公司就彼此间拖欠工程款的债权债务进行的清理和结算,双方通过调解协议实际变更了”确认书“中工程价款数额、给付时间,但在2014年12月10日玉龙公司并未按照调解协议约定的给付日期给付工程款,5日后即2014年12月15日双方签订《以房屋和土地使用权抵债合同书》,龙兴公司通过该协议行使其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并将其施工工程折价受偿,因此,其行使优先受偿权并不超过法定期限,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的规定,龙兴公司对涉案房屋享有优先受偿权。”【(2017)内民终180号:赤峰永昊中小企业投资有限公司与赤峰龙兴建筑有限公司执行异议之诉二审民事判决书】
     
      八、因发包人的原因导致合同解除时已经超出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的,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间应当自合同解除之日起算(与新规定不符)
     
      ——“但是在本案中,新疆翰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5年4月4日因资金缺乏原因向合肥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发出暂停施工通知从而导致建设工程长时间停工,双方当事人未就新的竣工日期达成合意,也未协商解除合同,故该工程并不能按照合同约定或者双方另行约定的时间竣工。因此,本案并不能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之规定。在因发包人的原因导致合同解除时已经超出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的,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间应当自合同解除之日起算才较为公平。”【(2017)新民再215号:合肥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与新疆翰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九、合同终止履行时,以发包人出具《竣工决算报告签收回执》之日作为涉案工程的实际竣工日期,并以此作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期限(与第四要点不符,与新规定不符)
     
      ——“青建公司和绿洲公司约定的竣工日期为2012年11月30日。涉案工程项目虽然没有进行竣工验收,但是,青建公司和绿洲公司于2012年10月20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将部分工程项目交由绿洲公司另行委托他人施工后,青建公司主动撤离了施工现场【笔者注:2012年11月】,并将工程竣工验收资料及结算资料提交给绿洲公司,双方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已经终止履行。一审法院认定至迟于2013年12月24日,即绿洲公司出具《竣工决算报告签收回执》之日,作为涉案工程的实际竣工日期,并以此作为涉案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期限,从而认定青建公司2015年10月26日实际主张优先受偿权时,早已超出六个月的期限。一审法院的处理结果并无不当。”【(2017)鲁民终110号:青建集团股份公司、威海绿洲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普通破产债权确认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十、在未未侵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合法权益的情形下,承包人可以单方面承诺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结合前述东升公司与蓝翔麻城公司之间订立的会议纪要等文件分析,东升公司是在蓝翔麻城公司与麻城农商行办理贷款过程中作出放弃案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意思表示,以促使蓝翔麻城公司通过贷款方式兑付拖欠的案涉工程款。故东升公司向麻城农商行承诺放弃案涉工程款优先受偿权是对其享有的民事权益的处分行为,并未侵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合法权益,且麻城农商行依约履行了发放贷款义务,故东升公司的上述承诺应当具有法律效力。同时,东升公司享有的案涉工程款优先受偿权对于其应当支付的农民工工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款项的支付具有直接影响。故基于东升公司上述单方面法律行为的相对性原则,该承诺只针对麻城农商行享有的1.5亿元抵押债权具有劣后效力,即东升公司就案涉工程享有的55,079,146元到期工程款债权仍然享有优先于其他债权的受偿顺序。”【(2018)鄂民终621号:湖北东升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湖北蓝翔置业发展麻城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简介】

    舒砚,湖北武汉人,法学硕士,湖北左岸律师事务所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