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滥用仲裁程序的治理
2018/6/11 9:00:55 点击率[3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仲裁
    【出处】法制日报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仲裁程序;先于仲裁;仲裁公信力
    【全文】

      继虚假诉讼之后,虚假仲裁现象也引起了理论界和实务界的关注。随着打击虚假诉讼力度的加大,不法行为人可能转向仲裁领域,通过恶意仲裁、虚假仲裁逃避债务、转移财产、侵害其他主体合法权益,侵害仲裁制度的公信力。
     
      如果将滥用诉讼程序看作是诉讼程序“副产品”的话,那么滥用仲裁程序行为同样是仲裁程序的“副产品”。仲裁程序被滥用,是仲裁程序自身特点、滥用仲裁程序治理机制缺位和滥用诉讼程序行为转移等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一方面是仲裁程序的特点所决定,仲裁程序的优势被仲裁行为人所利用。首先,仲裁所强调的当事人自治的特性容易被当事人利用。仲裁程序强调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相较民事诉讼程序而言奉行更为彻底的当事人主义。在仲裁过程中,仲裁庭及仲裁员并不主动调查搜集证据,完全依赖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认定事实。其次,仲裁程序的保密性和不公开性,使得滥用仲裁的行为具有隐蔽性。再次,仲裁程序一裁终局,裁决书自作出之日即发生法律效力,成为具有强制执行力的法律文书。最后,仲裁裁决对于法律的柔性适用,决定了对于滥用仲裁程序认定和滥用仲裁程序所作出的仲裁裁决推翻上的困难。
     
      另一方面是对于滥用仲裁程序,无论是学理认知还是制度规制体制,都没有形成统一的认知和完善的规制机制。在学理认知层面,对于利用仲裁程序侵害国家、社会公共利益和其他主体权益的行为,仍处在现象描述阶段,虚假仲裁、恶意仲裁、仲裁欺诈等现象描述性的概念混用,尚未形成对于滥用仲裁程序的一个统一的认知。在制度层面,民事诉讼法和仲裁法中均没有赋予利害关系人、案外人异议权、撤销申请权、不予执行申请权;侵权责任法中也没有明确将利用仲裁程序侵害其他主体的行为纳入到侵权责任体系当中;对于利用仲裁程序严重侵害其他主体合法权益和严重扰乱司法秩序的行为,刑法尚无明确具体的规制;检察机关在打击虚假仲裁中的缺位使得滥用仲裁治理中缺少了一个重要的救济途径。
     
      随着虚假诉讼打击力度的加大,之前利用虚假诉讼来实现侵害国家、社会公共利益和其他主体合法权益的行为,可能转移到仲裁程序中来。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大量滥用诉讼程序的行为,2012年民事诉讼法修订时针对利用诉讼程序妨害司法秩序和侵害其他主体合法权益的行为构建了全方位的防治体系,既包括总则部分诚实信用原则的规定,又包括分则部分虚假诉讼规制、恶意逃债规制、第三人撤销之诉、案外人执行异议制度以及再审制度,核心目标就是要规制以虚假诉讼为代表的滥用诉讼程序行为。为了打击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借助诉讼程序严重妨害司法秩序和侵害其他主体合法权益的行为,同时回应民事诉讼法的要求,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增加了虚假诉讼罪。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也通过各类专项活动打击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各类利用诉讼程序侵害其他主体权益的行为。司法实践中滥用诉讼程序的行为得到了有效的遏制。在这一背景下,与民事诉讼具有同等解决纠纷功能的仲裁程序,有可能成为滥用诉讼程序行为的接盘机制。而仲裁程序的特点和滥用仲裁程序规制体系的缺失又天然地为包括虚假仲裁在内的滥用仲裁程序行为提供了制度的温床。
     
      如何治理滥用仲裁程序?
     
