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普通法的原理及其发展
2018/4/4 13:41:37 点击率[6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外国法制史
    【出处】人民法院报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英格兰;普通法;罗马法;教会法
    【全文】

      (一)
     
      如同人类历史中的许多事件一样,普通法的诞生是某种机缘巧合的产物,最早的功绩应被归于威廉征服前英格兰的国王们。同一时期欧洲的其他地方,法兰克王国及其后继政权分崩离析,统治失灵。而在英格兰,国王阿尔弗雷德因其驱逐丹麦入侵者、巩固海防、促进文化、打击腐败、捍卫自由而被后世赞颂。
     
      黑斯廷斯战役之后,诺曼底公爵征服英格兰,为获知英格兰的社会状况,威廉一世从诺曼底公国带来“土地调查制”,撰成《末日审判书》。而这一调查制度逐渐在英格兰生根发芽,为普通法最重要原则——陪审制的形成奠定基石。至亨利二世继位,安茹王朝定鼎。这位法律天才,凭借自身的能力和大司法官格兰维尔的襄助,为英格兰打造出全新的法官队伍——王室法官。将英格兰所有自由民纳入同一王室司法统辖之下,强化了巡回审判,保证了司法效率和质量。
     
      英格兰普通法不同于罗马法和教会法,是欧洲最为古老的民族法。它对于整个英格兰王国适用,由中央法庭实施并执行其裁决。普通法及其实施机制属于王室,遍施全国,地方领主无法染指。这与同时期欧洲大陆的传统完全不同,地方习惯法在那里盛行并具有至高效力,中央法庭亦不得不在审判中适用这些地方法律。英格兰普通法可谓土生土长,所受罗马法的影响非常之小,它有以下五个主要特点:
     
      第一,普通法具有高度中央化体系。这种中央化的形成,并非来自对于地方法庭的完全抑制,而是通过给予诉讼者一个权威的体制和高效的救济方式实现。这种体系得益于王室法官频繁的巡回审判。
     
      据考证,在1189年有不少于35名王室法官出巡审判。这些法官包括民事上诉法庭、财政署法庭的法官乃至国王本人。约翰王,这位《大宪章》的被迫签订者,虽不是一名值得敬仰的君主,却是一名不知疲倦的巡回审判者,他巡回审判的足迹远超其任何前任。王室法官所作裁判的优势在于其背后国家强制执行力的保证。王室法庭的崛起,使得王室令状和国家强制成为普通法诉讼的主要根基。
     
      第二,王室法官因自身角色及与国王的关系获得财富和声望。成为王室法官者并非是先天拥有权势的贵族,全因专业的法律素养成为君主的法官而获得地位,这使得王室法庭能够招募到最为出色的法律人才。这“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方式,为王室法庭任人唯贤的传统打下基础。王室法官所受的教育并非英格兰大学所授的罗马法和教会法,他们在律师学院接受传统的普通法实践训练,而不热衷于牛津剑桥的学术讨论。他们以执业律师作为法律生涯的起始,优秀者则会被选拔为王室法官。
     
      第三,以令状为起点的对抗制诉讼。在英格兰早期,一名原告因其土地被侵占可向国王寻求救济。若原告能说服国王,其会获得国王的一纸令状,指令相关土地重归原告。这一程序显而易见的瑕疵在于令状的签发是基于单方听讼的结果,被告无抗辩的机会。
     
      这一瑕疵很快就被发现,令状的措辞得以修改,不再直接指令一个结果的实施,而是指令该结果的实施以被告不能证明其有正当权利占有土地为条件。这一过程需要开展司法调查,听取双方当事人的意见,由此对抗制庭审的原则得到确立,使公平诉讼的理念成为普通法对世界法制的重大贡献。
     
      第四,陪审制的普遍使用。在中世纪早期的英格兰,司法裁判不依赖于理性而依赖于信仰。人们坚信上帝会惩罚邪恶、保护无辜,冷水裁判、热铁裁判、司法决斗等神明裁判的方式盛行。
     
      至11世纪前后,许多宗教人士开始对神明裁判产生疑虑,认为案件应依据世俗法律加以审判,而不应诉诸上帝。他们不认为上帝会为了无罪之人改变正常的自然法则,提出神明裁判“有违上帝意志”的观点。
     
      1215年,罗马教廷明确禁止神职人员参加任何形式的神明裁判,从而在实质上宣告了神明裁判的寿终正寝。
     
      随着神明裁判的消减,11世纪的英格兰亟须找到一条可供替代的裁判路径,法官们开始自发地在审判中更多采用陪审制。在民事和刑事案件中普遍使用陪审团是王室法庭的重要特点,成为当事人选择王室法庭而非领主法庭进行争议解决的重要原因,其核心要义在于“同侪审判”四字。陪审制在普通法发展之初就成为其最为核心的内容,也是普通法能够受到民众欢迎最为重要的原因。
     
      第五,普通法的根基不在于成文法而在于法官针对个案事实根据先例所作的裁决。由于普通法的早熟,英格兰的法律体系得以在罗马法产生广泛影响之前发展出中央化和现代化的形式。当罗马法在欧洲大陆和苏格兰产生巨大影响之时,英格兰早已迈上了自己的法制轨道而无意更改。
     
      尽管在地理上普通法被视为纯英格兰的特产,但却是法国和英格兰两个民族的产物。在威廉征服后的一个世纪,英格兰王室的语言仍是法语。普通法最初是拥有财富、权势和法国血统的王室亲贵的法律,而非底层英格兰人的法律。
     
