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命案判决书何以“频现”常识性计算错误?
2018/7/29 22:14:53 点击率[8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摘要】笔者结合亲自办理的、涉及死刑的走私、贩卖毒品罪真实案例,并以数学计算为切入点,研究数学计算在走私、贩卖毒品罪案件无罪辩护中的作用。本文涉及的毒品数量和交易次数相互矛盾,涉案毒品数量是90公斤、96公斤或102公斤存疑,涉嫌走私毒品的次数是2次或3次存疑。涉案判决书多次出现常识性数学计算错误,导致在案证据相互矛盾,导致被追诉人全部认罪口供内容真实性存疑,导致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无法论证出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的结论。
    【中文关键字】走私毒品罪;贩卖毒品罪;数学计算;无罪辩护;无罪辩护技巧
    【全文】

      笔者正在办理一起涉及走私、贩卖102公斤冰毒的案件(下称: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笔者也认可韩友谊教授的观点:我确信法条的尽头才是大律师的开始,真正的能够数学化的强逻辑,既是击破控方坚如磐石证据表象的唯一渠道,也是成就“有效辩护”在个案实践中的最好途径。基于实务经验,笔者以数学计算为切入点,详细剖析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在数学计算方面存在的诸多计算错误情形。具体分析如下:
     
      一、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的基本事实
     
      在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中,办案机关认定的案件基本事实如下:
     
      1.在2013年12月至2014年5月期间,甲某第一次购买了6公斤冰毒,售卖冰毒给甲某的毒品上家是蒋某。
     
      2.在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10日期间,甲某第二次从毒品上家蒋某处购买了24公斤冰毒;同期,所谓的“同案犯”乙某还在其他处接收了冰毒6公斤,相应的毒品买家、毒品卖家存疑,毒品购入价、售出价、中间差价数额存疑。
     
      3.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8日期间,甲某第三次购买了60公斤的冰毒,售卖冰毒给甲某的毒品上家是劳某。
     
      4.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8日期间,甲某第四次购买了6公斤的冰毒,售卖冰毒给甲某的毒品上家是刘某,但售卖时负责交付毒品之人是陈某。
     
      5.同案犯陈某辩解:其保管的11公斤毒品,包括上述的刘某已售卖给甲某的6公斤冰毒,以及办案民警在案发现场查获的4公斤冰毒和905.84克克氯胺酮均是刘某所有的,陈某只是代为保管。
     
      6.甲某购入的所有冰毒,最后均售卖了唯一的国外毒品下家连某,连某并没有归案。
     
      总而言之,上述事实是起诉书、一审判决书认定的犯罪事实,即:甲某一共涉嫌四次或五次购买了96公斤或102公斤冰毒,涉嫌两次或三次共同走私了96公斤或102公斤冰毒到国外贩卖。但庭审中甲某、乙某、丙某三人均不认罪,并当庭明确上述口供内容均是虚假的,系其被刑讯逼供之下被迫作出的虚假认罪口供内容。
     
      二、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的控方指控逻辑荒谬
     
      其一,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的《起诉书》、《判决书》中,与甲某相关的指控只有两项,第一项指控是甲某等人涉嫌走私、贩卖30公斤冰毒,第二次指控是甲某等人涉嫌走私、贩卖66公斤冰毒。但匪夷所思的是,庭审笔录中公诉人当庭强调甲某等人涉嫌三项指控,分别是涉嫌走私、贩卖6公斤、30公斤和66公斤冰毒。一审判决也认定甲某、乙某、丙某三人涉嫌走私、贩卖96公斤冰毒之外,甲某还独自走私、贩卖了6公斤冰毒。显然,这样的指控逻辑和认定犯罪事实的逻辑,明显是荒谬的。须知,每一项指控,每一项犯罪事实,都应有独立的证据锁链作为依据,都应在起诉书中列明其涉嫌几起指控,但本案绝非如此。办案机关一方面认定甲某涉嫌三起走私、贩卖冰毒的指控,另一方面是起诉书和判决书在事实认定部分均只列明两起犯罪事实,这明显是前后矛盾。
     
