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知识产权局——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大会主旨演讲
2019/8/12 9:07:50  点击率[4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知识产权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知识产权;人工智能;专利;版权;创新;发明权
    【全文】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八日
     
      引言
     
      1.非常高兴来到“人工智能:解码知识产权”会场的开幕会议。当下在我们面前打开的是一项极具颠覆力的科技,人工智能被称为第四次产业革命。
     
      2.并不令人吃惊,人工智能引发了一些极端反应。二〇一六年史蒂芬·霍金教授在剑桥未来智能中心开幕式上用色彩鲜明的话语描述了人工智能。[1]在他的展望中,最荒芜的前景是有自主意识的机器完全失去控制进而取代人类,机器以无法解释的方式行动,具备造成巨大伤害的潜力。他认为,生物意义上的大脑取得的成绩和计算机能取得的成绩之间并无深刻的差别,由此可以推导出,他这样说道,“强大的人工智能的崛起,对于人类而言要么是最好的一件事情,要么就是最为糟糕的一件事情,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是哪一件”。伊隆·马斯克将人工智能描述为“在召唤魔鬼”,“它是我们已知的,最为巨大的客观威胁”。[2]从一个较为平淡而依然重要的角度,对人工智能说不的人所恐惧的是自动化技术将会减少工作数量,尤其是对那些缺少技能的人。
     
      3.我并不是这些悲观主义者中的一员。人工智能带来的希望是不可预计且影响深远。包含人工智能的系统将从处理技术那令人惊讶的性能提高中获得强化,同时人工智能从可提供的巨量数据中进行学习。伴随着物联网发展,可提供的数据量也会随之增长。即便是现在,我们也在不断的与机器学习系统互动。比如说,人像识别系统,诸如亚莉克莎(Alexa)和赛瑞语音助手(Siri)个人助理软件,以及像亚马逊,Netflix这样的推荐系统搜索引擎,通过识别非常规行动模式进而发现银行欺诈,以及使用机器翻译。
     
      4.但是更令人兴奋的应用程序现正在飞速赶来。在药品领域,人工智能具有提高疾病诊断的潜力。国际商用电器公司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华生和其他搜索引擎可协助大量医生分析海量数据的专业出版物以确定治疗选项。[3]通过使用有预见能力的算法以及使用人工智能分析数量巨大的基因数据,药物的发明过程可能将出现转型。[4]在教育领域,人工智能为不同学生的进步定下途径,并找出哪些领域需要深化学习。[5]自主行驶的机动车辆可以大大提高道路安全性,减少拥堵和污染。[6]它们能提高农业产量,增进海路航运和航空运输安全。它们可以让人类不得不接受在特定危险情况下工作,成为一件过去的事情。[7]人工智能具有改善物流、[8]优化存储设施的统筹安排、[9]改进货物运送之类事务的能力。在公共服务领域,它们具有显著改善服务的能力。[10]人工智能可以辨识出有从学校辍学风险以及有失去工作风险的个体或者群体、有孩子的家庭出现风险,人工智能可做出保障这些人群的安排。[11]税务署充分使用了计算机帮助其甄别潜在的避税。[12]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已经在法律领域中取得了进步。语音聊天室、计算机界面,证据披露分析,生成法律文件,并对纠纷的预期结果做出预测等等。[13]人工智能也能帮助确定出具有再犯可能性的人群,并帮助警察与犯罪作斗争。
     
      5.有人已经做出预测,到二〇二五年,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将会产生出价值达到每年五万亿至七万亿英镑的全球经济影响力。[14]当然,联合王国政府将人工智能与数据处理能力和数据管理能力看作是四项重大挑战之一。成功应对这些挑战,能将联合王国推向开发未来产业国家的前沿,产生出数以千计的高质量工作岗位,推动经济增长改善生活质量。有意思的是,人工智能恰也是支撑起政府面临的另一项重大挑战的基石,即塑造移动出行的未来,解决人、货物与服务如何在这国家内的流动。[15]
     
      6.这并不只是对一些美好愿望的陈述。如同政府人工智能行业新政(AI Sector Deal)阐明的那样,政府做出了实质性财政承诺:增加所有层级的技术供应,确保我们拥有合适的数据基础设施;通过大幅度增加研发支出、开展一系列积极步骤确保英国成为对设立创新产业具有吸引力的国家等方式,着力发展我们的创新经济。[16]毫无疑问,这一做法在包括美国、中国、日本、韩国、德国和法国等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的政府战略上也得到了镜像式确证。但是这一国家层面的投资如何与科技公司的投资作比较,则是另一个问题。麦肯锡咨询公司估计仅二〇一六年单年,主要投资者的组合投资总额在二百六十亿至三百九十亿美元之间。[17]不得不说美国和中国得到的投资远远超越了任何一个欧洲国家。[18]
     