      普通法法官所拥有的地位令大陆法系的同行艳羡。在英格兰,他们至今仍被称为“女王的法官”,上诉法院以上的法官都会被任命为枢密院顾问,并被授予“勋爵”头衔。只有出庭律师中的翘楚,才有机会被选拔为法官。法官的地位和待遇得到终身保障,仅因行为不当受到上下两院的一致弹劾时方被免职。在普通法系国家,成为一名法官是普通平民得以晋升精英阶层少有的职业渠道,因而法官职业得以吸引优秀律师加入其中,这是普通法法官素质优异的内在逻辑。
     
      尽管在当代,民事陪审团的使用已大幅消减,仅在诽谤、恶意诉讼和非法禁锢等侵权案件中少量使用。但普通法民事诉讼仍遵循着陪审制的证明规则展开。单一连续的庭审传统要求所有证据和观点全部得到展示和言辞争辩,就好像12名陪审员仍在庭上等待当事人努力说服一样,无怪乎普通法系国家有所谓“民事陪审团仍从坟墓里统治着我们”的说法。
     
      将当代英格兰的法律描述成“法官所造之法”已不再准确。在一些领域,如税法、社会保障法、劳动法、公司法和家事法领域,成文法已占据主导地位。但在合同法、侵权法、不当得利复还和违宪审查等领域,成文法并未占据主导,仍由法官依照先例进行裁决或造法。这种案例法传统培育了普通法法律人共有的思维模式——类推。普通法通常避免庞大、抽象的概括泛论而倾向于有限、临时、具象的个案处理。
     
      换言之,普通法是从案件事实出发,自下而上地进行归纳推理,而大陆法则是从法典的抽象原则出发,自上而下地对案件进行演绎推理。普通法如此处理案件的好处是,每一个案的裁决都只有有限的效力,这为未来法律基于个案变化的发展提供了空间,甚至当发现某个以往的裁决过于激进时允许适当的回退。普通法的判决更多体现法官的个性,措辞时常激烈、浪漫,甚至冗长,却能为普通民众所读懂。除了案例,许多法学专著、论文,乃至小说和诗歌的片段都会被判决引用。普通法法官亦有权以个人名义在同一判决中发表不同于多数意见的少数意见。
     
      (二)
     
      从其混杂的起源不难发现,普通法既是一个积极的吸收者,也是一个主动的输出者。波特在《英格兰法律史大纲》一书中指出:“英格兰法像一条大河。它的河道随着岁月延绵不断扩展加深,并有支流不断汇入其中。起初,它受到普通法源泉的滋养,但衡平法之喷泉、中世纪商法与教会法之井水的灌输又不断增加了它的水流。在这浪潮之上承载的即是英格兰的灵魂之舟。”这一描述证实了普通法在其漫长的历史中吸收了许多外来法的精髓,从罗马法、法兰西法到当代的欧盟法。而普通法则被普及至英帝国的自治领、附属地。正如英国大法官高夫勋爵所言,尽管英帝国已演变为由53个独立国家组成的英联邦,普通法却成为这些国家之间最为经久的纽带。同样,普通法亦是美国与英国能保持如此亲密关系的重要因素之一。
     
      近年来,陪审制在刑事案件中的运用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许多案由被评论认为不适宜由陪审团裁决,亦有观点主张被告人对于是否选择陪审团审判的权利应被限制。然而,在普通法世界,刑事陪审制深深植根于民众内心,被民众认为是防范立法滥权和司法武断的桥头堡。正如布莱克斯通在《英格兰法释义》中所言:“无论其他审判模式看起来多么方便,有一点我们必须铭记,司法模式中的迟延和不便是所有民族在更为重要的事件中寻求自由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对于这一民族堡垒的削弱和侵蚀从根本上与我们的宪法精神相悖。微小尝试的开始终将随着先例的累积导致在决定重大问题时陪审制的彻底废止。”可以断言,在普通法国家,对于重大犯罪案件的审理,陪审制仍是不二的选择。
     
      当然,在民事案件的审理中,证据的可接纳性规则近年来已被放宽,法庭更注重对于证据的务实性评估。信息科技的采用也降低了当事人的诉讼成本和司法资源的耗费。但普通法言辞诉辩的听审传统不会被书面审的方式所取代。在普通法国家,成文法的不断增多是不争的事实,但这并不与普通法的精神相矛盾。首先,忠实准确地解释成文法条对法官的素养提出非常高的要求,这进一步提升了普通法法官的素养;其次,成文法与普通法并非互不相融的关系。成文法实质上反映了普通法的原则和精神,两者相互影响和促进;再者,立法机关对于法院所处理的问题通常很难及时给出立法上的解答,法官造法仍不可或缺。
     
      然而,现代各国的普通法不会在单一的渠道上发展。如今,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印度等国都已发展出各自的普通法特色。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在驳回一起来自新西兰的上诉案件时指出,“普通法调整自身以适应不同国家情况的能力并非一个弱点,而是其伟大的优势之一。若非如此,普通法不会如此兴盛,促使各普通法国家相互借鉴。”
     
      与此同时,普通法也在不断吸收外来法的精华,如欧盟法、国际贸易与投资规则等。越来越多的大陆法国家开始学习普通法的实践,如俄罗斯重新恢复陪审制的使用,中国也在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中开展陪审员认定案件事实的探索,意大利司法开启了向对抗制诉讼模式的转变。
     
      普通法孕育了法治的理念,它以实用主义为哲学,依赖常识和经验,以具体、零星的方式处理个案纷争,得以限制过度的理想主义。此即是其为世界许多国家采用的重要原因。

    【作者简介】
    王涛,单位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