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问题的相关研究
2017/11/8 9:50:38 点击率[12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婚姻、家庭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7年
    【中文摘要】夫妻共同债务是夫妻财产关系中的重要内容。夫妻共同债务能否清楚界定对于债权人与婚姻当事人合法利益的保护具有重大的意义。夫妻共同债务的本质要素与核心判断标准是该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但如何判断“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不能简单地做一刀切的认定,而要根据不同债务的类型和成因,在确定相应责任基础后分别作出判断。
    【中文关键字】夫妻共同债务;共同财产;连带责任
    【全文】

      一、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
     
      (一)、目的论
     
      《婚姻法》第41条的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该规定主要以债务发生的目的和用途来确定债务的性质,但在债权人主张夫妻共同债务的案件中, 应当如何判断该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以及由谁承担该举证责任,《婚姻法》并未明示。这一定义主要是从婚姻共同生活目的方面来界定夫妻债务,将婚姻纯粹地理解为一个消费单位,而忽视了婚姻也是一个生产投资的主体, 具有一定的片面性。因为家庭不仅是社会中的一个消费单位,而且更重要的是一个生产、经营、交换单位,对经济学家而言,家庭能作为一种社会机构保持下来表明了它所具有的重要的经济化效能。然而,在《婚姻法》实施后的一段时期,法院通常对于“共同生活”的解释口径较为狭窄,并且一般将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举证责任加诸于债权人,导致债权人的债权往往落空, 甚至出现夫妻双方恶意串通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的行为。
     
      (二)、推定论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除非夫妻一方能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夫妻实行分别财产制且债权人明知的。从该法条可以得出,只要夫妻一方不能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没有约定归各自所有,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也不知道夫妻双方有实行分别财产的约定,则该债务推定为夫妻的共同债务。
     
      二、夫妻共同债务推定论的利弊
     
      夫妻一方在婚姻期间的所负的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前提应是所负的债务用于婚姻的共同生活或因共同生产经营所产生的。但现实生活中,往往存在这样的情形,当婚姻关系出现危机后,夫妻中一方就可能会存在虚构债务损害对方配偶的行为。以往法院对夫妻债务作认定时,常常会发生夫妻双方恶意串通,以假离婚等行为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形。鉴于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对债权人利益保护不力的情况,《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了推定规则,旨在最大限度地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从而保护交易安全。此外,还有学者指出,“将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既能够减轻财产交易的成本,便于及时、合理地解决纠纷,又符合日常家事代理的基本法理。但随着审判实务的开展, 这一规则在理论界、实务界受到了愈来愈多的质疑:第一,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发生的所有债务均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而合法的婚姻关系所要承担的风险明显大于同居关系,其价值导向偏失。第二, 债务人配偶若不知举债事实,又如何证明举债时债务人与债权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且债权人与债务人有多大可能会作此约定。第三,约定财产制仅是夫妻间的内部约定,债务人的配偶如何能证明债权人知道该约定。在司法实践中,由于这一规则在实现司法正义上的困难,有不少法官甚至尽可能避开第二十四条的规定作出判决,以求实质正义的实现。推定规则所具有的这种价值取向和政策考量的偏正性和时代性会使法律的天平发生一定的倾斜,因此法官在适用推定规则时一定要努力保持法律的公平。这主要表现为诉讼双方当事人权益的平衡。由于推定规则的设立往往会有利于推定主张方的权益,所以法官在适用推定规则的时候就要优先考虑推定反对方的权益, 以使偏斜的法律天平复归公正。债权人为了保证债务的履行,肯定会积极主张夫妻一方所欠的债务应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则,但这对所欠债务一无所知的配偶来说,显失公平。
     
      三、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
     
      (一)、相关立法规定
     
      关于离婚案件中夫妻共同债务举证责任的分配,依据《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夫妻一方与第三人即债权人发生债权债务关系,如果夫妻另一方不能依据两个“除外”规定,举证证明这一债务是夫妻个人的单方债务则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由此规定可见,夫妻另一方(指非举债方)存在两种证明责任:一是能够举证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指实际举债方)已经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二是能够举证证明夫妻双方采取的是约定财产制,且还能证明债权人知道该约定的。所以,我国现行的婚姻法对夫妻一方在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负债务的证明责任,实际上强加给了夫妻另一方即非举债一方。
     
      (二)、立法的缺陷
     
      从理论上来说,这种举证责任的分配原则不符合公平正义原则。“夫妻共同债务推定规则”是对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举证责任分配问题的简单化处理,容易产生错误的利益衡量。公平正义原则是分配举证责任的最高法律原则,它是分配举证责任最初的起点和检验分配是否
     