      7.公众只要对人工智能有所认识,都能看到它的好处与便利,但人们也有他们的疑虑。很多人都表达过对于失去工作的担忧,但是它们同样焦虑于人工智能机器可能会造成损害,我们可能会失去对自己的个人隐私数据的控制,生活会变得越来越缺少个人色彩,机器可能限制自由意志的运用。
     
      8.缓和这些恐惧需要公众的参与。它同样需要这一领域的从业者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养成职业伦理标准,最好与政府通力协作将基础建立在国际范围。举例来说,他们必须处理黑箱难题,考虑如何让决策过程更具透明度。是否能避免偏见?是否能将个人数据安全且可靠地匿名化处理?我们能否确信人工智能产生的结果稳定充分且可验证?是否存在这样一种风险即人工智能系统可能会参与串通共谋行为,比如说密谋定价行为?
     
      9.这些都是具有挑战性的争议问题。研究人员正在努力工作,以实用方案应对这些难题。但是它们确实提出了一些根本性问题,同样也是监管者和立法者面临的挑战性争议。在何种程度上政府应当一方面力推一种推广科技发展的法律架构,而同时在另一方面对科技的发展进行管制与控制?过度管制会扼杀创新,监管过疏可能会引发来自公众和政治两方面的反对。过去我们已经在其他技术领域中见证过这些。这方面的科学是否触及基本权利?我们是否要将特定种类的人格内容赋予机器人,就如同我们对于公司和合伙做的那样?可能这样做看上去有点牵强,但是在二〇一七年,沙特阿拉伯授予了一台名叫索菲亚的机器人以公民权。[19]比尔·盖茨曾提议机器人应该交税。[20]有人曾就机器人是否应当负有法律责任提出严肃的思考。立法者和政策制定者必须同时也考虑这对道德伦理和社会整体带来的影响,但是如何将它们纳入考虑因素?它们能否在立法活动加以体现或者是否留给产业界去解决更为妥当?
     
      10.鉴于作为对照的背景是如此复杂而结构多重,我们就必须考虑知识产权的影响力和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人工智能对我们的一些基本假定带来的挑战。
     
      11.二〇一八年十一月,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落槌拍出了一件由人工智能生成的画作。这幅画的名称是“埃德蒙多·贝拉米的人像画”是虚拟人物贝拉米家人的一组人像画中的一件,画作是在“奥布维尔斯”——一家位于巴黎的艺术家联合会的监督下完成的。[21]为形成画作,他们使用了一种可生成性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
     
      12.这幅画以四十三万二千美元的价格被卖给了一位匿名举牌人,超出其预估价格的四十倍。这幅作品是否应当受到版权保护?假如是的,那么谁是作者?保护期是多久?精确而言哪些才是版权意图激励的创造性努力和活动?这些令人引人着迷而又重要的问题只是我们在这个新世界中不得不与之近身作战的小部分问题而已。
     
      13.我是要回头来说版权,但在这之前我要谈一点专利。
     
      专利
     
      14.关于人工智能与专利的一般性话题会提出很多问题,排在第一的是体现人工智能的发明是否可以申请到专利。
     
      15.欧洲的立场受《欧洲专利共约》调整。可专利性的基础要件详细规定于第五十二条,发明必须具备新颖性和非显而易见性,且必须具备工业应用的能力。并没有对发明下定义,但是我们能从欧洲专利局的导引和案例法中了解到发明必须有技术特征。[22]我们同样知道计算机程序就其本身而言是被排除的,作为一种数学工具,它也是被排除的。[23]但并不是全部这样,假定所主张的发明具备某一技术特征、服务于某一技术目标,那是能确定得到保护的。
     
      16.人工智能发明如何融入这幅图景?欧洲专利局已经颁布了导引,大意是要求人工智能须建立在特定几种计算机模型和算法之上,由此可按照处理数学工具的方式一并对待。[24]可见这里又一次假定了人工智能不具有可专利性。而对此的质疑是,以赋予人工智能特定技术特征的方式定义发明。
     
      17.美国的立场由《美国法典》第三十五编第一〇一条调整。该条将可授予专利权的客体范围限定于任何以新颖的有用的技术方法、机器、机器制品或合成物。自然现象和自然规律不具备获得专利权的资格,数学算法也不能。最高法院在Alice v CLS Bank案中审视了这一争议点,法院的判决表明具有可专利性的发明必须能产生出一些技术上的改善或者进步。[25]这样看美国的进路与欧洲的有一些相似点。
     
