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起算点的认定
2018/6/11 13:39:54 点击率[33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债权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摘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对于该条规定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不能机械理解与适用,司法实践中,对该起算点的认定,不能违背法律规定优先受偿权的立法目的,可以采信其他的时间点如合同解除或终止履行之日、工程价款确定日、工程款实际主张日等,作为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
    【中文关键字】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起算点;司法认定
    【全文】

      为了解决普遍存在的工程款拖欠等社会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其他法律同)第二百八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6号,以下简称《批复》)规定了建设工程承包人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同时,为平衡相关利害关系人的利益,《批复》第四条进一步规定了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6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司法实践中,由于大量的案件存在实际竣工日期难以认定,或者工程款债权在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尚未届清偿期等情形,如何认定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亦存在较多的争议,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十分普遍,有必要对这一问题进行实务研析。
     
      一、认定的一般标准
     
      如前述,《批复》第四条确立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认定的一般标准,即:1.在建设工程实际竣工的情况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为“建设工程竣工之日”,其权利行使期限为实际竣工之日起六个月内;2.在建设工程未竣工且建设工程合同约定了竣工日期的情况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为“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其权利行使期限为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六个月内。
     
      对于“建设工程竣工之日”的理解与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法释[2004]14号,以下简称《施工合同解释》) 第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建设工程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的,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理:(一)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以竣工验收合格之日为竣工日期;(二)承包人已经提交竣工验收报告,发包人拖延验收的,以承包人提交验收报告之日为竣工日期;(三)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的,以转移占有建设工程之日为竣工日期。”但参照《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办[2011]442号,2011年10月9日,以下简称2011年《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二十七条关于“当事人以《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二)、(三)项规定的竣工日期作为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期间起算点的,不予支持”的规定,“建设工程竣工之日”只限于《施工合同解释》第十四条第(一)项情形,即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之日。正是基于这种理解,我们认为,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的情形下,如若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承包人仍可以在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之日起6个月内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这是因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基础权利源于工程款债权,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根据《施工合同解释》第二条工程款仍应支付、工程款债务仍需清偿的情况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就应得到法院的支持。
     
      对于“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的理解与认定,一般认为系在由于承包人的原因导致工程未竣工的情形下,以发、承包双方在建设工程合同中约定的竣工之日为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而在由于发包人的原因导致工程未竣工的情形下,此时以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作为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就有违于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立法本意(详见下文分析)。
     
      需要指出的是,在“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晚于“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情形下,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期限可以“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算。在博裕公司、大经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本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竣工时间为2014年5月17日,大经公司于2014年7月11日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对本案建设工程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未超出六个月的期限。虽然大经公司施工的土建和水电安装工程已经完成并于2012年5月3日验收合格,但从保护债权人的立场出发,在本案中选择合同约定的竣工时间起算大经公司行使优先权的期限,并无不当。《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审判工作中如何适用<合同法>第286条的指导意见》(粤高法发[2004]2号)第十条第一款亦规定,“承包人在2002年12月28日之后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6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建设工程竣工之日与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不一致的,以日期在后的为准。”
     
      二、认定的特别标准
     
      对于起算点的认定,应当以保障承包人工程价款优先受偿的立法目的为出发点,虽然《批复》第四条确立了认定的一般标准,但不能因此认为,在具体案件中,不能采信其他的时间点作为优先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司法实践中,作为优先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主要有:
     
      1.合同解除或终止履行之日
     
      2011年《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二十六条规定,“建设工程合同未约定竣工日期,或者由于发包人的原因,合同解除或终止履行时已经超出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的,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期限自合同解除或终止履行之日起计算。”在中亿公司、业泰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合同法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规定,是为了维护承包人的生存利益以及鼓励建筑,创造社会财富。同时,为了督促承包人及时行使权利,避免法律关系长期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有必要就行使优先受偿权设置相应的期限。为此,《批复》第四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但是,上述规定并未就工程未竣工的原因进行区分。当由于承包人的原因导致工程未竣工的,其应当及时向发包人主张权利,故适用《批复》从合同约定竣工之日起算六个月的期限并无不当。而在发包人一方原因导致合同未竣工的情形下,工程价款往往无法结算,承包方此时难以行使优先受偿权,而非怠于行使自己的权利。此时如仍以合同约定竣工之日作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相当于由承包人承担因发包人过错导致的不利后果,明显有违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立法本意。根据一审查明的事实,中亿公司与业泰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中亿公司完成了部分工程,但因业泰公司未依约支付工程款、业泰公司下落不明导致工程于2012年11月停工。中亿公司在无法联系业泰公司,不能确定合同是否可以继续履行的情况下,未按照《批复》的规定在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六个月内主张优先受偿权并不属于怠于行使权利的行为。2014年,在工程长期停工的情况下,中亿公司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正确,但以合同约定的工程竣工之日起算认定中亿公司主张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已经超过六个月的期限,与本案事实不符,也有悖公平原则。按照合同法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立法本意及《批复》规定的精神,结合最高人民法院《2011年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关于如建设工程由于发包人原因解除,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可以自合同解除之日起计算的意见,中亿公司对案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并未超过六个月的行使期限,对中亿公司行使优先受偿权的主张应予支持,一审法院的该项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在华润公司诉基福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中,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确立的裁判要旨为:建设工程在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之后仍在继续施工,至诉讼时尚未全部施工完毕、没有实际竣工日期的情况下,可根据立法和司法解释精神,认定建设工程合同协商终止的时间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
     