      适当的最后工具。依据婚姻法解释中关于举证原则的规定,实际上是免除了债权人证明债务为夫妻共同责任而将举证责任强加给了债务人的配偶,从表面上看,这好像是公平的,但是,从深层次上看,这样的举证责任分配对债务人的配偶来说是极不公平的。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分担原则,债权人主张权利,仍应就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以及自己权利产生的事实、理由承担举证责任,并且有实际举证的能力。因为债权人在债务发生过程中,掌握了选择、决定是否与债务人发生债权债务关系的主动权,并且可以在债务发生前采取要求债务人提供担保或者要求债务人夫妻双方共同签字认可等一系列措施,以保证债务实现,减轻风险,也有为以后发生纠纷时准备充分证据的力。所以,按照公平原则及有关举证责任的一般法理,债权人都应当要承担主要的举证责任。在证明“债务人与债权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的问题上,夫妻一方与债权人约定的个人债务发生纠纷后,这个债务的性质就成为夫妻另一方与债权人争辩的焦点。根据推定规则,债权人无须证明,而债务人配偶却要证明债务人与债权人在争议之前达成了关于“个人债务”的书面约定,但如果在债权人和债务人不承认的情况下这种证明很难,也很不现实的;并且很多人在离婚时,为了达到多分财产的目的,想尽办法故意伪造债务,就算是之前有约定,债务人肯定也不会承认了,而债权人为了自己利益,为了更有利于债权的实现,也不会实事求是地承认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3)在证明“第三人知道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所得财产为各自所有”的问题上,债务纠纷发生后证明债权人知道夫妻双方实行约定财产制的事实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如果债权人坚决否认自己知道实情,要想证明债权人明知的主观想法对债务人的配偶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债务人的配偶想证明的是与自己利益完全对立、冲突的相对人的主观想法,这就更是难上加难了。综上所述,推定规则将举证责任强行分配给债务人的配偶是不符合公平正义原则的,也是极不合理的。
     
      四、完善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建议
     
      (一)、确立夫妻共同签字制度。
     
      在离婚案件的司法实践中,夫妻一方与第三人恶意串通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对方财产的现象成为法院审理离婚案件中的难点,且这种现象在缺少法律规制的情形下越来越严重。推定规则容易助长夫妻一方恶意举债的故意,容易引发债务人与第三人恶意串通、虚构债务的危机。此类债务纠纷大多发生在婚姻走到尽头之时,感情一旦不存在,夫妻间的财产争夺战就显得冷酷而残忍。为了获取更多了利益,离婚的双方当事人常常不惜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欺骗法院和其配偶,从而达到其想要获取更多的财产、取得更多的非法利益的目的。为防止一方恶意举债而引发夫妻共同债务与夫妻个人债务之争,立法应当对夫妻单方大额举债行为进行规范。因此笔者建议立法规定:大额举债要经过夫妻双方协商一致后由夫妻
     
      双方共同签字认可。否则,夫妻任何一方单独举债的,可以推定为其与债权人已约定为其个人债务,除非有证据证明该项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者夫妻另一方事后予以追认的,也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二)、充分运用法官的自由心证
     
      目前“夫妻共同债务推定规则”己成为全国各地法院审理夫妻共同债务案件普遍适用的规则,在立法上还没有对其完善的情况下,法官应充分运用利益衡量的方法,对夫妻个人利益和债权人利益进行充分比较权衡,并灵活适用法律,以最大程度地实现司法的公平与正义。首先,应采用体系解释的方法对《婚姻法解释(二)第24 条适用范围作限制性理解。《婚姻法解释(二)》第24 条是对现行婚姻法的解释,其应忠实于现行婚姻法,并限制在现行婚姻法的框架内,不能超出立法本意。其次,充分运用法官的个人经验法则认定夫妻共同债务。法官审理案件时,应在兼听双方当事人述辩的基础上,综合分析案件的事实和证据,利用自己的经验法则,选择适用法律规则,对具体案件作出合理公正的判断,这样的判决结果会更符合客观事实,更趋向于实质正义。
     
      (三)、 明确夫妻个人债务与共同债务之争的举证责任
     
      我国《民事诉讼法》确定的是“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证据规则,使得很多情形下明知是属于自己的合法权益,当事人却无法维护自身的权益,给法院裁判及当事人利益都带来很多困扰。如前所述,依据现行法律规定,夫妻一方要举证证明另一方个人举债非夫妻共同债务难度极大,在现实生活中,大部情况下根本无法举证,依据法律规定却要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最终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按照我国的立法精神和立法目的以及社会的传统观念,法律侧重于惩罚婚姻的过错方,但事实上过错方往往是事先有所准备并刻意隐瞒其所作所为,甚至故意制造假象蒙蔽法院,蒙蔽配偶他方,其主动坦白过错的情形是很罕见的。正是由于无过错方在诉讼中的举证不能,使得本该胜诉的受害方往往难以提出有利证据得到法院的支持,亦使得法律保护无过错方合法权益的立法精神难以实现。因此,我国《婚姻法》在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上应当确立举证责任倒置规则,实行夫妻债务认定举证倒置规则,由夫妻参与举债一方当事人证明所举债务确实是夫妻共同决定,或确实是用于家庭共同生活需要的,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否则,按举债一方个人债务处理。这种举证规则比夫妻共同债务推定规则在诉讼中将举证责任强加给夫妻另一方的成本要小得多,也更具有可操作性。
     
      五、结语
     
      总之,现实生活中,夫妻债务如同夫妻积极财产的认定一样复杂,债务性质、负债原因、表现形式、举债责任各种各样,尤其是生产经营、市场交易等非共同生活的债务不断增多,在法律上对婚前债务与婚后债务、共同债务与个人债务、生产经营债务与共同生活债务、履行法定扶养义务的债务与非义务性债务、共同财产债务与夫妻个人债务、过错债务与非过错债务等不进行统一认定,势必会造成处理上的盲目随意和混乱。在经济事务上,法律应对相关夫妻财产活动进行明确规定, 使其经济活动的结果具有可预见性,以便减少和解决纠纷。

    【作者简介】
    陈竞妍,如皋市人民法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