      其二,甲某于上述2013年12月至2014年5月期间涉嫌走私、贩卖6公斤冰毒的事实明显是孤证,除了甲某本人的口供之外,本案没有任何证据可证明该项犯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相反的是,甲某本人的护照和通行证可证明其于上述期间根本就没有出入境大陆和入境他国的签注,单凭事实,就足以认定该项指控不成立,该项犯罪事实客观上也是不存在的。
     
      其三,甲某从未陈述其于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10日期间曾购买了24公斤冰毒之后再购买6公斤冰毒的客观事实,本案也不存在甲某一次性购买30公斤冰毒的事实,本案更不存在匿名毒品上家或涉案毒品上家“白送”6公斤冰毒给甲某、乙某的客观事实。须知,在没有获取暴利的情况下,涉案毒品上家蒋某连续三次赊卖6公斤、24公斤和6公斤冰毒给甲某,最后却没有向甲某收取任何毒资,反而自己选择“自己失踪”,或者是蒋某自行回新加坡后,直到本案案发的2015年1月8之日止,始终都没有向甲某索取过相应的毒资,这样的毒品交易行为在现实生活中明显是不存在的。
     
      其四,就整个案件的指控而言,若甲某仅仅涉嫌贩卖毒品,不涉及走私毒品,则甲某涉嫌贩卖毒品的指控应是5起,而非2起或3起;若以甲某是否涉及走私来划定罪名,则甲某涉嫌走私、贩卖毒品的指控应是3起,而非2起;更关键的是,本案并没有证据证实甲某确实参与了乙某于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10日期间接收6公斤冰毒的犯罪事实,认定甲某涉嫌参与走私、贩卖上述6公斤冰毒的犯罪行为,这明显是荒谬的。
     
      其五,一审判决认定甲某走私、贩卖冰毒4次,这也明显是荒谬的。
     
      甲某供述其走私、贩卖冰毒的数量分别是“6公斤、24公斤、60公斤和6公斤”,整个案件中甲某、乙某、丙某涉嫌走私、贩卖冰毒的数量分别是“6公斤、24公斤、6公斤、60公斤和6公斤”,中间存在上述乙某毒独自接收6公斤冰毒的误差。须知,起诉书和一审判决书均认定甲某、乙某、丙某三人第一次共同走私、贩卖冰毒的数量是30公斤(24公斤+6公斤),第二次共同走私、贩卖冰毒的数量是66公斤(60公斤+6公斤),再加上甲某于2013年12至2014年5月期间涉嫌独自走私、贩卖6公斤冰毒的客观事实,在此前提下,假定起诉书和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是成立的,则甲某涉嫌走私、贩卖冰毒的次数只能是3次,而非4次或5次。一审判决认定甲某走私、贩卖冰毒4次,恰好证明甲某、乙某、丙某三人口供前后矛盾,且明显涉及数学计算错误的情形,即:甲某于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10日期间涉嫌走私、贩卖冰毒的数量既是“24公斤”(甲某口供数据),又是30公斤(甲某、乙某、丙某三人口供数据)。
     
      三、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明显涉及诸多数学计算的常识性错误
     
      其一,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中,判决书第26、27明确载明:毒品购入价是3.8万元每公斤,运费是2.4万元每公斤,两者相加等于成本价是“7.2万元每公斤”。须知,3.8+2.4=6.2万元,而非7.2万元。因相应的毒品单价算错,相应的毒品总价自然也是错的,这明显涉及计算错误的问题。
     
      其二,如上所述,每公斤毒品的运费是2.4万元,6公斤毒品的运费总额是14.4万元。后因涉案毒品被没收,甲某仅仅陈述这笔交易其没有分到钱,但对其垫付了、亏本了的14.4万元运费的事实只字不提,连谁收取了上述的14.4万元运费都说不清楚。显然,除了甲某口供内容是虚假的,本案别无其他合理解释。
     
