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杨海鹏死磕周泽
2018/5/13 12:17:01 点击率[136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律师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律师;死磕;潘福仁案;代理
    【全文】

    最近,前著名记者杨海鹏和著名律师周泽杠上了。事情起源于周泽律师的助理刘征在朋友圈评论杨海鹏的文字:“您发的所有关于潘福仁案的信息待将来证伪后,希望您能勇敢地向潘及其家人道歉。”(转引自“刘征律师”新浪微博510日)

    杨海鹏立即用他的阴谋论思维,认为提意见者是陈旭和潘福仁的关联人。他说:“连写几条微博。潜伏在微博微信中的陈潘关联人也跳出来。甚至一个叫刘征的,希望我在发出的有关潘福仁消息被证伪后勇敢地向潘家人道歉,我不知道你什么人?你知道多少?潘家觉得被谣诼,可以对我起诉,关你什么事。”(“无肠公子001”新浪微博57日,他的言论来自其微博,不再注解。)

    他接着说:“有的就是蹭生意的屌丝律师。当年我维权,许多长着绒毛的雏儿律师还要以权威口吻教导我怎么做。都不知道我是谁,或者装作不知道,碰瓷出生意。”杨海鹏的“碰瓷说”和陈有西的“挖矿说”有一比。

    2天后,杨海鹏发微博:“潘福仁辞掉老友陶武平,让曾当上海律协国际部主任的女儿找斯伟江,斯又介绍周泽。周泽助理又在微信威吓我……一个“十分尊敬”(刘征微博510日)他的后辈表达不同的意见,被他叫作“碰瓷”和“威吓”。

    他又说:“我对一些乳臭未干,总是摆出正义化身姿态,靠表演博取喝彩的律师们,已经厌恶透了。一些小东西,才出法学院,就浑身是戏,还每每要在网上指导我这种资深的,……

    另一位阴谋论者把矛头指向了周泽:“曾相识的周式狡辩,在向洪道德递刀未遂被识破之后见过。脏活推给助手,披着助手马甲说话。这种猥琐超乎想象!”(“李国斌律师”新浪微博510日)

    周泽辩解:“李律师诛心了!从截图可知,事因刘律师评论杨朋友圈而起,我与杨非微信好友,没看过其朋友圈。我没有需要辩解的,更没有需要狡辩的,无脏活可推。向洪递刀不知从何说起。”(“周泽律师”新浪微博510日)

    潘福仁的家属发声明,指出:“网上说潘福仁辞掉陶武平律师,换上周泽律师,与事实不符。”(“潘福仁案家属”新浪微博510日)杨海鹏造谣被打脸。他不仅不道歉,继续通过各种手段为自己辩解。他怎么辩解呢?“哈哈。老陶还在。刘律师果真不是辩护人。”自己说错了,哈哈过去,反而证实他另一方面对了!他的某粉丝顺着他说:“事到如今也就剩下周泽律师的助理刘征来威胁你了。”他居然忘掉自己前几天写的话,改成:“威胁说不上,口吻绝对居高临下,牛逼闪闪。”

    他又说:“这事情过去了。律师们习惯于提醒,我没有想到这种提醒出现在朋友圈中,我的微信一般别人请求,即可加入。因此在私人朋友圈,见到这种文字,基本感觉在家里发现蛇。”

    微信朋友圈不是完全的个人私地,因为朋友之间,A的发言出现在B的朋友圈,B的发言也出现在A的朋友圈。杨海鹏把提意见的朋友当做蛇,一方面说明他心胸小,另一方面说明他的阴谋论很严重。他指责别人:“不管是不是,先扣一屎盆子再说。”这不是他自己的做法吗?