      18.这一立法的与法律学术性的架构,可能会对构成人工智能模块或者构成人工智能的基本要件成为专利,制造一些困难。尽管如此,欧洲专利局和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依然向许多由人工智能操控形成某项技术特征的发明授予了专利权。[26]在欧洲,我认为欧洲的情况同样适用于美国,这些申请文件主要集中于自动驾驶车辆、电信和物流领域。[27]就每一国家的申请数量而言,美国、中国和日本位居此领域的前列,也表明它们正处于此领域的发明大国地位。但是依据《专利合作条约》向欧洲专利局申请的数量也并不落后很多。[28]就欧洲的各国办公室,申请文件数量最高的国家是德国、英国和法国。[29]
     
      19.因此,总体情况是人工智能研究活动蓬勃发展,并且合情合理地成功落实了专利保护。但是,着手对人工智能领域出现的真正进步授予间接专利的需要,却提出了系列严肃问题,即是否需要呼吁一种可专利性要件的新进路,在这一新世界中专利制度是否在实现其为创新产生诱因的目标上确实力所不及?继续将具有独创性的软件排除在外是否妥当?假如是这样,这一排除是否应当延伸至由人工智能构成模块完成的非显而易见性进步,而不考虑其应用情况?
     
      20.但是这只是开始。智能机器能模仿人类大脑的神经网络特征,它们愈发具备自己产生新的有趣主意的能力。当然在许多场合下人工智能可以被当作是另一种实验室工具,虽然是非常精密高级的一种。此时发明人可能是处于驯服人工智能从事某一特定目的工作的角色,或者他将对计算机输出中属于其内在进步的部分能予以辨识确认。但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即人工智能实施了创造性与革新性工作中的所有或者主导部分,从潜能来看,这类情况会越来越多地出现。
     
      21.雷恩·阿伯特教授在他那众多令人兴致盎然的此领域论文中的某篇里指出,作为一种现实存在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30]斯蒂芬·泰勒于一九九四年描述了一台他称之为“创造新机器”,他为这台具备创造新想法的机器申请了专利。[31]他让机器听他最喜欢的音乐,一周多以后机器生成了数以千计的新歌。机器还生成了许多其他专利的客体。这一计算机创造力同样也是其他机器的一项特征,比如由计算机科学家约翰·科扎制造的“发明机器”以及国际商用电器公司制造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华生。[32]
     
      22.这些计算机生成的发明是否能获得适当的专利?假如是的,谁是发明人?发明应当归属于谁?如何评估显而易见性,谁才是行业中具备一定技术能力的人,什么是业内普遍通用的知识?这些都是你们在后面两天中将会仔细讨论的基本问题,但请允许我现在对这些争议点稍做预言。
     
      23.毫无疑问,在欧洲和美国的发明权制度中,传统见解是以人类发明人和人类观念出发思考制度,这也体现在作为准据法的议会立法所采用的术语中。法律谈论的是人类创造和作为自然人的发明人。更根本的是,专利制度其目的在于鼓励和奖励创新。发明人向世界披露其发明,作为回报取得一定期限的垄断。同样的考虑因素是否适用于由人工智能生成的发明呢?我并不确信可以这样。计算机并不会对奖励和诱因做出反应,尽管可能在未来某一天,它们会。
     
      24.其他人会说,我们应当考虑那些投资于计算机的人、监管计算机运行的人以及奖励程序员的人。除非看到这样做有利可图,否则他们不太会将这类事情当作一项重要任务去做。另一方面,假如我们允许发明人制度的概念脱离自然人界限,那么逸散的概念会在哪里停下?专利制度会不会变成不堪承受充斥着涌入的计算机生成发明而最终走上扼杀人类创新的结局?
     
      25. 另一个问题是有关于衡量显而易见性的标准。具有可专利性的发明必须是新颖的且对照已有的公有知识(我们称之为现有技术水平)看来不具有显而易见性。显而易见性的判断是从一个观念上的人的视角作出的,这个人在技术行业中具有一定技术能力,但也是一个不具备想象力和创造能力的人。假如发明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说,对这个人来说发明就如同已经出现在前进的路上那样明显,这就不具有可专利性。人工智能如何融入这一图景?这些观念上的有一定技术但无想象力的人是否被当作人工智能对待或者视同可触及人工智能?假如不是,那么众多由人工智能制造或者由其提供便利化的发明是否必然具有显而易见性?转到什么是普遍通用的知识,我们又如何去评价对于计算机来说什么是常规信息?
     
