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走了吗︱蓝天彬
2017/12/14 10:13:55 点击率[4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中国法制史
    【出处】蓝天彬频道
    【写作时间】2017年
    【中文关键字】皇上;法治;运动
    【全文】

      1
     
      1912年2月12日,北京紫禁城,6岁的溥仪跟随隆裕太后,来到养心殿,举行最后一次早朝典礼。
     
      一想到几百年的大清江山就要葬送在自己手里,隆裕太后放声痛哭,“祖宗啊,祖宗——”,迟迟不肯在早已起草好的退位诏书上盖玉玺。
     
      外交大臣上前劝慰:事已至此,就请您保重身体,反正优待条件已经定下来了,您就放心退养吧。
     
      26天之前,还是在养心殿。一个粗胖的老头袁世凯跪在地上,满眼泪痕,说:“自古无不亡之国。亡国之君,深受杀戮,古今中外,斑斑可考。”见隆裕太后受到惊吓,袁世凯趁机劝她接受优待条件,认为这是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创举。
     
      隆裕太后仍是不停地哭。
     
      眼见劝慰没有什么效果,那个事实上忠于袁世凯的外交大臣,好像猛地想起什么,对她说,革命党发来了紧急电文,如果正午之前清帝不能如约退位,他们就收回优待条件。
     
      恐吓果然比劝慰有效。隆裕太后停止哭泣,愣了片刻,抬手交出诏书,让人盖上玉玺,昭告天下。
     
      这份三百来字的诏书,使得起初模仿法国大革命的辛亥革命,最终以谈判的方式,走上英国革命的道路。
     
      从此以后,这个打了几千年龙旗的国家,要打共和旗了。
     
      2
     
      以上,是章敬平先生所着《皇上走了》的第一篇文章《1912:清帝退位》的大致内容。一百年,从1912年到2011年,一百个案子,章敬平历时两年逐渐完成写作。正如章敬平在《序言》中写道,他写的是法律,不是政治。他写的是法治观念,不是判决书。他写的是法治史上的个案,不是法治史。他写的是法治随笔,而非法学论文。
     
      过去的一百多年,太多相似的故事不断重演。直到今天,皇上走了,皇帝的幽灵还在游荡,皇帝思维、皇帝习气还在还魂。整个社会,或言或行,或多或少,自觉不自觉,沾染着皇帝习气。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权力不受监督。手中有点儿权钱,心中就膨胀,言行就乖张。对上谄媚,对下傲慢。
     
      对此,章敬平开出的药方是“法治”,他反复地阐述,从宪法角度,从刑事、民事法律角度,对个案进行剖析,借此论证法治的必要性、紧迫性。法治国需要法治信仰,法治信仰需要法治观念的普及。于是他写了这本书。
     
      媒体人出身的章敬平,行文娴熟,写出的一个个故事流畅可读。同时,介于讲故事和说法治之间,有时候难免产生摇摆、割裂,致使故事讲圆了,法治的道理没讲透,或者在讲故事的时候插进略为生硬的法治分析。瑕不掩瑜,值得再读。
     
      3
     
      单看目录,即可看到本书描述的风暴,《“五四事件”中的暴力》、《溥仪出宫的悲伤》、《休掉皇上》、《危害政府不是危害国家》、《追杀疑似汉奸“总理”》、《民意斩杀“富二代”》……
     
      再看1949以后,因为贴得更近,更显惊心动魄,《“思想犯”胡风》、《不被宽容的政治异议》、《杀鸡骇猴》、《终身“总统”的戏法》、《法院里谁最大》、《“第一夫人”挪用公权》、《“中央文革”是啥玩意儿》、《死于群殴的部长》、《钦定接班人》、《审判“第一夫人”》、《全国人大去哪儿了》……
     
      在《1959:杀鸡骇猴》中,在个人崇拜渐成风气的政治背景下,彭德怀像个挑战风车的堂吉诃德,灰溜溜地败下阵来。
     
      章敬平认为,没有法治,只有人治,而人治则不可避免地由“贤人政治”变成“领袖之治”,最终让领袖走上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歧途。权力天然地具有自私的一面。没有法治的年代,权力就是暴政的机器,期待权力高度集中的掌权者一心一意为公众谋福利,就像买彩票,靠的全是运气。
     
      在那个疯狂的特殊年代,彭德怀没有中彩票,在庐山倒霉了。中国人没有中彩票,在顶礼膜拜中,丢掉了限制当权者的公民权利,变成了哑巴、疯子,或者傻子。
     
      4
     
      限制公权力,维护私权利,两者是硬币正反面,缺一不可。
     
      在《1977:章乃器的“帽子”与尊严》中, “七君子”之一的章乃器,带着残缺的尊严,以一个“摘帽右派”身份,不情愿地离开了人世。
     
      “当一个人的人格尊严得不到尊重的时候,还能谈得到什么人身自由呢?”章乃器曾这样说。
     
      在《1983:从“艳舞门”到“牢狱门”》中,大陆当红影视小生迟志强犯流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判决书的“累累罪行”,令人哭笑不得。判决书中说,他与司机邀请某女青年乘车兜风,在车内分别与之进行流氓淫乱活动。日后,他回忆说,只是在轿车里坐了一下大腿。
     
      以今天的法治眼光审视,迟志强的问题,不是法律问题,而是道德问题。道德问题可以受到谴责,却不能承受牢狱之灾。
     
      5
     
      还是再以一个故事收尾吧。
     
      1960年,蒋介石第二届“总统”任期届满。按照《中华民国宪法》,连选连任只能一次,他要再当总统,就违宪了。
     
      想不违宪,就得修宪。但蒋介石摆了摆手,宪法不能修,我们要把它带回大陆去。
     
      怎么办?蒋介石的幕僚们想到一个秘密武器。他们三下五除二,修改了《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说:动员戡乱时期,总统可以连选连任,不受连任一次的限制。
     
      靠着一纸附属性临时条款,变了个戏法,蒋介石一劳永逸地当上了终身总统,直到十多年后撒手人寰。
     
      这是《1960:终身“总统”的戏法》。
     
      6
     
      过去一百多年,皇上走了。
     
      但皇上真的走了吗?
     
      近期,北京 “清除D端人口”运动、“拆除广告牌、亮出天际线”运动,有没有让你嗅到一点皇帝思维、皇帝习气?

    【作者简介】
    作者蓝天彬,现法律人,前政法记者,毕业于厦门大学,联系电话13585106312,微信号lantianbin12345。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