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组织权相关法律问题探析
2018/10/1 15:08:47 点击率[4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著作权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广播组织权;信息网络;信号;节目
    【全文】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各种网络直播、转播现象层出不穷,传统的广播电台、电视台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广播电台、电视台此时显得有点慌乱,甚至将广播组织权作为兜底条款使用,因此有必要对广播组织权进行梳理。
     
      一、相关法律规定
     
      《著作权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有权禁止未经其许可的下列行为:(一)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转播;(二)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录制在音像载体上以及复制音像载体。”
     
      二、相关司法裁判
     
      1、“广播组织者享有转播权,但法律并未将”转播“的定义扩展至互联网领域。”的认定
     
      在嘉兴华数公司诉电信嘉兴公司广播组织权案中,法院认为:本案争议法律问题的实质在于广播组织权项下的转播权的保护范围是否能够扩展至网络领域。首先,我国著作权法对于此问题的规定并不明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广播组织者享有转播权,但法律并未将“转播”的定义扩展至互联网领域。且从立法体系上分析,我国著作权法将广播组织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相分离,广播组织并不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主体,不能控制互联网领域的广播电视作品的传播。音、视频节目在互联网领域内的权利可由著作权人、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等权利主体进行主张。在立法没有明确赋予广播组织在互联网领域控制传播权利的法律现状下,如果将广播组织权扩大至互联网领域,可能会缩减著作权人的网络传播权的范围,改变著作权人与邻接权人的权利分配。其次,从国际公约的立法情况来看,不管是《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还是《保护表演者、音像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罗马公约》,均未将转播权的保护范围扩展至网络领域。再次,在互联网领域,虽然广播组织权的权利人不能对“转播”予以控制,但著作权人或著作权的被许可人、录音录像制作者或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的被许可人,仍可以信息网络传播权受到侵害为由获得司法救济。因而,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不应将转播权的保护范围扩展至网络领域。
     
      2、“在《著作权法》及我国参加的相关国际条约均未将广播组织权的保护范围扩展至网络环境时,不能仅仅因为新技术的产生或发展给权利人带来新的挑战,就超越立法时的权利边界对我国著作权法体系中的广播组织权作扩大性解释。”的认定
     
      在央视国际公司诉我爱聊公司广播组织权案中,法院认为:欲正确理解我国著作权法体系中的“转播权”含义,需结合我国《著作权法》的立法背景,以及我国参加的相关国际条约,进行综合判断。《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简称TRIPS协定)第十四条第三款规定,广播组织应享有权利禁止未经其许可将其广播以无线方式重播,将其广播固定,将已固定的内容复制,以及通过同样方式将其电视广播向公众传播。由此可见,TRIPS协定对于广播组织权的保护并未扩展至网络环境下。而我国作为TRIPS协定的成员国,在修订《著作权法》中的广播组织权的相关内容时,亦参照了TRIPS协定等国际条约的规定。同时,在《著作权法》制定之时,我国互联网的发展尚属初期阶段,通过互联网转播电视节目的行为未被纳入《著作权法》第四十五条的调整范围,上述条款调整的范围仅限于以无线方式、有线方式转播广播电台、电视台节目的行为,而未将广播组织权的保护范围扩展至互联网环境下。另外,互联网环境下广播组织权的保护问题,涉及因素繁杂,影响亦深远广泛。广播电视组织作为社会公众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之一,其承载着公众了解信息、学习文化的重要职能,尤其在信息时代背景下,资讯或文化知识的传播速率及传播成本,直接关系到经济、科技等诸多行业的发展,因此,在广播电视组织通过互联网有效提高信息传播速率并明显降低传播成本的信息时代,对于广播组织权保护范围的确定,不仅直接关系到权利人的经济利益,同时,也对社会公众获取信息或文化知识产生深远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这种因法律解释而导致保护范围的调整,势必影响到信息或文化知识的传播效率,而这无疑又对信息时代背景下的互联网行业发展以及文化传播模式的创新产生难以预期的影响。正是由于互联网环境下广播组织权的复杂性,本院认为,在《著作权法》及我国参加的相关国际条约均未将广播组织权的保护范围扩展至网络环境时,不能仅仅因为新技术的产生或发展给权利人带来新的挑战,就超越立法时的权利边界对我国著作权法体系中的广播组织权作扩大性解释。
     
      三、实务思考
     
      1、“广播组织权”的立法本意
     
      我国于1990年制定颁布了第一部《著作权法》,当时我国的有线、卫星电视才刚刚起步,所以1990版《著作权法》对“广播组织权”规定为:广播电台、电视台对其制作的广播、电视节目享有播放、许可他人播放和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其制作的广播、电视节目的权利。2001年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要求,我国根据《TRIPS协议》对《著作权法》进行全面修改,当时修改的背景是:有线电视已经广泛普及,各地电视台首先通过接收卫星频道的无线卫星信号,然后再经各地的有线电视网络传送至千家万户。在讨论2001年《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35条 “广播电台、电视台有权禁止他人未经许可‘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以无线方式重播’”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要求“将‘重播’改为‘转播’,并增加有限电视的‘转播’”。法律委员会接受该建议,最终对“广播组织权”规定为:“广播电台、电视台有权禁止未经其许可的下列行为: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转播;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录制在音像载体上以及复制音像载体”。根据上述立法本意和立法过程分析,广播组织权控制的“转播”行为,仅限于传统的无线转播和有线电视转播,并不包括互联网环境下的转播。
     
