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纠纷的依据
——公司分立的司法介入系列谈之八
2018/5/29 16:44:12 点击率[41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公司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5年
    【中文摘要】已经成立的公司,基于一定的理由,可以自行分立。我国公司法条文有粗略的分立规定,但是,对于具体怎样分立?须遵循什么程序?在完成分立之前发生纠纷,应该如何处理?公司法没有规定。如果司法不能介入,即意味着在分立过程中出现纠纷的时候,如果不能协商解决,要么就不再分立,恢复到分立前的状态,要么就只能等公司出现僵局,再通过司法解散,之后进行司法清算,这完全违背了公司法的立法目的,也违背了公司分立的意愿,是最糟糕的结局。
    【中文关键字】公司分立;分立纠纷;分立僵局;司法清算;司法解散;司法介入;司法分立
    【全文】

      司法介入,是指司法机构以中立的身份,依照法定程序,对有争议的事项作出调查和裁判,并以国家强制力为保障。司法介入的内涵比诉讼的内涵更为丰富,其外延也更为广,在十多年前的中国足坛黑哨事件,到近些年周正龙华南虎照事件,司法介入都发挥了更积极的作用。司法介入的手段,包括调查、确认、和解、调解、裁判,有诉讼和非诉讼两种程序。在现实社会中,各种利益博弈无处不在。在现代社会中,司法是维护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这是文明社会的共识。
     
      由于公司分立事关公司和股东的重大利益调整,所以司法介入须以诉讼程序进行,以保障各方的利益。本文所讲的公司分立的司法介入,主要是指以诉讼架构下的确认、调解和裁判为主要手段,对公司的分立纠纷和公司僵局以分立方式作出处理并完成分立的过程。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的方式,包括调解和判决。本章讲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纠纷。
     
      一、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纠纷的依据
     
      按照我国大陆《公司法》的立法精神,司法谨慎介入公司内部事务。公司作为一个依法成立的主体,有其自身的治理架构处理内部事务,所以应以谨慎介入为原则。但是,公司既然是一个根据法律拟制的主体,则意味着公司是由不同的人、不同的利益主体组合而成。公司关系是一种契约关系,无论是发起人协议还是公司章程,反映的是契约上的权利义务[2]。公司的分立决议、决定、协议或合同,实际上也是一种契约。
     
      这些不同的契约主体,因利益博弈,必有分歧和冲突,所以司法难以回避公司分立的问题。公司领域中的诉讼制度不仅仅具有解决纠纷、救济权利的作用,还能克服公司内部自我调节的局限性,通过司法机制的干预,还有调节、促进和改善公司治理的功能[2]。
     
      公司分立,则内部治理结构和功能也需要分立,因分立纠纷,各自的治理结构和功能难以建立,需要司法介入疏导、促进和完善。
     
      司法介入公司分立,可以在《公司法》里找到依据。第22条规定,公司股东会或者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如果公司的决议是分立决议,该法条就是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的依据。第74条规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的事由,其中有一项就是股东反对分立,该条第二款明确规定股东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新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第260项“公司分立纠纷”则更直截了当地表明了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的定位。
     
      二、司法介入分立纠纷的意义
     
      (一)体现了立法价值之所在
     
      已经成立的公司,基于一定的理由,可以自行分立。我国公司法条文有粗略的分立规定,但是,对于具体怎样分立?须遵循什么程序?在完成分立之前发生纠纷,应该如何处理?公司法没有规定。
     
      如果司法不能介入,即意味着在分立过程中出现纠纷的时候,如果不能协商解决,要么就不再分立,恢复到分立前的状态,要么就只能等公司出现僵局,再通过司法解散,之后进行司法清算,这完全违背了公司法的立法目的,也违背了公司分立的意愿,是最糟糕的结局。
     
      从立法上解决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的问题,其真正的价值意义在于,当股东之间就公司分立的具体事项出现纠纷又不能协商解决的时候,可以借助司法的力量,沿着既定的方案,朝着既定的目标,经过司法程序,完成分立。如果以司法不能介入公司治理为理由,认为司法不能介入公司分立产生的纠纷,公司分立制度的立法价值就大打折扣。
     
