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运用论辩的法律中进行论证发现的自动化系统与启发式搜索程序
2017/10/25 9:19:06 点击率[4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理学
    【出处】《法大研究生》2017年第1辑
    【写作时间】2017年
    【中文摘要】一项用于发现(inventing)法律论证(argument)的启发式搜索程序仰赖两种在论辩领域已被广泛使用的工具。论辩型式(Argumentation schemes)是表达前提-结论,以及论证之推论结构的常态形式。在法律中,表达诸如基于专家意见论证的可废止论证(defeasible arguments)时,型式尤为有用。论证图解是用于呈现链阖着的有联系的论证链条的直观工具。“南洋杉”(Araucaria)即是其中一种,在http://araucaria.computing.dundee.ac.uk/上免费可得。它帮助使用者在计算机屏幕上展示以终局结论作为树根的一个倒置的树型结构论证。这些论辩工具适宜去分析待审案件中的海量证据,在某种程度上,这已为法律中所使用的启发式方法和威格摩尔图解法所熟稔。拙文展示了它们能如何自动化,以及如何被应用到发现法律论辩的目标。一种重要的应用是证明审前准备的结构。
    【中文关键字】法律论证;论辩型式;可废止论证
    【全文】

      新的工具近来被开发用来分析与评估日常论证,尤其包括论辩型式和用于论证图解的软件系统。它们与威格摩尔型的图解一道作为有助于整理证据、重构论证、直观化论证和证成判决的装置应用至法律论辩中。本研究提出了这些论辩工具能否被用于法律论辩发现的问题。从评估一个既定论证到发现一个新论证间的桥梁能得到贯通吗?论辩型式如何能在对新论证的搜索中,通过使用论证图解来引导使用者,在一项有关法律案件的启发式程序中得到使用。
     
      论辩极有望成为识别、分析以及评估可适用于案件中的证据评估与推理问题之论证的一种方法。在我们通过逻辑学已熟知的论证评估的常态情形中,论证在对话文本中被发现,并通过一个分析过程得到阐明。我们识别前提和结论,确定它是哪种类型的论证,并且根据标准判断给定的论证是强的、弱的甚或谬误的。完成这些任务的方法——比如,目前被使用且正持续发展的论证图解和论辩型式,正被用到法律论辩以及日常对话论辩之中。像是威格摩尔图解这样的工具,已被用于描绘审判中的证据结构。图解方法在通过建模进行法律论证的人工智能领域中已被使用。但是同样的工具能被用于发现论证吗?当我们想象一种情形时,例如,法律上的庭前准备,人们能使用这样的论辩工具来探索从而发现将可能被用以支持需要证成或反驳的那个主张的最佳论证吗?这些是只能靠进军新的领域才能被回答的问题。
     
      从对一个给定的对话文本进行论证评估的任务到新论证的发现任务的过渡似乎很难形成。它呈现了居于逻辑学和修辞学之间的古老隙离。讫始于柏拉图时代,在这两门学科间已有些微扞格。逻辑学视修辞学无关乎真,而修辞学视逻辑为抽象的却对说服无用之学。业已证明,很难调和这两门学科,即便亚里士多德视二者为功能关联的(functionally connected)。诚如谈及论辩的新近作品所分析的,形成过渡的关键点是论辩相关(dialectical relevance)概念,是在司法规则,比如《联邦证据规则》中具有核心重要性的论辩概念。它通常也是论辩理论的核心。本文将展示,一种图解的方法如何能被用于发现新论证——通盘搜索一桩案子的事实数据库,将它们用作前提去找出指向一个最终待证事实(ultimate probandm)的相关论辩链条。近来正被用于评估论证的该工具以不同的方式被用于给发现新论证提供启发,比如,用于审前证明的准备任务。
     