      2012年3月31日,国家版权局公布的《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第一次征求意见稿)第38条共有四款,规定如下:“广播电台、电视台有权禁止其他广播电台、电视台以无线或者有线方式转播其广播电视节目;有权禁止录制其广播电视节目;有权禁止复制其广播电视节目的录制品;有权禁止在信息网络环境下通过无线或者有线的方式向公众转播其广播电视节目”,即专门增加了第4款“广播电台、电视台有权禁止在信息网络环境下通过无线或者有线的方式向公众转播其广播电视节目”之规定,意在解决“广播组织权”在信息网络环境下之囧境。然而在2012年7月6日的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和2014年6月6日的修订草案送审稿中,均删除了第4款“广播电台、电视台有权禁止在信息网络环境下通过无线或者有线的方式向公众转播其广播电视节目”的规定。这也就是说,现有《著作权法》中的“广播组织权”并不包括“有权禁止在信息网络环境下通过无线或者有线的方式向公众转播其广播电视节目”之权利,而且在本次《著作权法》修订过程中亦没有打算增加广播电台、电视台“在信息网络环境下通过无线或者有线的方式向公众转播其广播电视节目”之权利。
     
      2、现有“广播组织权”已超越《TRIPS协议》保护水平,不宜盲目扩张
     
      在2001年《著作权法》修订过程中,“广播组织权”规定为:“广播电台、电视台有权禁止未经其许可的下列行为: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转播;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录制在音像载体上以及复制音像载体”。广播组织权控制的“转播”行为,包括传统的无线转播和有线电视转播,而《TRIPS协议》第14条第3款规定中的“转播”仅指“以无线广播方式转播”。因此,现有“广播组织权”定义已超越《TRIPS协议》保护水平,在没有相关国际条约作为依据的情况下不宜盲目做扩张解释。
     
      3、相关国际条约也不支持对“转播”进行扩张解释
     
      《TRIPS协议》第14条第3款规定:“广播组织应有权制止未经其同意而进行的下列行为:录制、复制录制品、以无线广播方式转播以及将其电视广播向公众传播。如各成员未授予广播组织此类权利,则在遵守《伯尔尼公约》(1971)规定的前提下,应给予广播的客体的版权所有权人阻止上述行为的可能性。”《罗马公约》第3条规定:“‘广播’是指供公众接收的声音或图像和声音的无线电传播;‘转播’是指一个广播组织的广播节目被另一个广播组织同时广播。”《罗马公约》第13条规定:“广播组织应当有权授权或禁止:(甲) 转播他们的广播节目;(乙) 录制他们的广播节目;(丙) 复制:(1) 未经他们同意而制作他们的广播节目的录音或录像;(2) 根据第十五条的规定而制作他们的广播节目的录音和录像,但复制的目的不符合该条规定的目的。(丁) 向公众传播电视节目,如果此类传播是在收门票的公共场所进行的。行使这种权利的条件由被要求保护的缔约国的国内法律确定”。
     
      我国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应当遵守《TRIPS协议》;我国虽然没有加入《罗马公约》,但《罗马公约》作为国际上影响最大的综合性邻接权条约,对我国《著作权法》同样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罗马公约》第13条规定:“广播组织应当有权授权或禁止转播他们的广播节目”, 我国《著作权法》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有权禁止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转播。由上可知,《TRIPS协议》和《罗马公约》所规定的广播组织权均只能控制“以无线广播方式转播”,并不包括“在信息网络环境下通过无线或者有线的方式向公众转播其广播电视节目”之权利。
     
      另外,从相关国际条约的制订情况来看,也不支持对广播组织权的“转播”进行扩张解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从1997年开始组织起草《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保护广播组织条约》,各国之间就“广播组织权是否包括网络转播”争论不休。2006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保护广播组织条约》的《基础提案草案》提出:“广播组织应享有授权以包括通过无线转播、有线转播和计算机网络转播在内的任何方式转播其广播节目的专有权”,但并没有形成共识。2013年,一些国家代表团提出的草案认为:广播组织享有授权无线转播和以有线方式转播的专有权,但是不包括通过计算机网络转播其广播节目的专有权。因此,《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保护广播组织条约》至今也尚未缔结。由此可见,“广播组织权”条文中“转播”的含义,无法以条约为依据得到扩张。因此,“广播组织权”条文中的“转播”就不能被解释为包括超出立法原意的互联网转播。
     
      4、“广播组织权”转播的客体为传送节目的信号,而非该广播电视节目
     
      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主持缔结《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保护广播组织条约》时,该条约将广播组织权的客体定义为“广播组织用于传送节目的信号”。广播组织权是基于电台、电视台因投资于播放而产生的邻接权,“广播组织权”中的“转播”所指的是无线方式流动的信号,而不是信号中的节目。这是因为:(1)电台、电视台只是因为投资而进行了播放,对节目内容并无任何实质性创作,其不应当享有对节目内容的权利;(2)可以防止一些已过保护期的节目仅因电台、电视台的播放而重新获得保护。

    【作者简介】
    黄斌,知识产权律师,华中科技大学法律硕士(知识产权法方向),专利代理人,江西求正沃德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