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木子美
2018/6/27 13:50:50 点击率[9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木子美;押沙龙;妓女;性权利
    【全文】

      要不是押沙龙,我不会为木子美(本名李丽,网名不加V)写篇文章。押沙龙是我迄今发现的跟我最像的人,都是理工出身喜欢历史和时评,三观也特别接近。他最近和木子美怼上了。
     
      关于木子美,我多少了解一些,也几次在文章中提到了她。例如,我写道:“我强烈谴责木子美的下列言论:‘太好了,等她(方舟子的女儿)长到14岁,找帮男人去轮奸丫~’。劝君远离木子美:面对泼妇,君子只能远之。”(《总结方舟子与韩寒论战》)
     
      我还写道:“说到女性的性自由,不得不提另一个人——木子美(李丽)。干露露只是露,木子美和叶海燕是干,干完了还说。这种生活方式是个人权利,我不喜欢但也不想说什么。木子美有些事相当地恶心。例如她与摇滚歌手王磊玩完狗刨,上网回忆,公布名字。连妓女都不能随意透露顾客的名字,这是起码的职业道德。这件事让我鄙视。”(《叶海燕与赵红霞》)
     
      押沙龙说,不评论木子美的私生活,但是厌恶她公开情人的姓名和细节。我估计押沙龙也不喜欢木子美的性泛滥,他不讲出来是出于政治正确和礼貌。否则,他不会拿木子美与男人比较,要知道这类男人中的典型陈冠希只是滥交和拍摄,没有自己公开。
     
      对于木子美的行为,应该怎么评价呢?第一,我容忍木子美的滥交行为。我写过一篇文章《谈妓女以及卖淫嫖娼》,支持卖淫嫖娼合法化。我连卖淫嫖娼都支持,自然容忍木子美的滥交行为。
     
      第二,我不喜欢甚至厌恶木子美的滥交行为。当年在大学宿舍里,同学王先生与我辩论卖淫嫖娼合法化,质问我:“你既然支持卖淫嫖娼,为何不让你的家人卖淫嫖娼。”我回答:“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喜欢白菜,不会禁止别人吃萝卜;接受别人吃萝卜,不意味着我自己要吃。”我支持卖淫嫖娼合法化,并不意味着我欣赏卖淫嫖娼。对滥交行为也是如此。
     
      第三,我极端厌恶木子美将情爱公开的做法。木子美侵犯了其他人的隐私,而被侵权人因为自己的行为不检点难以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利。我前面说了,妓女不透露顾客名字是职业道德。木子美的做法连妓女都不如。
     
      第四,木子美的滥交行为是个人隐私吗?关于个人隐私权,我研究得比较多了,有兴趣的可看看《毕福剑事件的隐私权分析》。木子美自我公开后,她的那些事儿不是隐私了,别人自然可以评价。
     
      第五,木子美不如陈冠希。陈冠希视频是被别人泄露的,他本人也是受害者,可是他被骂得不敢露脸,还连连道歉。木子美自己主动公开,还收到一堆人的热捧,真是男女不平等。用押沙龙的话讲,木子美如果是男的,早被骂成筛子了。这个世界因为女人是弱者,给了她们很多同情分。木子美不要因为情人多就认为自己如何如何。陈冠希既英俊又有钱,勾搭上了张柏芝一干明星;木子美只勾搭到一群普通人。连叶海燕这种胖子,也有农民工要。这是女人的优势,不是本事。
     
      第六,木子美为何有一批追捧者?不奇怪。追捧木子美的男人有一种猎奇心理。女人越淫荡,越能满足他们的心理和生理需求。追捧木子美的女人需要一面旗帜。中国有句古话,叫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婊子想立贞节牌坊,木子美们想立女权、反叛和解放的牌坊。她们不认为这是无耻,而是坦荡。彭晓芸说:“你们这种大男人,还不如我和木子美磊落坦荡,我只能对你们表示鄙视。”(《五评方舟子与韩寒之争:一场混乱的闹剧》)
     
      最后谈谈押沙龙对木子美的评论。押沙龙不评价木子美的私生活,但是厌恶她公开的行为。我比押沙龙坦荡,因为我容忍这种私生活,但是照样批评之。容忍和批评不矛盾——容忍是因为你有这个权利,批评是因为你很龌龊。押沙龙不是虚伪,而是出于礼貌和尊重。无耻的人(如木子美)和心理阴暗的人(如科学家种太阳)不会理解。

    【作者简介】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