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兰兰奇案与“嵖岈山神话”
2018/8/2 11:11:04 点击率[54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法学家茶座何家弘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摘要】中国人不仅面临信仰危机,而且面临信任危机。正如有人所说,当下中国最缺的一样东西就是“真话”。
    【中文关键字】汤兰兰案;嵖岈山神话
    【全文】

      7月26日,我应河南省驻马店市检察院的邀请来到这个位于黄淮平原的古老城市。据说,该市因古代官员信使多在此驻驿歇马而得名。这里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记载了渊远流长的盘古文化、嫘祖文化、车舆文化和铸剑文化等。我曾久闻这个城市的大名(其中也有负面传说),也曾多次从地面和空中路过,但这还是第一次驻驿。27日上午,我做客“驻马店市政法大讲堂”,给全市的法官、检察官、警官讲课,主题是“刑事错案与证据规则”。监察委和国安局的部分干部也来听了我的讲课。
     
      午休之后,我在房间观看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新闻直播间”节目,其中报道了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复查“汤兰兰案”的结论:驳回申诉,不启动再审。那是一起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奸案。2008年,一名14岁少女指控其父及多名村民强奸,导致包括其父母在内的11人被判罪入狱。2017年,该案的被告人申诉引发社会关注,一些媒体也传布出五花八门的讯息。如果该案属实,那么其犯罪性质之恶劣已经突破国人的道德底线。如果该案虚假,那么其司法不公之严重也令人瞠目结舌。2018年初,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开始复查该案。法官们查阅了大量案卷材料,走访了许多当事人和证人,并且与被害人面谈了三个半天。7月22日,黑龙江省高院在北京召开专家论证会。作为六名参会学者之一,我谈了自己对该案中证据问题的看法。会后,我还接受了央视记者的采访,谈了大约半小时。不过,那个题为“九问汤兰兰案”的电视专题节目只选用了我的一段话,而且是我所讲的最没意思的一段话。
     
      关于汤兰兰案中的证据问题,我的主要观点可以简述如下:第一,在这类长期多次强奸幼女的案件中,证据往往具有短缺性。这包括证据量的短缺和证据质的短缺。前者如证明性交行为的生物物证的短缺。在一般的强奸案件中,被害人的下体和内裤上多有精斑等生物物证。但是在此类案件中,报案与案发之间相隔时间较长,生物物证已然灭失。此外,该案中能够证明细节事实的录像机、录像带、色情光碟等物证也是短缺的。后者主要指被害人陈述与被告人供述的真实可靠性存在瑕疵或疑点。例如,被害人陈述中存在虚假的成分;被告人供述则不能完全排除刑讯逼供的可能性。
     
      第二,在证据短缺的情况下,司法人员认定案件事实的难度很大,必须按照刑事诉讼规则和司法证明规律认真审查每一份证据,特别是要按照2012年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和2017年“两高三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的相关规定去裁定刑讯逼供的问题。
     
      第三,排除被告人的口供,并不意味着就要改判该被告人无罪。例如,即使被告人汤继海(被害人之父)的有罪供述被依法排除,其他证据依然可以证明其强奸汤兰兰的事实。诚然,被害人陈述中掺杂着一些虚假成分,但是其讲述的基本事实还是可信的,也能够得到其他相关证据的印证。另外,该案中还有一个可以确认的基础事实,即被害人于2008年10月报案前已有多次性交史。能够长期多次与幼女发生性关系的人一定是与该幼女有特殊关系的人,如家长、监护人、教师、男友。在该案中,司法人员可以运用间接证明法中的排除法推断汤继海就是与被害人多次发生性关系的人。虽然司法人员不能仅仅根据这个推断就判定汤继海有罪,但是这个推断可以有力地支持被害人的陈述。不过,该案共有11名被告人,每个人的情况并非尽同。司法人员应该根据每个被告人的具体情况确定其口供应否排除以及相关证据能否证明其有罪。
     
