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代签劳动合同的效力认定
2017/11/20 16:49:22 点击率[6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劳动合同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审判前沿
    【写作时间】2017年
    【中文摘要】劳动合同能否由他人代签,代签行为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这一问题看似简单,却在具体认定上有争议。本案法官从法律条文的文意解释和二倍工资的立法目的两个层面进行了专业分析,认为《劳动合同法》中“劳动者”的概念除劳动者本人外,还包含其委托代理人;二倍工资的立法目的在于敦促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以提高书面劳动合同的签订率,保障劳动者的合同权益,而非劳动者可以从中谋取额外利益。
    【中文关键字】代签;劳动合同;效力
    【全文】

      基本案情
     
      2013年4月15日郭某入职上海A公司,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分店从事保洁工作,同年4月24日郭某在工作中受伤。上海人力资源局认定其伤害属于工伤,上海市劳动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为因工致残程度九级。受伤期间,郭某让邵某代其与上海A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郭某主张上海A公司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故应向其支付2013年5月15日至2013年9月10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上海A公司对此不予认可。
     
      案件焦点
     
      劳动合同能否由他人代签?
     
      裁判要旨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2013年9月10日郭某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双方均确认劳动关系于当日终止。故郭某要求上海A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上海A公司为郭某缴纳了社会保险,工伤保险部门核准郭某应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为0。郭某要求上海A公司支付其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均无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支持。
     
      关于劳动合同的签订情况一节。本案中,郭某于2013年4月15日入职上海A公司,当月24日受伤入院接受治疗,被诊断为锁骨远端骨折(右),此后直至双方劳动关系终止时,郭某未再向上海A公司提供劳动。上海A公司主张郭某住院期间,因伤情所致无法本人签署劳动合同,故郭某委托其配偶邵某前往其公司的用工场所代签劳动合同,并提举了相应的劳动合同;郭某则主张邵某仅是其一般朋友,邵某并未告知代其签订了劳动合同。就此,本院从以下方面进行分析认定:
     
      其一,劳动合同能否由他人代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均未禁止他人代理“劳动者本人”签订劳动合同,故代签劳动合同这一民事行为的法律效力不能一律视为无效,应区分情况予以认定。
     
      其二,郭某与邵某的身份关系。或更准确的讲,该二人以何种身份关系自居。郭某主张其丧偶后并未再婚,邵某仅是其一般朋友,但该主张与郭某一方在医疗机构填写的《手术知情同意书》与《麻醉知情同意书》中载明双方是夫妻关系之名不符。载于第三方医疗机构的内容通常具备反映双方在生活常态中身份关系的特性,在医疗机构签署上述同意书的人员与患者具备密切身份关系是一般常理,故本院认为上述情形足以印证上海A公司的主张,即郭某与邵某以夫妻的身份关系示人,而此种情形已足以使他人善意地对此产生信任。郭某所持二人并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以及“邵某是随便写的”这样的抗辩理由不足以推翻上述认定。
     
      其三,劳动合同是否由邵某代签。如是,其代签行为的法律效力。上海A公司提举了郭某劳动合同并主张系邵某代签,经本院释明,郭某作为与邵某具备密切身份关系的人员,表示邵某无法到庭,经本院释明亦不就劳动合同中是否为邵某的笔迹申请笔迹真伪鉴定,应承担相应法律后果。故本院认定采纳上海A公司的主张,认定劳动合同系邵某代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退而言之,即便依郭某所述,其并不知晓邵某代签劳动合同事宜,但基于二人上述的特殊关系,上海A公司有理由出于善意地相信邵某享有为郭某代签劳动合同的代理权,上述代理行为对上海A公司而言应当有效。故综上本院采纳上海A公司提举的劳动合同的真实性,认定系邵某代郭某与其公司签订劳动合同。
     
      最后,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的二倍工资差额的性质并非劳动者的劳动所得,而是对用人单位违反法律规定的一种惩戒。其立法目的在于敦促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以提高书面劳动合同的签订率,而非劳动者可以从中谋取超出劳动报酬的额外利益。上海A公司基于对邵某与郭某呈现出来的身份关系的善意信任、以及郭某尚在住院接受治疗的事实,而认同由邵某代郭某签订劳动合同,客观上保护了郭某作为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此种情形再行适用惩戒条款未免苛责。综上,鉴于双方间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已涵盖2013年5月15日至2013年9月10日期间,故针对郭某主张上海A公司支付其该段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郭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针对劳动合同能否由他人代签问题,理论界存在两种不同观点,一是劳动关系具备人身依附性,故劳动合同必须经劳动者本人签字,他人一律不得代签;二是签订劳动合同属于民事行为,在劳动法与劳动合同法并未禁止代理行为时,仍应适用民法规范来进行效力认定。对此,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
     
      第一,从法律条文的文意解释角度进行理解。我国《劳动合同法》第16条第1款规定:“劳动合同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并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劳动合同文本上签字或者盖章生效”;第82条第1款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两处均使用的是“劳动者”的措辞,而纵观劳动合同法的其他条文,即可发现第40条、第84条第1款、第2款中使用的措辞均为“劳动者本人”,故笔者认为法律条文中“劳动者”的概念除劳动者本人外,还包含其委托代理人,故本案中,民法范畴中的表见代理原则应同样适用于处理劳动合同代签行为的效力认定。
     
      第二,从二倍工资的立法目的层面进行理解。劳动合同法第82条第1款的立法目的在于敦促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以提高书面劳动合同的签订率,保障劳动者的合同权益,而非劳动者可以从中谋取额外利益。本案中,上海A公司基于对邵某与劳动者郭某呈现出来的夫妻身份关系的善意信任、以及郭某骨折尚在住院接受治疗的事实,而认同由邵某为郭某代签劳动合同,客观上保护了郭某作为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此种情形下如剥夺工伤劳动者委托他人代签劳动合同的权利过于僵化,对用人单位再行适用惩戒条款也未免苛责。

    【作者简介】
    王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劳动争议庭副庭长,审判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