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纠纷案件诉讼时效裁判规则集成(含71部相关法规、40个参考案例、173个实务要点)第四部分
2018/5/10 14:00:58 点击率[19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合同法
    【出处】法学45度〔ID:xzx-lawyer〕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摘要】时效,是指一定的事实状态经过一定的时间导致一定的民事法律后果的法律制度。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即丧失了请求人民法院依诉讼程序强制义务人履行义务权利的制度。本文共计11万余字,集成了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的绝大部分诉讼时效裁判规则,包括71部相关法规、40个参考案例和173个实务要点。鉴于法规百度既得,故略去具体法规内容,仅列法规名称及其条目,同时限于篇幅,在参考案例部分略去相关案情,请各位读者自行按照索引查阅。
    【中文关键字】合同纠纷;诉讼时效;裁判规则
    【全文】

      32.认定诉讼时效连续中断的证据规则
     
      ——北京巴布科克·威尔科克斯有限公司与内蒙古电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电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二终字第205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义务人未能对权利人提交的数次赴义务人所在地主张权利的差旅费等证据提出有力的反证,且权利人数次发函、对账以及数次出差行为可以形成一个证据链的,应当认定诉讼时效连续中断,债权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未经过。
     
      适用解析:《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五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诉讼时效中断,从中断、有关程序终结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一)权利人向义务人提出履行请求;(二)义务人同意履行义务;(三)权利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四)与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具有同等效力的其他情形。”《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按照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规则,因上述“权利人向义务人提出履行请求”“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而导致诉讼时效中断的,应当由权利人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如果权利人已举出证据证明其向义务人提出了履行要求,义务人予以反驳的,则应由义务人提出相反的证据。基于此,在义务人未能对权利人提交的数次赴义务人所在地主张权利的差旅费等证据提出有力反证的情况下,综合考虑相关证据和事实,如果权利人数次发函、对账以及数次出差行为可以形成一个证据链,则应当认定诉讼时效连续中断,债权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未经过。
     
      案例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391—407页。
     
      33.当事人通过签订借款合同的方式约定偿还欠款构成诉讼时效中断的认定
     
      ——克拉玛依市银祥棉麻有限责任公司与新疆西部银力棉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二终字第122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当事人双方通过签订借款合同的方式就事前欠款如何偿还问题作出约定的,构成《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和“当事人一方同意履行债务”时效中断的事由,诉讼时效期间应重新起算。
     
      适用解析:《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规定:“义务人作出分期履行、部分履行、提供担保、请求延期履行、制定清偿债务计划等承诺或者行为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同意履行义务’。”根据上述规定,当事人双方签订借款合同后,一方并没有实际出借另一方约定的款项,该借款合同实质是双方当事人就事前欠款如何偿还问题进行的约定,借款方通过签订借款合同的方式向出借方主张欠款,出借方通过签订借款合同的方式表明其同意偿还所欠款项,故双方当事人签订借款合同的行为构成《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和“当事人一方同意履行债务”时效中断的事由,诉讼时效期间应重新起算。
     
      案例索引:见《本案属购销合同法律关系还是股权转让合同关系——克拉玛依市银祥棉麻有限责任公司与新疆西部银力棉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2014》,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5年版,第528—536页。
     
      34.当事人就部分债权提起诉讼,诉讼时效中断是否及于剩余债权
     
      ——广西融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糖厂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民事裁定)
     
      裁判要旨:权利人就同一债权中的部分债权起诉至人民法院,该诉已具备《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要件,且权利人未明确表示放弃剩余债权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应及于剩余债权。
     
      适用解析:提起诉讼是权利人请求公权力机关运用公权力对其权利进行保护的公力救济方式。即使提起的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合法之诉的全部要件,但其具备的要件足以认定权利人向义务人以提起诉讼的方式主张争议的权利的,当事人一方“提起诉讼”的行为也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同时,受诉法院是否符合受理标准,法律及司法解释中并没有限制当事人必须向有管辖权的法院起诉才能引起诉讼时效中断,即使权利人诉错了法院,但如果该诉已具备《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要件,其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益的意思表示明确,应引起诉讼时效中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权利人对同一债权中的部分债权主张权利,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及于剩余债权,但权利人明确表示放弃剩余债权的情形除外。”根据上述,权利人就同一债权中的部分债权起诉至人民法院,该诉已具备《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要件,且权利人未明确表示放弃剩余债权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应及于剩余债权。
     
      案例索引:见李琪:《当事人就部分债权提起诉讼,诉讼时效中断应及于剩余债权,起诉后又撤诉应以起诉书副本送达对方视为当事人提出要求而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断——广西融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糖厂借款担保合同纠纷再审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2011年第3辑(总第47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第192—208页。
     
      35.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是否构成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
     
      ——成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湖南湘泉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提字第138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构成诉讼时效中断,诉讼时效应当自中断之日起重新起算。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的破产申请的,债务人享有的债权,其诉讼时效自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的破产申请之日起中断,自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四条规定:“债务人享有的债权,其诉讼时效自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的破产申请之日起,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关于诉讼时效中断的规定。债务人与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中止破产程序的,诉讼时效自人民法院中止破产程序裁定之日起重新计算。”《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根据上述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的破产申请的,债务人享有的债权,其诉讼时效自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的破产申请之日起中断,自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
     
      案例索引:见《法院裁定受理破产申请构成诉讼时效中断,诉讼时效应当自中断之日起重新起算——成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湖南湘泉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2012)?公司与金融》,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第489—499页。
     