      总之,该案中的证据问题相当复杂,有关人员的陈述多为有真有假、半真半假。央视记者也说,她感觉这起申诉案件的许多当事人都在说谎。
     
      在司法活动中,谎言是普遍存在的。诉讼当事人与审判结果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自然会千方百计用谎言来保护自己或攻击对方。证人、鉴定人、律师、以及侦查员、检察官等参与诉讼活动的人,虽然与案件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但也有可能出于各种原因而说谎。正如美国著名法庭科学家赫伯特·麦克唐奈在《物证从不说谎》一书中所言:“在审判过程中,被告人会说谎,证人会说谎,辩护律师和检察官会说谎,甚至法官也会说谎。惟有物证不会说谎。”其实,此话也不尽然。虽然物证自己不会说谎,但是收集、提供、检验物证的人也都有可能说谎。司法人员的任务是查明案情真相,但却不得不经常面对谎言。识别谎言正是司法人员的专业技能之一。
     
      正值暑假,我就劳逸结合地在讲学之余去游山玩水。那天下午看完电视节目,我在学生的陪同下来到位于驻马店市西北的嵖岈山。嵖岈山是伏牛山的余脉,山势嵯峨,怪石林立,且有湖泊点缀,颇有人间仙境的韵味。那些千姿百态的奇石被赋予龙、猴、象、蛙等动物称谓,虽然虚假,但有神韵。游客驻足观望,闭目遐想,仿佛进入了神话的世界。其实,嵖岈山确是有神话的地方。
     
      据传,唐朝高僧玄奘曾经在嵖岈山修行,其大弟子道全和三弟子道一就都是嵖岈山人。明代才子吴承恩也曾经在嵖岈山居住数年,并且从石猴、睡唐僧、醉八戒、白龙马、定海神针、老君花园、黑风洞等奇石景观中汲取了《西游记》的创作灵感,现有“吴公洞”为证。1998年,中央电视台的《西游记》剧组把嵖岈山作为外景拍摄地,让嵖岈山神话实至名归。
     
      嵖岈山还有一个现代神话。1958年,在“大跃进”的浪潮中,嵖岈山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完全”集体所有制的“人民公社”,即“嵖岈山卫星人民公社”(曾叫“嵖岈山卫星集体农庄”)。此事得到毛主席的高度评价。随后,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在全国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掀起了人民公社化运动的高潮。嵖岈山人民公社的成立激励了当地农民“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积极性。他们种“试验田”,创造了亩产小麦3530斤的“世界纪录”,放出了一颗震惊中外的“卫星”!不久,全国各地的人民公社争先恐后地“放卫星”,小麦亩产不断刷新纪录,甚至出现了亩产十几万斤的离奇数字,真所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嵖岈山人民公社还首创“公共食堂”,让农民吃上了富足的“大锅饭”。但是好景不长,因为亩产“放卫星”而过度“交粮”,再加上自然灾害,人民公社从口粮短缺陷入大饥荒,甚至出现了饿死人的状况。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也是说假话酿造的悲剧。
     
      下午四点,我们开始登山。我们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游览了嵖岈山的一多半景点,我的两腿和双膝经受了连续上山下山的考验。晚饭后的温泉浴缓解了身体的疲劳。回到房间后,我平躺在床上,在昏暗的光线中看着天花板,任凭思想自由飘荡。那一句让驻马店人愤愤不平的传言又浮上我的脑海——“十亿中国人九亿骗,河南人民是教练,总部就设在驻马店”。我认为,这不是根据事实做出的判断,只是为了语言的押韵而已。不过,此话也反映出中国的一个现实问题,即社会中存在着太多的欺骗和谎言。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说谎已不仅是自我保护的手段,而且是获取私利的工具,成为升官发财的捷径。于是,中国人不仅面临信仰危机,而且面临信任危机。正如有人所说,当下中国最缺的一样东西就是“真话”。中国要实现“强国梦”和“伟大复兴”,就必须改变这种状况,让“讲真话”成为一种社会风尚。为此,各级领导干部就要率先垂范。其实,这也是中共十七大就提出的要切实保障“公民四权”的基本内容。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就要让老百姓听到真话。保障公民的表达权,就要让老百姓讲出真话。道理很简单,但“知易行难”。

    【作者简介】
    何家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相关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