      2.工程价款确定日
     
      在衢州公司、恒品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依照《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时,工程价款债权的数额应当是明确的,否则无法确定优先受偿权的范围。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以建设工程价款结算完毕并进而确定建设工程价款数额的时间为起算点。虽然衢州公司提起本案诉讼时,请求恒品公司支付工程价款数额的依据系其自身做出的工程结算报告,在一审审理期间,因恒品公司对衢州公司请求支付的工程价款数额提出异议,且由于工程价款结算数额的确定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和技术性,亦与发包人和承包人的经济利益休戚相关。经原审法院通过委托中明公司进行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涉案工程造价的数额才最终得以确定。虽然涉案工程的竣工验收时间为2009年4月3日,衢州公司提起本案诉讼的时间为2010年11月9日,但基于建设工程领域的现实情况和建筑行业的交易习惯,结合本案工程造价数额是由人民法院委托相关工程造价机构通过司法鉴定确定的,因此,衢州公司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原审法院判决衢州公司已丧失优先受偿权欠当,二审予以纠正。
     
      3.工程款实际主张日
     
      在鑫臻房开公司、黑龙江建工集团、鑫臻酒店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中,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案涉工程竣工验收之日虽为2014年3月11日,但根据《纠纷处理协议》的约定,鑫臻房开公司应在普定县住建局收到工程结算报告之日起20天内据实向黑龙江建工集团付完工程余款,在项目工程未进行竣工验收和结算审计的情况下,不得以任何理由向鑫臻房开公司索要工程款。作为工程结算报告的《修正结算报告》于2014年11月20日作出,并于2014年11月25日送达普定县住建局,在此之前,黑龙江建工集团不得向鑫臻房开公司主张支付剩余工程款。《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承包人就未付工程款对所承建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系为保护承包人对工程价款的实际受偿,在认定该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时,应当遵循案件的客观事实,尊重当事人之间关于支付工程价款期限的约定,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起算点,不应早于当事人之间约定的工程价款支付期限,以保证实现该优先权权能。故一审判决认定黑龙江建工集团于2014年12月22日提起本案诉讼,未超出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正确,鑫臻房开公司以案涉工程于2014年3月11日竣工验收,并应从此时开始计算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该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4.工程款债权清偿期届满之日
     
      在南通一建公司诉均英光电公司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纠纷一案中,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对于承包人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应当结合《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的规定处理。由于实践中工程竣工之日往往也是工程款应当结清之时,因此,承包人主张工程款优先受偿权一般应从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但如果工程款债权在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尚未届清偿期,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最早应当从债权应受清偿时起算,即在发包人未按约定支付价款,承包人在合理期限内催告后,发包人仍未支付的,从此时起算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间。本案中,双方于2012年9月18日签订了付款协议,对一、二期工程款进行了最终结算,约定工程款于2012年12月31日前付清。因此,南通一建公司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最早应从债权未受清偿时开始计算,即从2013年1月1日起算,到起诉时(即2013年5月23日)并未超过6个月法定期限。南通一建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
     
      5.承诺付款到期日
     
      在淮海公司、建信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建信公司于2013年12月28日向淮海公司出具了还款承诺书。后建信公司未依承诺付款,淮海公司退场,该工程未竣工验收。淮海公司与建信公司在合同中虽约定工期270天,但并未明确约定竣工日期,原审以工程定于2012年8月16日开工,约定开工270天推定双方约定的竣工日期为2013年5月16日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纠正。《批复》中对《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的优先受偿权行使的范围与期限作了进一步解释,但对于未完工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范围与期限未作规定。本案工程未竣工时淮海公司即退场,且双方又未在合同中明确约定竣工日期,故本案应按照《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在支付工程款的条件成就之时起算优先受偿权的除斥期间,即应从建信公司承诺的付款到期日2014年3月28日起算,直至淮海公司于2014年6月4日提起本案诉讼,并没有超过六个月,故淮海公司主张对本案诉争的其所施工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6. 实际停工日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中处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有关问题的解答》(浙高法执[2012]2号)第一条规定,“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实际停工日期的,实际停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在一建公司与嘉信房开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批复》第四条规定,本案中,双方于2009年11月4日签订建设工程合同,约定工期为400天,但实际施工至2011年9月28日双方签订解除合同时止,此时,一建公司并未完成工程竣工。故本案双方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实际停工日期,应以实际停工之日作为享有优先受偿权六个月的起算点。而一建公司于2013年7月23日才提起本案诉讼,主张优先受偿权,已经超过六个月期限,故原一、二审判决认定一建公司享有优先受偿权不当,予以纠正。
     
      7.工程实际交付日
     
      在龙元公司、茂川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中,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签订的施工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为2011年9月30日。龙元公司主张涉诉工程于2013年11月18日完工,一审判决对此予以认定,茂川公司并未提出上诉,故本院对此予以确认。涉诉工程完工后,龙元公司提交《茂川大厦工程施工验收函》,但双方并未办理竣工验收手续。茂川公司主张涉诉工程未完工,但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且其并未上诉,本院不予采信。茂川公司自述涉诉工程于2014年上半年部分投入使用,龙元公司亦自述其于2014年下半年彻底撤场。由于涉诉工程至今未办理竣工验收手续,亦未正式办理交接手续,故可以按照涉诉工程实际由茂川公司使用的时间作为实际竣工之日。由于双方均未提交证据证明茂川公司实际使用涉诉工程的具体时间,从茂川公司关于其使用涉诉工程时间的表述分析,茂川公司使用涉诉工程的最晚时间可以确定为2014年6月30日。结合本案案情,该日期可以认定为涉诉工程实际竣工的时间,以此作为龙元公司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龙元公司于2014年11月1日提出反诉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未超过六个月的除斥期间。一审法院关于龙元公司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已经超过法律保护期限的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作者简介】
    王冠华,法学博士,北京盈科(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管委会委员、股权高级合伙人、税务法律事务部主任、执业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