    周泽律师除了上面的澄清和转发潘家声明外,没有其它的解释。杨海鹏表示:“不说了。看戏。他们塑造他们的潘福仁。我写我的潘福仁。”没多久又说:“其实,你私信我一下,说明两句,江湖人情,我对潘先生不会狠揪下去。死老虎一只,你们折腾做点业绩,我会由着你们。跟我拿腔拿调,那么我就对不起了。”

    他连续挖苦周泽,借浦志强代理案讽刺“我们时代的青年领袖”;“刘大律师助理”,是“我们时代的青年领袖的传人”。他仍然不放过不说话的刘征:“也和刘大律师助理一般,善于文学想象和创作。”

    杨海鹏从批评刘征到批评周泽,从批评周泽到批评死磕律师。当年陈有西批评死磕律师的时候,杨海鹏算是保持相对中立的态度。现在,牵扯自己了,他全面否定死磕律师,还不忘摆摆自己的贡献。

    “从自己早起参与的死磕,到现在的种种变味,联想到二十五年前由自己参与策划的好心人抱孤儿活动产生的慈善基金,最后也变为官商勾兑平台,只有一声长叹。在这个腐败的社会,理想之花,总是迅速凋谢,异化为原本反对的东西。”

    在某律师代理事件中,杨海鹏、李剑芒和陈有西站到了一起。这三个人既有共性,也有个性。三个人智商高,有才华,又都为自己的智商和才华自负。杨海鹏和李剑芒都是阴谋论者,善于讲段子和故事。高智商和才华的人才能讲好故事,这就是杨海鹏和李剑芒有一批追随者的原因。

    我在《方舟子与贺卫方激辩周老虎》中指出:“杨氏好讲段子,虚虚实实,真假难辨。听之一笑则可,轻信则要吃亏。”杨海鹏编段子,讲错了,他装作不知道,例如上文提到的流放贺卫方一事。蒙对了,则大张旗鼓宣传。“这些年,我说的事多少被证实?”“没有人勇敢地为以前对我的指责道歉,继续说我不靠谱,降低我的公共评价。”

    他说自己“天生胆小”,加了引号;“智商高”、“记忆力好”,不加引号。“我这人天生胆小,不会被表面之大义和大词迷惑,所以行动前,必须多研究一些问题,免为政治斗争的一系带进沟里。在中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很难。何况我当时的处境,已经是重点监控对象。我比许多人智商高,记忆力好,而且专注。”

    我也为自己的智商和才华自负,但是在具体学术和知识问题上,我多数时候谦虚谨慎,话不敢说满。杨海鹏跟我不一样,他经常在网络上谈历史,以一种坚定的、不可置疑的语气。我发现了他的一些错误。例如,他误以为孙权时的武昌是今日之武昌。

    我因为写法律评论小有名气。我的微博朋友不多,大多是别人关注我后,我才关注的他们。杨海鹏如此,周泽也是如此。我和二人都在微博上交流过观点和看法。因为我在《聂树斌、朱令与沈德咏》中批评杨海鹏,他把我拉黑。我在《关于陈哲宇案的几点看法》中批评周泽,他依然和我是朋友。谁上台会清算对方,与左右无关,与肚量有关。周泽是个有肚量的人。

    杨海鹏说:“律师不能举报公开当事人未被追究的犯罪,必须在当事人立场,利用法律和事实维护当事人利益。因此,虽然律师和记者某种意义上是支撑公民社会的两根支柱,某种程度是同盟关系,但毕竟双方的立场不完全一致。当事人立场,决定了律师的私利性。一些追星族记者往往忘记这一点,将律师立场等同于记者的社会立场,那你就只有被利用操纵的份儿。”

    这段话有一定道理。但是,记者有“社会立场”是理论上的,中国的绝大多数记者只有“领导立场”。如果杨海鹏想借此暗示他比周泽客观,那更错了。杨现在不是记者,是个当事人家属,立场比代理人更狭隘。

    杨海鹏靠高智商和才华推销他的阴谋论故事,很有市场。我的一些读者同时关注了他。我有时候也看他的微博,觉得挺吸引人。看和信是两个不同的层次。我看了不一定信。多数读者看了深信不疑,被他牵着走了。

    最后讲讲周泽应不应该代理潘案。有些人激烈批评周泽,说他不该为贪官和坏人辩护。在法院没有宣判之前,怎么能说某个人是贪官和坏人呢?更为重要的是,即便是贪官和坏人,也有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律师的作用不是为了让他们摆脱罪名,而是保障他们的权利。

    【作者简介】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