      其三,假定起诉书的指控是成立的,假定一审判决认定的第一起甲某等人走私、贩卖30公斤冰毒的事实是成立的,30公斤冰毒对应的毒资金额应是360万元,其中24万元对应的毒资金额应是288万元,假定毒品上家扣减了158万元毒资,剩余毒资金额应该是202万元,而非130万元;假定是从24公斤冰毒对应的288万元毒资中扣减了158万元,剩余的金额是130万元。至此,甲某应陈述清楚系毒品下家连某尚未支付剩余的6公斤冰毒毒资72万元,甲某应陈述清楚连某共扣减了230万元毒资,但本案并非如此。
     
      其四,甲某所述的第五次购买了6公斤冰毒,成本价是18万元,获利金额是54万元,这明显涉及计算错误问题。甲某借款5万元给毒品下家连某,连某提供了13万元现金,合计18万元。甲某将上述的18万元支付给毒品上家刘某。但在该案判决书第29页载明:甲某本次会获利54万元。须知,6公斤冰毒,每公斤冰毒售价是10万元,合计60万元。获利金额应是:60万元-18万元=42万元,而非54万元。60万元-54万元=6万元,6万元是成本开支吗?或者是:60万元-5万元(借款)=55万元,但获利金额绝非54万元。显然,该项事实也明显涉及计算错误情形。
     
      其五,关于甲某向同案犯乙某、丙某支付运费金额也明显是错误的。
     
      假定甲某于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10日期间涉嫌走私、贩卖冰毒的数量是30公斤,其对应的运费金额应是乙某、丙某各自收取15万元,而非甲某所述的支付22万元运费给乙某,支付了15万元运费给丙某。更关键的是,在上述期间内,甲某口供仅仅涉及24公斤冰毒,对应的运费金额应是12万元或24万元,而非涉案的37万元或30万元。显然,甲某所述的毒品数量与相应的运费金额明显是相互矛盾的。
     
      其六,在案核心证人罗某出具的《装箱单》书证列明:涉案三机器货重量是48公斤,涉案大机器货柜的重量是78公斤,四个机器货柜总量是222公斤,但笔者购买了同厂家、同型号的机器,并进行实际称重实验,结果发现单单涉案小机器本身及包装木箱的净重量已达53.15公斤,加上可能夹藏的6公斤冰毒,单个货柜重量已达60.15公斤,绝非上述《装箱单》所载的48公斤;同理,同厂家、同型号的涉案大机器货柜净重量约在90公斤左右,加上涉案的9公斤冰毒,实际重量达100公斤左右,绝非上述《装箱单》所载的78公斤。显然,上述《装箱单》书证不仅涉及数据造假问题,也涉及数学计算错误的问题。
     
      其七,涉案核心证人罗某的陈述明显涉及计算错误问题。须知,第一批涉案货柜的重量是222公斤,第二批货柜的重量是390公斤;第一批货柜的体积是0.996立方米,第二批货柜的体积是1.211立方米;第一批货柜的运费是3100元,第二批货柜的运费是3100元。显然,不管是按货柜的重量计算运费,还是按涉案货柜的体积计算运费,第二批货物的运费都应高于第一批货柜的运费。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此案涉及多处常识性的数学计算错误,这仅仅是案件表象,本案能否单凭被追诉人口供定案才是关键。单凭本案存在诸多数字冲突的客观事实,单凭本案存在诸多数字计算错误的客观事实,就足以认定本案判决书背后存在致命疑点,使得本案根本就无法排除涉案96公斤或102公斤冰毒交易事宜根本就不存在的合理怀疑,无法排除甲某、乙某和丙某三人口供均系虚假认罪的合理怀疑。

    【作者简介】
    黄坚明,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毒品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金牙大状律师网核心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