      36.同一合同项下的人民币借款债务的履行能否构成美元及日元借款债务诉讼时效的中断
     
      ——辽宁省鞍山市发展计划委员会与中国光大银行沈阳分行、辽宁省鞍山市纺织厂、辽宁省鞍山市轻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辽宁省鞍山市针织总厂借款担保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二终字第94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义务人履行了同一合同项下的人民币借款债务,对该合同项下的美元及日元借款债务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规定:“义务人作出分期履行、部分履行、提供担保、请求延期履行、制定清偿债务计划等承诺或者行为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同意履行义务’。”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同意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中断。在人民币、美元及日元借款债务系同一合同项下的债务的情形下,因人民币、美元及日元借款债务具有整体性,故义务人履行了人民币借款债务的,应当认定为对合同全部债务的部分履行,属于《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同意履行义务”。根据上述规定,该部分履行行为对剩余的美元及日元借款债务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案例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91页、第416—425页。
     
      37.权利人被检察机关释放后怠于主张权利的法律后果
     
      ——马艳杰与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期货欠款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二终字第205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权利人被检察机关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被释放后,能够向责任人主张权利而怠于主张的,应当承担诉讼时效期间已过的法律后果。
     
      适用解析:设立诉讼时效的目的,是促使权利人积极及时行使其权利,以维护稳定的交易秩序,降低诉讼中的证明成本。《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故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包括两个要件,其一,有债权请求权存在,其二,请求权的行使属于可能。权利人被检察机关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被释放后,已不存在任何影响其主张其权利的事实或法律上的障碍,其能够向相关义务人主张其权利。在此情形下,如果权利人怠于行使其权利,自然应当承担诉讼时效期间已过的法律后果。
     
      案例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391—407页。
     
      38.无效合同返还财产请求权的诉讼时效
     
      ——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与福建省龙海市电力公司、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政府担保合同纠纷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闽民终字第180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合同被确认无效后的返还财产请求权应当受诉讼时效的限制,其诉讼时效期间应当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需要提出请求之日起开始计算;权利人提出了权利主张的,应当自其主张权利之日起开始计算。
     
      适用解析:对于确认合同效力的诉讼,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但合同被确认无效后的返还财产请求权是否受诉讼时效的制约,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确定。因不管合同有效还是无效,当事人都享有某种民事权利,故其对该权利应当履行积极管理的责任,而不能对权利放任不管。基于此,合同被确认无效后的返还财产请求权原则上应当受诉讼时效的制约。对于此类返还财产请求权的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应当是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需要提出请求的时间;如果权利人提出了权利主张的,则应当自其主张权利之日起开始计算。
     
      案例索引:见曹发贵:《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诉福建省龙海市电力公司、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政府担保合同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06年第1辑(总第55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262—284页。
     
      39.已过履行期限或诉讼时效期间的债务转移协议的效力
     
      ——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广州办事处与广州万宝集团有限公司、万宝冷机集团有限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粤高法民二终字第44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当事人各方明知债务履行期限届满或者超过诉讼时效而仍然签订债务转移协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除当事人另有明确约定外,债务转移后,其履行期限仍应为原合同约定的期限。
     
      适用解析:《合同法》第八十四条规定:“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该条规定了免责的债务承担,即在不改变债务的同一性的前提下债务发生转移,原债务人脱离债的关系而免责,承担人成为新债务人承担债务。在免责的债务承担中,债务人主体发生变更,但其债务仍为同一债务,并非成立新的债务,原债务的性质和内容均不变更,合同的标的、数量和质量、价款、履行期限和方式、违约责任等条款不发生变更。承担人成为新债务人后,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应当按照原合同约定的内容履行。因法律并无明文禁止当事人转移履行期限届满或者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债务,故当事人明知债务履行期限届满或者超过诉讼时效而仍然签订债务转移协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当事人如需变更债务履行期限,应当另行作出明确约定。根据《合同法》第七十八条“当事人对合同变更的内容约定不明确的,推定为未变更”的规定,如果债务转移协议的各方当事人并无变更债务履行期限的意思表示,则不能推定为履行期限不明确,其履行期限仍应为原合同约定的期限。
     
      案例索引:见李洪堂:《债务承担及新保证合同的认定》,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08年第12期。
     
      40.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债权能否允许作为主动债权主张抵销
     
      ——新沂市建材总公司与新沂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金昌信用社、新沂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借款合同纠纷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苏民二终字第0424号民事判决);钟家元与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四川省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1〕高新民初字第128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当事人一方用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债权作为主动债权抵销对方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债权的,不发生抵销的效力。
     
      适用解析: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债权变为自然债权,国家不再通过强制手段迫使债务人履行。相应地,债务人获得了时效利益。但是,如果债务人自愿履行的,则债权人仍有受领权,债务人不得以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为由要求债权人返还。可见,债务人的自愿履行是判断债权人实现自然债权是否合法的标准。除非债务人自愿,债权人通过其他任何方式实现自然债权的企图在法律上都是不能支持的。这当然包括通过所谓的抵销权。抵销权实际上是债的履行的一种特殊方式。虽然抵销权作为形成权不同于请求权,但是,对自然债权而言,这两者并无区别。由于法定抵销权是形成权,只需通知对方即可生效,不必征得对方同意,因此,对被抵销的一方而言,抵销具有强制性,而自然债权的实现须债务人的履行出于自愿,如果在法律上允许一方用自然债权抵销对方的债权,实际上是在变相地强制债务人履行自然债务。因此,当事人一方用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债权作为主动债权抵销对方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债权的,不发生抵销的效力。
     
      案例索引:见赵峰:《诉讼时效与法定抵销权的行使》,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09年第8期;另见张媛媛:《诉讼时效期间届满的债权被抗辩时不可用于依法抵销》,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12年第22期。

    【作者简介】
    徐忠兴,单位为吉林省法学会。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