      (二)是一种权利救济手段
     
      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纠纷,并不是公权力对公司治理的干预,而是一种权利救济手段。
     
      公司既然由不同的利益主体组成,互相之间必有分歧。公司分立是解决公司内部分歧的方式之一。股东基于公司或自身的发展,也会分立公司。在分立过程中的具体事项,涉及股东、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如何保障各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当利益相关者的权利受到侵害的时候,如何寻求救济?只有通过司法介入的方式。无救济即无权利,这句在英美法等国家家喻户晓的法律格言,其实是基本法理,是着重从权利受到侵害时的角度考虑的。
     
      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纠纷,不可能是主动介入,而是被动介入。在当事人可以协商解决纠纷的时候不介入,在无法协商解决纠纷的时候,应当事人的请求而介入。在分立过程中,当股东、债权人、公司自身或者其他利益相关者的权利受到侵害时,均可以寻求司法救济。
     
      (三)司法介入的必要性
     
      公司分立,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分立都比成立复杂,更容易产生纠纷。《公司法》立法的内容本身,比较注重公司的成立,关于公司成立的规定比较完善,但是忽略了公司分立的内容。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的开篇词,反映的是国家在历史长河中的常见现象。在现实的生活中,这种分分合合的现象无处不在,公司的分立就是一种。但不知何故,《公司法》在立法的时候,没有深入考虑公司分立的重要性,与公司分立有关的条文,在旧《公司法》只有第185条一个条文,分为三款,在新《公司法》中,分为第176条和177条两个条文。公司解散虽然是股东散伙的常见方式,《公司法》对公司解散的规定也相对详尽,但从价值取向来讲,公司解散未必比公司分立更能保障股东和债权人的利益,尤其是在公司营业期限未满的时候,分立比解散清算更符合股东当初成立公司的初衷,更能降低社会资源消耗。《公司法》既然有关于公司分立的规定,则司法介入是落实公司分立的最后保障手段。
     
      公司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分立,不管是由于发展理念不同、规避反垄断措施,还是为了避免即将出现的僵局,在分立中产生的纠纷都需要有一个独立的外部机构作为解决纠纷的最后手段,并且介入的措施不能是解散公司,而是继续分立公司,直到公司完成分立。司法介入公司分立纠纷,破解分立中的僵局,有其必要性。
     
      1、让股东利益期待不落空。股东投资成立公司,是期待公司盈利,并且能够分取红利。公司中途解散,不管是自行决议解散还是司法解散,股东的愿望都落空了。分立远远胜于解散。分立之后,股东可以各自发展,继续完成自己的愿望。一旦分立中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司法不予介入,必将导致公司僵局。只有司法可以介入分立,才能让股东最初的愿望和分立公司时的利益期待不落空。
     
      2、司法机制对化解公司分立纠纷具有有效性。司法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作为法定的、独立的解决各种纷争的最后一种方式。公司作为一种商事主体,其在分立中产生的纠纷,不应排除在司法途径之外。
     
      3、司法应当及时介入分立僵局,疏导分立。在分立的过程中,因为资产的分割、业务的分配、债务的分担、股份的结转等具体事项的处理产生纠纷,互不妥协,分立无法进行下去,又不能通过新的决议予以解决,导致公司陷瘫痪的,是为分立中的僵局。一旦出现分立僵局,当事人就有权请求司法介入,避免损失扩大。但是,这种介入导致的可预见结果必须与当事人的分立意愿相符。如果只能走解散清算的路径,完全违背了公司和股东的本意,这样的介入毫无积极意义。因此,司法介入应当尊重当事人的分立意愿,通过疏导,破解僵局,完成分立。
     
      公司分立陷入僵局,司法该怎么介入?

    【作者简介】

    成尉冰,男,广东坚信律师事务所主任,佛山市优秀律师,第四届中国青年律师论坛特别奖和优秀奖得主,曾任《中国律师》、《中国律师网》特约评论员,第八届广东省律师协会公司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

    【注释】
    [1]郭锋:《新公司法中的意思自治》,载于《中财论坛》,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7年3月版。
    [2]刘桂清:《公司治理的司法保障——司法介入公司治理的法理分析》,《现代法学》2005年第7期。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