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为何质疑“905.84克氯胺酮无罪案”背后另有玄机
从生物物证视角剖析走私、贩卖毒品命案背后之致命疑点
2018/7/26 11:48:17 点击率[26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摘要】笔者结合亲自办理的、涉及死刑的走私、贩卖毒品罪真实案例,以生物物证视角为切入点,探索生物物证在走私、贩卖毒品罪案件无罪辩护中的作用。涉案侦查人员在侦查过程中的确提取了相关的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物证,但其侦查行为明显是“选择性”取证,进而导致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无法论证出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的结论
    【中文关键字】走私毒品罪;贩卖毒品罪;生物物证;走私贩卖毒品命案;无罪辩护技巧
    【全文】

      生物物证主要是指含有能够识别特定个体或群体的人体物质。如:毛发、皮屑、血液、精液、分泌物、排泄物、部分其它器官组织等。由于此类东西均含有相应个体的遗传物质,且人类的个体基因具有差异性,所以以上这些东西经过科学鉴定后结论基本是唯一的,容易得出可作为法律上认可的物证或鉴定意见。在毒品犯罪领域中,最常见的生物物证是指体液、血液、唾液、指纹、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等生物痕迹证据。下面,笔者通过详细剖析甲某等人涉嫌走私、贩卖102公斤冰毒一案中遇到的生物物证问题,并明确指出在案的生物物证均与甲某无关,无法论证出甲某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的结论。具体分析如下:
     
      一、在案生物物证与甲某等人无关
     
      其一,因缺乏涉案的96公斤或102公斤冰毒实物物证,本案自然不存在上述的毒品实物物证,自然也不存在涉案毒品内外包装物上提取到甲某等人体液、血液或指纹、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等生物物证的客观事实。
     
      其二,根据甲某本人的口供,其从未接触过涉案的96公斤或102公斤冰毒本身及其内外包装物,事实上也没有看过或接触过涉案机器、包装木箱等其他物证。因此,本案不存在甲某接触过涉案冰毒内外包装物的客观事实。
     
      其三,缉毒民警在案发现场查获了4078.67克冰毒和905.84克氯胺酮,并提取上述毒品外包装物的擦拭物,目的是进行人特异性基因成分鉴定。缉毒民警在同案的另一案发现场查获了30公斤冰毒,缉毒民警同样提取上述30公斤冰毒外擦拭物,目的同样是进行人特异性基因成分鉴定。但是,缉毒民警在甲某及其女友共同居住的住处查获了42克毒品,但其却没有提取相应的42克毒品外擦拭物物证,进而导致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其四,在司法实务中,并非所有案件都涉及生物物证的问题,对某些证据链充分、完整的案件,没有生物物证,办案机关同样可以对被追诉人进行定罪量刑;有些案件,因客观条件限制,在案发现场核心物证早已不存在,办案机关没有提取相应的生物物证的客观条件;有些案件,如甲某涉嫌走私、贩卖在其住处查获的42克毒品,缉毒民警应提取相应的体液、血液、指纹、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等生物物证,但其因某些原因“蓄意不为”,这样的重大程序瑕疵,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走私、贩卖冰毒死刑案件当中。
     
      显然,上述客观事实恰好证明,本案无法排除一审阶段涉案公检法机关办案人员,采取“双重办案标准”手法,蓄意隐匿甲某从未接触过所有涉案毒品的客观事实,蓄意隐匿甲某没有走私、贩卖毒品客观行为和主观故意的客观事实。
     
      二、一审判决单凭905.84克氯胺酮包装物上没有提取到所谓同案犯陈某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的客观事实,就认定陈某持有905.84克氯胺酮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这明显是荒谬的,其真正目的应是为了掩盖陈某、刘某口供内容有假,其口供与在案物证等证据相互矛盾的客观事实
     
      其一,涉案毒品买家刘某否认上述的905.84克氯胺酮是其购买的。但陈某在其口供中明确是涉案毒品上家及其安排的人将涉案10公斤冰毒和905.84克氯胺酮一并交付给陈某,其还明确其所保管的的上述10公斤冰毒和905.84克氯胺酮均是刘某所有的。
     
      其二,陈某在其口供中明确,其接收上述毒品之后,打开箱子里面发现了冰毒十包,重约10公斤,K粉1包,重约1公斤,这是判决书第25页载明的陈某口供内容。
     
      其三,毒品买家刘某、陈某均明确其支付的毒资是30万元,其根本就没有支付905.84克氯胺酮毒品对应毒资给毒品上家。但毒品是有价格的,905.84克氯胺酮的市场价格超过5万元,毒品上家陶某断无白送905.84克氯胺酮给陈某、刘某之理,这样的情形也明显违背生活常理。笔者专门找了一份贩卖氯胺酮的判决书,根据判决书所述内容,1公斤氯胺酮价格高达6万元左右。毒品上家陶某出售价格30万元的冰毒,白送价值约5.4万元的氯胺酮,除非事前是否有约定,否则这样“亏本”的交易行为,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
     
      其四,若单凭毒品包装物上无法提出到陈某的人特异性基因成分,就认定刘某、陈某涉案行为不构成犯罪。那么岂不是整个司法系统的许多判决都是冤假错案?因为实践中很多已决毒品犯罪案件都没有提取到被追诉人的人特异性基因成分,本案也缺乏相应的甲某人特异性基因成分鉴定意见。本案不能因为没有提取到人特异性基因成分,就认定刘某、陈某持有上述905.84克氯胺酮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这明显是违背司法常识的,起码在此案中,笔者持这样的观点。
     
      其五,在本案中,甲某否认其住处查获的42克毒品是其持有的,上述42克毒品包装物上也没有提取到甲某的人特异性基因成分,事实上也无法排除上述毒品包装物上可提取到其他不知名女性、男性人特异性基因成分的合理怀疑。按照一审判决认定刘某、陈某涉案行为不构成犯罪的逻辑,本案也应认定甲某持有上述42克毒品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显然,一审判决在法律适用上明显采用“双重标准”,进行选择性司法,其真正目的应是为了掩盖刘某、陈某口供有假的客观事实。
     
      其六,毒品上家陶某某免费赠送905.84克氯胺酮给刘某、陈某的情形,明显违背生活常识。而本案除了陈某、刘某口供有假之外,本案办案机关并没有对为何没有调取上述42克毒品外包装物擦拭物的事实作出任何合理解释。反之,一审阶段涉案公检法机关办案人员刻意忽视陈某、刘某口供有假的客观事实,使得此案无法排除缉毒民警明知甲某涉嫌走私、贩卖102公斤冰毒一案是冤假错案,却蓄意炮制冤假错案的合理怀疑。
     
      综上所述,从生物物证视角分析,本案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形,且根本就无法排除甲某涉嫌走私、贩卖毒品罪一案是冤假错案的合理怀疑。在毒品犯罪案件中,相关的生物物证是证明毒品持有人、流转过程、印证其他证据材料的重要证据。缺乏生物物证的毒品死刑案件,容易会出现如上述案例中出现的无法证明涉案毒品持有人是谁、涉案毒品流转情况、证据之间无法印证等问题,进而导致在案证据无法证明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

    【作者简介】

    黄坚明,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毒品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金牙大状律师网核心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