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公司有巨婴型职工吗
2018/6/21 15:07:18 点击率[23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劳动与社会保障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潇潇讲劳动仲裁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劳动与社会保障;职场巨婴;劳动者关怀
    【全文】

      曾为一名专职劳动争议仲裁员时,时常想,其实仲裁员和企业HR的立场是一样的,排除仲裁员绝对中立的角色,两者都存在调停各种矛盾的职责,都充当着劳资双方解压阀的角色,都不断地化解劳资双方剪不断理还乱的疙瘩。然而,在工作中,大家有没有被一些难以名状的无力感压抑着,让我们觉得像是被钝刀子剌肉,说不出的难过与煎熬。从前,我经常能从工作的细枝末节中体会到带来争议的深层原因,那些不被人所觉察、甚至带着光环的关爱和保护,把伤害(引发争议的深层原因)埋到地心深处……
     
      时常会有或精神抖擞、着装精致的妈妈爸爸,或颤颤巍巍、唯唯诺诺的老父老母,带着孩子来立案、开庭,当然是为了给孩子争口气。
     
      申请人××,男,汉族,1978年×月×日出生,住……
     
      委托代理人××(系申请人之父亲),男,汉族,1937年×月×日出生,已退休,住……
     
      委托代理人××(系申请人之母亲),男,汉族,1940年×月×日出生,已退休,住……
     
      看看这样的基本信息,身强力壮且并非初出茅庐,应当为家庭中流砥柱的男子汉,仲裁程序中的所有事情都是并不年轻的父母在操持,有没有觉得很心酸?
     
      多年来的庭审中,有的二三十岁的八尺男儿缩在妈妈背后,唯唯诺诺,眼神扑朔而迷茫,长手长脚不知如何自处;有的孩子对爸爸妈妈的眼神充满了明显的不满及恨意,在父母为其维权的一瞬间,我看到孩子对这件事的不认同;还有的孩子压根没有办法出庭,因为和单位关系紧张,或抑郁在家终日与抗抑郁药物为伍,或独自走向远方,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妈妈爸爸却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有的不停地强调自己孩子多么优秀,有的毫不避讳地指着孩子的鼻子骂着“窝囊废”“老实笨蛋没用”,有的声泪俱下控诉着自己孩子有多亏,老板多么欺负人……很奇怪,这些案子多数都无法得到支持,因为父母的理解总是与法律有很大偏差,甚至有时孩子都说“妈妈,别闹了,行吗?”我看着那些可怜的孩子或想象着在家躺着的孩子,深深在心中说到:对不起,这个案子你真的无望取胜,你面对的更可怕的事,并非败诉,而是你有着无法在人生中引领你变得高贵和积极、无法给你心灵以滋养的父母。你只是有一对中毒的父母,如果他们不做出改变,你也许终究逃不出局限与困顿的阴影。
     
      光鲜亮丽的父母去替孩子出头,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不相信孩子能自己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而不给孩子留出思考和解决问题的时间,争先去帮孩子维权。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这类父母曾很自卑,有着比较艰苦的童年,他们的成功,使得他们在潜意识中与孩子竞争,且不允许被孩子超越。他们不允许更不会主动去培养孩子有自我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时时刻刻陶醉于为孩子“付出”的荣光里。这些孩子必须永远受到父母的“呵护”,完全没有成长的机会,他们认为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也无所谓,反正有人能替他出头,久而久之,这类孩子的潜意识中深深嵌入一个标签,就是“无能”。在父母享受着把自己推向爱子的至高点的同时,孩子默默地使自己卑微至尘埃。
     
      时刻对孩子恶语相加的父母,对给孩子造成的伤害浑然不觉。有一次在庭审过程中,妈妈指着自己高高大大的儿子鼻子大骂:“你这个窝囊废!活该被老板欺侮,他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孩子在申请人席位上瑟瑟发抖。我维持了一下秩序:“请以尊重别人的方式发言!”这句话音刚落,我就能感觉到孩子的眼神发亮,那一瞬他投向我的目光有感激有解气有无奈有挣扎……复杂程度让我觉得惊心动魄。《中毒的父母》中写到“有些在言辞上虐待子女的父母不屑于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自己。相反,他们用残忍的侮辱、训斥、谴责以及贬损的绰号痛骂孩子。这类父母对自己给孩子造成的痛苦以及永久性的损害极其麻木不仁。这类露骨的言语虐待会像牲口身上的烙印一样给孩子留下深深的心理伤痕,伤害孩子的自尊。”我特别想对那位妈妈说:“当你第一次骂孩子窝囊废时,对不起,您正在不遗余力地将他塑造成一枚不折不扣的窝囊废!”
     
