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关于无知者无畏还是有知者无畏的讨论
2018/6/12 11:53:46 点击率[10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哲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无知者;讨论
    【全文】

      美国总统罗斯福曾说过:“所有人民都应该享有四大自由,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当年毛泽东在重庆谈判时,曾代表共产党向国民党呼吁过这种自由,提出一个现代的政府,最基本的职责就是为他的国民提供一种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保障,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府。
     
      前几天在高铁站遇一老者聊天,他说一个律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失踪了,你们都不怕?他们能让一个律师失踪,让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失踪,就能让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失踪,你能保证你和你的家人以及子子孙孙都不得罪权力者,都不碍那些流氓的眼?
     
      我知道老者说的有些道理,但还是安慰他说:一个人的恐惧感来自他对未来的担忧,而这个人之所以担忧未来,就因为他看得太远了。为什么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危险?这并不是因为小孩子勇敢,而是因为小孩子无知,所以无知才是免于恐惧的良药,也即人们常说的无知者无畏。
     
      老者摇摇头说:再也没有什么情感比恐惧更令人苦恼了,他给我们巨大的痛苦,并使我们在自己的心中显得十分卑微。我们怕三峡大坝真的出了问题,怕金三胖玩核武器失手;做生意怕法律不能保护合法交易;钱存银行怕有人掏空了国库让我们血本无归;我们怕空气有毒,怕污水致癌,怕有一天我们因为不能进口粮食而饿死……
     
      看着老者那副痛苦不堪的样子,我劝慰他说,你真的想太多了。有人说人类的恐惧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相信上帝的存在,怕自己作的恶会被上帝惩罚,所以不敢作太多或太大的恶;一种是怀疑上帝的存在,怕上帝不能象《圣经》里所承诺的那样来拯救自己。
     
      老者说:恐惧在几乎所有情况下都是政府的一种恶劣手段,因此特别不应当用这种手段去对付有独立思想的人,用恐惧去威胁他们只会加剧他们的对立情绪。而温和地对待他们也许很容易让他们改变或放弃对立的态度。
     
      我知道老者引用的是亚当·斯密《富国论》中的一段话,更理解老者忧国忧民的胸怀。但我不想让他痛苦下去,就开导他说:我去过敦煌,见过那里的古老长城,两千多年了,筑长城用的草依然可见,而人类呢,有时候的生存状态还不及那些用来筑长城的草。许多证据证明,在我们这段人类历史之前,可能还存在着一段或几段史前文明。那些文明时代的科技可能比我们今天的科技还要发达,但不是一样毁于大自然?当然,更可能是毁于当时的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就像我们今天的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一样,最终导致了史前文明的灭亡。而我们所在的地球又仅仅是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相对于整个宇宙,你、我又算得了什么?
     
      老者似有所感悟地说:不是说我们已经掌握宇宙真理了吗?说这种话的人是不是太无知了?
     
      我笑道:无知者无畏这句话是真理。这就是许多大师常常畏惧于自己的无知的原因,大师之所以能成为大师,就是因为他们知道了自己的无知。而对于那些真正的无知者而言,刚识了几个字就以为自己读懂了全人类的知识,刚有了一点权力就想让全天下都对自己称臣。最显而易见的就是那些不知权为何物的小乡吏们,他们以为他们就是当地的土皇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对于权力无所不用其极。
     
      老者想了想说:其实有知者也有无畏的时候,比如你刚才所说的那种有知者,看透一切的有知者。
     
      我向老者伸出大拇指,夸奖他说:老先生睿智,实际上从无知者无畏,到有知者有畏,再到有知者无畏,这是人类对社会认知的三个阶段。处在无知者无畏阶段的人极多,占人类的大多数,他们往往都是些群氓,不知生死,无以贵贱;而有知有畏者只占人类的少数,他们忧国忧民,自己活的不愉快,也不受政府待见。最后一种是有知而无畏者,仅是人类中罕见的极少数,他们看透了人生,明白了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心中有自己的信仰,为了自己的信仰,可以赴汤蹈火。比如哥白尼,比如伽利略,还有被专制政府捕杀的苏格拉底和谭嗣同。后面两位都是有机会逃离灾祸的,但他们都选择了慷慨赴死。不同的是苏格拉底是用自己的死来告诫人们:法律也许会有一时的枉错,但只有一个人人都必须遵守的法律,人民才有法治的保障,苏格拉底是为雅典的法治而死。而谭嗣同则是想用自己的鲜血来唤醒麻木的国民。他对前来劝他逃离的人说:“各国变法没有不流血就成功的,现在中国没听说因变法而流血牺牲的人,这是国家不富强的原因啊,有流血牺牲,请从谭嗣同开始吧!”(“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宪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老者感叹:有知而无畏者才是真人,是大英雄啊!
     
      我赞同说:追求科学和真理需要特殊的勇气,非一般人能为。只有那些有知而无畏者,才是值得我们敬仰的英雄!

    【作者简介】
    司马当,自由职业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