      一、目前为止,无论是学理界还是司法实践中,对于滥用仲裁程序的行为的认知仍处于现象描述阶段,对滥用仲裁程序行为缺乏统一的认知。虚假仲裁、恶意仲裁和仲裁欺诈等描述性概念中,任何单一概念都无法涵盖所有的滥用仲裁程序的行为,各个概念之间本身也难以进行清晰、准确的界定。笔者建议使用滥用仲裁程序作为虚假仲裁、恶意仲裁和仲裁欺诈等现象描述型概念的上位概念,统一指代一切利用仲裁程序侵害国家、社会公共利益和其他主体利益的行为,实现滥用仲裁程序行为在学理认知上的统一。
     
      二、2018年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发布,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创设了案外人申请不予执行仲裁裁决、调解书制度,开启了滥用仲裁程序的制度化治理机制。下一步应当通过仲裁法修改,进一步完善仲裁机制,填补制度漏洞,在仲裁法中增加第三人撤销仲裁之诉、执行异议和申请不予执行制度,实现滥用仲裁程序侵害权益救济的制度化。
     
      三、扩展滥用仲裁程序权益受害主体的救济渠道,在侵权责任法框架内,增加滥用仲裁程序侵权损害赔偿制度。滥用仲裁程序行为侵害其他主体权益的,完全满足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应当在侵权责任法中将滥用仲裁行为作为一种独立的侵权行为,赋予权益被侵害主体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必要的情况下,在包括滥用仲裁程序在内的滥用程序的侵权行为中,引入惩罚性赔偿机制,在提高滥用仲裁程序违法成本的同时也增加对于滥用仲裁程序的威慑作用。
     
      四、强化滥用仲裁程序行为的打击力度,在尊重仲裁程序自治与强化司法机关打击滥用仲裁程序行为的平衡中,赋予法院司法审查权和检察机关对于滥用仲裁程序行为的检察监督权。对于滥用仲裁程序侵害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可以通过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的形式,来解决受损害主体缺位时滥用仲裁程序行为引致的权益修复问题。
     
      五、将滥用仲裁程序严重侵害其他主体合法权益和严重扰乱司法秩序的行为,纳入到刑法规制体系中。滥用民事诉讼程序和滥用仲裁程序严重侵害法益的行为在我国的刑法体系中长期以来缺乏相应的罪名规定,对于滥用民事诉讼程序和滥用仲裁程序的行为只能根据主体、客观行为比照诈骗罪、枉法裁判罪、伪证罪等罪名进行处罚。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增加了对于捏造法律事实、骗取法律文书、妨害司法秩序和侵害其他主体合法权益的行为的刑罚处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罪名补充规定将该修正案第35条规定的行为定性为虚假诉讼罪。但刑法对于滥用仲裁程序的专门规定仍然是缺位的。鉴于滥用诉讼程序行为和滥用仲裁程序行为的相似性,通过刑法修订,增加滥用诉讼、仲裁程序罪,整合滥用诉讼程序和滥用仲裁程序这一相似犯罪行为在刑法体系下的规定,实现对借助诉讼程序、仲裁程序严重妨害司法秩序和侵害其他主体合法权益行为的最严厉惩治。
     
      仲裁程序所蕴含的私法自治和准司法的精神特质决定了在缺乏内部防止程序滥用的有效机制和外部规制程序滥用的有效途径的情况下,仲裁程序将成为滥用程序滋生的土壤。仲裁程序的自治性、保密性、非公开性、一裁终局等特征又决定了滥用仲裁程序的治理相较于滥用诉讼程序的治理更加困难。在治理滥用仲裁程序规制成本的约束下,单一途径的滥用仲裁程序治理思路在有限司法资源投入的情况下,所产生的边际效益同样受到边际效用递减规律的约束。在滥用仲裁程序治理难度较大、单一治理路径边际收益有限的前提下,遵循内在预防、权利救济、权利修复和制裁惩戒的治理思路,明确仲裁当事人、仲裁员、案外人、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等主体在滥用仲裁程序治理中的权利义务安排,构建包括仲裁程序法、民事程序法、侵权责任法和刑法等多种规制手段在内的多层次综合规制体系,将实现有限司法资源约束下滥用仲裁程序治理的精确性和权利救济的高效性。
     
      

    【作者简介】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后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