      版权
     
      26.现在让我说一点关于版权的内容,因为这同样也会提出那些我认为是真正棘手而又令人着迷的问题。与版权相关的欧盟的法律知识目前是超乎寻常地复杂,由不少于十一份指令和两部监管规定组成。[33]随他去吧,多年以来毫无怀疑的是独创性计算机程序受版权保护,这也得到了《与贸易有关知识产权协议》以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和联盟法的承认。[34]总而言之,更成问题的是版权是否在由计算机生成作品中,尤其是有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生成作品中存续。
     
      27.由人工智能创造的看似具有独创性和创造性作品目前已经是一种现实。“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华生人工智能机器人已经写出了一本烹饪书,[35]《福布斯杂志》使用被称作“贝蒂”的工具写出了新闻报道的初稿,[36]《华盛顿邮报》已经用叫做“照相制版”的机器人帮助其记者工作。[37]在艺术品世界,“下一个伦布朗计划”已经使用人工智能创造出具有伦布朗风格的艺术品。也许在更基础的层面,人工智能现在可以被用于生成新的更优软件。
     
      28.这些新作品本身是不是版权客体?这一问题不是由欧盟立法直接回答的。但是欧洲法院(Court of Justice)在Infopaq案中的判决以及其他案例表明,这类作品必须是作者自己的智力创造才值得保护,完全由函数控制下形成的作品其创造不涉及个人投入,并不受到保护。[38]
     
      29.另一方面,我们同样必须承认,依据英国国内法一九八八年《版权设计与专利法》包含了处理计算机生成作品的特别框架。第一百七十八条将此类作品定义为在无人类作者情势下由计算机生成的作品,在第九条中法律说,计算机生成的文字作品、戏剧作品、音乐作品和艺术作品的作者是对作品的创造做出必要安排的人。非常明显可以认为,国会的立法意图是计算机生成的作品应当受到保护。法律授予其保护期限为五十年。[39]这些条文是否适用于由人工智能生成的作品,它们是否与欧盟法律协调一致,它们是否为欧盟法律的出发提供了方向,这些都是你们接下来将要深思熟虑的问题。
     
      30.其他国家的立场同样非常有启发性。人类作者原则和具有创造性原则是美国版权制度的基本支撑尽管可以争论这是不是美国版权法本身的明文要求。这无疑是版权局坚持的,无疑是体现在可审理上诉案件的法院的判决中,如最高法院Feist Publications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案[40]中的判决。当我们在六岁猕猴“火影忍者”的“自拍”这件引人关注的轰动案件中再次见证了这条原则,它时至今日依然矍铄,容光不减。[41]
     
      31.是时候向前迈进了吗?是否应当承认由计算机生成的作品中有创造性要素?假定作品不是另一件作品的复制件,那么是到了接受现代计算机与算法可以做到导入任何值得保护的必要创新要素的时候了。区分“埃德蒙多·贝拉米肖像画”与艺术旨趣稍弱的传统作品之间的可保护性差异,是否有一丝荒谬?
     
      结论
     
      32.在这次介绍中我没有触及有关保密性问题,也没有触及关于依据《欧洲公约》的基本权利,以及依据《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于个人数据的保护和数据权利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都承接人工智能,必须加以考虑。但在这个令人兴奋的世界中同样有必要问我们自己: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试图成就的是什么?我们试图激励的什么,妥当的保护期限该是多久?在现阶段,法律可能有一点落后于科技。然而过去的一次又一次,法律制定者都成功应对了这类挑战。现在正是对人工智能这样做的时候。我相信接下来二天的讨论与辩论会会非常热烈如醍醐灌顶,我祝愿你们一切都好。