      年老无力互相搀扶的父母多是在情感上以孩子为寄托,造成“情感反哺”的家庭模式,最终使不堪重负的孩子倒下,再也无力“哺育”父母。这些孩子曾经多么努力地迎合父母的情感需求,父母的思想就是我的思想,父母的压力就是我的压力,我的存在就是无时无刻地去照顾父母的需求以及安慰他们的心灵,他们掏空了自己的一切诉求去满足父母,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没有自我的“空心人”,抑郁或更为严重的精神疾病指日可待。
     
      曾经多次阅读《中毒的父母》,其中提到“我们要学会做人”,只有学会做人才可以做父母。“孩子最基本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吃饭穿衣住房受到保护等等,但除了这些物质上的权利外,他们有权得到情感上的抚育,有权使自己的情感得到尊重,有权受到有利于培养自尊心的对待。”我深以为然。
     
      心理学闺蜜美珊美眉在听我唠叨这些情况时指导和评论说:这里面提到了几个心理学现象,一个是投射,父母投射给孩子。一个是认同,父母和孩子互相不认同。一个也是自我意识,被父母指着鼻子骂的孩子普遍自我意识较低,自我认同感不高。因为父母指手划脚的,导致这个孩子自我角色模糊。
     
      那么,HR们要如何应对巨婴型劳动者呢?
     
      首先要多观察
     
      在招聘环节,可以观察应聘者是独自前来还是有人陪伴,哪怕不是父母,而是爱人、朋友或恋人陪伴,往往很多也是有巨婴心态的。已经与公司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中,观察是否存在家人过多干预工作的职工,他们的表现往往是“我爸说了”“我妈说了”“我老公说了”“我媳妇说了”“我七大姑八大姨说了”……更有甚者亲爱的家人们直接到公司指手画脚。那么,遇有这种劳动者,建议HR给予关注。最需要重视的离职阶段!离职阶段!!离职阶段!!!如果叫家人来扩大气势的劳动者无疑为巨婴!那么,HR就要劳动者和家人一起搞定。扎心吗?但在这劳动争议最易爆发的时刻,心没操到位的话,极有可能引发劳动争议,这争议的对象有可能面临的是一个家庭团队。
     
      其次要多关怀
     
      关爱劳动者是永远不能偏离的主线。但是,面对巨婴,仅仅关注其本人是不够的,还要面面俱到地去“爱”他的家人,真真操碎了HR的心!没错,我曾有过这样的经历,跟一个案件申请人的父母聊了好多天,那真的是好多天呀。那些天我只要不是在开庭,就是在跟他们俩聊,聊到饭点儿还向组织申请请老两口吃工作餐。就是这么多天的耐心,让老人终于化解心结,作出撤诉决定,他们的孩子在家长的一声令下,乖乖地写了撤回案件申请。作为HR,跟作为仲裁员一样,你是否愿意牺牲一些东西,如果愿意,肯定有成效。
     
      再次是多学习
     
      我想任何优秀的HR都应该不可或缺的具有专业理念、专业知识及专业能力。专业理念包含专业态度、人力资源管理理念,公司治理理念、法治理念、专业道德等。专业知识包含本体性知识(人力资源相关知识等)、条件性知识(心理学及业务部门相关知识等)、实践性知识(管理实践知识等)、文化性知识(综合的知识体系)等。专业能力包含管理设计、语言、沟通、组织调控等能力。看到这些,你是不是由衷地感叹:厉害了我的HR!

    【作者简介】
      徐潇洁,北大公共管理硕士,取得国际特许人力资源总监职业资格。12年劳动争议仲裁员一线办案,审结案件3000余件;获得“北京市优秀仲裁员”称号; 在国家级报刊、期刊上发表三十余篇文章;多次针对高校(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等)人事行政管理人员、街道办事处调解员、企业高管及HR进行培训;数次到街道开展公开流动庭,对知名企业进行培训与互动,包括新浪、新东方、东旭集团、 雀巢、西门子、松下、航天系统等企业。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