    【作者简介】
    作者:英格兰与威尔士最高法院大法官 基钦勋爵 
    译者:蒋天伟,曾任职于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注释】
    [1]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The best or worst thing to happen tohumanity” - Stephen Hawking launches Centre
    for the Future of Intelligence’ (19October 2016). Available at https://www.cam.ac.uk/research/news/the-bestor-worst-thing-to-happen-to-humanity-stephen-hawking-launches-centre-for-the-future-of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2] The Guardian, ‘Elon Musk: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our biggestexistential threat’ (27 October 2014). Available at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4/oct/27/elon-musk-artificial-intelligence-ai-biggest-existentialthreat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3] IBM Watson Health,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medicine’. Availableat https://www.ibm.com/watsonhealth/learn/artificial-intelligence-medicine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4]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Biotechnology News, ‘Adding ArtificialIntelligence to Drug Discovery’ (1 April 2019).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5] Forbes, ‘How Is AI Used in Education - Real World Examples Of TodayAnd A Peek Into The Future’ by Bernard Marr (25 July 2018). Available at https://www.forbes.com/sites/bernardmarr/2018/07/25/how-is-aiused-in-education-real-world-examples-of-today-and-a-peek-into-the-future/#414e5364586e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6] Microsof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road safety: A new eye onthe highway’ (4 March 2019).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7] Health and Safety at Work, ‘Cisco’s AI workplace safety trial wins£300k government grant’ (31 January 2018).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8] Forbes, ‘The Futur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The Workplace’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11 January 2019). Available at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9] Smart Data Collective, ‘5 Ways Big Data Is Impacting theSelf-Storage Industry’ (26 October 2018). Available at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10] Gov.uk, ‘A guide to us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the publicsector’ (18 June 2019).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Deloitte, ‘Lifting performance in the public sectorwith an AI-augmented workforce’. Available at https://www2.deloitte.com/tl/en/pages/public-sector/articles/lifting-performance-public-sector-aiaugmented-workforce.html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11] The Verge, ‘Can AI fix education? We asked Bill Gates’ (25 April2016).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12] The Times, ‘HMRC deploys robots to check tax returns’ (22 March2018).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13] The Law Society, ‘Six ways the legal sector is using AI right now’(13 December 2018).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14]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A Future that Works: Automation,Employment, and Productivity’ (January 2017)
    [15] Department for Business, Energy & Industrial Strategy, ‘Policypaper: The Grand Challenges’ (22 May 2019). Available at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16] Department for Business, Energy & Industrial Strategy and theDepartment for Digital, Culture, Media & Sport, ‘Policy paper AI SectorDeal’, (21 May 2019).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17]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he NextDigital Frontier?’ (June 2017).
    [18]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he NextDigital Frontier?’ (June 2017).
    [19] British Council, ‘Should Robots be Citizens’. Available at https://www.britishcouncil.org/anyoneanywhere/explore/digital-identities/robots-citizens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20] The Financial Times, ‘Bill Gates calls for income tax on robots’ byRichard Waters (19 February 2017). Available at lastaccessed 20 June 2019.
    [21]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gazine, ‘Painting by numbers’, by GregorPryor and Reed Smith (30 November 2018).
    [22] EPO, ‘Case Law of the Boards of Appeal’. Available at https://www.epo.org/law-practice/legaltexts/html/caselaw/2016/e/clr_i_d_9_1_1.htm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23]  EPO, ‘Guidelines forExamination 3.3 Mathematical Methods’. Available at https://www.epo.org/lawpractice/legal-texts/html/guidelines2018/e/g_ii_3_3.htm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24] EPO, ‘Guidelines for Examination 3.3.1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machine learning’.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25] Alice Corp. v CLS Bank International, 573 U.S. 208, 134 S. Ct. 2347(2014)
    [26] Mondaq, ‘Patent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t the European PatentOffice’ (30 April 2019).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27] Mondaq, ‘Patent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t the European PatentOffice’ (30 April 2019).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28] WIPO, ‘Technology Trends 2019: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January2019), at pg 16.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29] WIPO, ‘Technology Trends 2019: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January2019), at pg 22.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30] Ryan Abbott, ‘I Think, Therefore I Invent: Creative Computers andthe Future of Patent Law’, 57 B.C.L. Rev. 1079 (2016).
    [31] Lexology, ‘Protecting Creativity by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32] Ryan Abbott, ‘I Think, Therefore I Invent: Creative Computers andthe Future of Patent Law’, 57 B.C.L. Rev. 1079 (2016), at pg 1087.
    [33] List available at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34] Article 10 of The TRIPS Agreement. Article 4 of the 1996 WIPOCopyright Treaty includes the same clarification in similar terms.
    [35] IBM, ‘Chef Watson has arrived and is ready to help you cook’ (1January 2016).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36] The New York Times, ‘The Rise of the Robot Reporter’ (5 February2019). Available at last accessed 20 June 2019.
    [37] Ibid.
    [38] Case C-5/08, Infopaq Int'l A/S v Danske Dagblades Forening [19 July2009] ECR I-6569
    [39] Section 12(7) of the Copyright Designs and Patents Act 1988.
    [40] Feist Publications, Inc.,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 499 U.S.340 (1991).
    [41] Naruto v Slater (N.D. Cal., 2016).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