      1.违约案
     
      在这一节,我们拟采用有典型法律论证特征的一桩简单的假想案件,并且对它应用一种所谓“论证图解”的方法。新近以来,论证图解已被倡导为一种分析法律案件中的海量证据的方法。在逻辑教材中它也被广泛地用于识别论证中的前提和结论。同用于法律论辩中一样,这种方法也已渐广泛地用在人工智能中。论证图解这种方法的创始人是用该技术的某个版本来搭建呈现案件的庭审双方所提供的海量证据之精巧证据图表的约翰·威格摩尔(John H. Wigmore)。看看这种论证图解技术是如何能被用于呈现法律证据中所发现的这种典型论辩,对于着手我的研究是有益的。
     
      如今,有一个使得论证图解能够更为便利的,被称为“南洋杉”的软件工具。它帮助使用者用简单地点击界面的方式来搭建一个论证结构的图解,嗣后,它被保存在一个称之为AML的便携版本,或者基于XML的论证标记语言中,使用者将待分析的文本以文本文件的形式插入“南洋杉”。她能使用光标加亮出现在屏幕左侧方框内的文本中的每一个陈述,随着每一个陈述被加亮,代表它的一个带圈的字母将自动地在屏幕的右侧方框中出现。接下来,使用者能在每一个前提到每一个它支持的结论之间画出箭头,于是,在右侧方框中出现的一个大的图解中生出一个联接所有前提和结论的论证图解。
     
      在某个案件中的海量证据中,各方的论辩由各自关联的诸多前提和结论的推论组成——全都串联在一个论辩链条中。终极结论或最终待证事实是表示将被证明或露怯的这个断言的一个被指定的特定命题。一个前提集能以大体上有区别的两种方式共同作为证据以支持一个结论,在所谓“组合论证”(linkedargument)的方式下,每个前提依赖其他前提以支持结论。在所谓“收敛论证”(convergent argument)的方式下,每个前提为结论提供独立的证据支持。让我们从组合论证说起,举最简单的一类例子:一个具有两个前提的论证,如果其中的一个前提被删除,另一个将不能给结论提供与删除前同等的证据支持。这其实是一个组合论证模式的标准范例。在一个收敛论证中,每个前提能被视为独立的论证,其能自顾自地作为支持结论的证据。即使一个前提被删除,另一个仍提供与删除前同等的证据支持。因此,原则上,这两个模式是迥异的支持类型。
     
      接下来的假想案件具有在法律论辩中相当共有的许多特征。
     
      违约案的事实
     
      爱丽丝(Alice)签署了一份在某一天邮寄一件包裹给鲍勃(Bob)的协议。这件包裹装着小物件。这个小物件是绿色的。但她却没有在约定的那天邮寄那件包裹给鲍勃。有一份记载爱丽丝作出的邮寄这份包裹的协议的书面合同。鲍勃留存了这合同的复印件在他的抽屉里。这个合同包括爱丽丝的签名,且载明她承诺在指定的那个日期邮寄这件包裹。
     
      鲍勃起诉爱丽丝违约。据主张最终待证事实,“爱丽丝对违约负有罪责。”,他指控爱丽丝。
     
      通观该案的事实,我们需要判定哪个事实是同鲍勃的最终待证事实相关的。在法律意义上,如果一个命题能用于证明或证伪鲍勃的主张,则它是相关的。这意味着如果鲍勃能把它用作支持他的最终待证事实为真的这项主张的证据,抑或是爱丽丝把它用来讨论鲍勃的论证不能经得住质问,则意味着它是相关的。通观案中的事实,有一些在这个意义上能被判定为相关,而另一些则不相关。在包裹中有小物件这个事实、它是绿色的这个事实以及留存了两份合约的复印件在他的抽屉里这个事实都不是相关的,它们随后能转变成相关的,但是因为事态仍故,它们不能提供可用于证明或证伪鲍勃的最终待证事实的证据。关于相关的这些判定似乎是合理的,但是我们如何能证明它们,或是至少据某种逻辑方法来评估它们?
     
      端赖去考虑用于为鲍勃的主张提供证据的每个命题在论辩链条中是否都据有一个位置,这样的评估能被实行。我们由制作一个表达案件中待议命题的关键事项表(key list)来动手。
     
      违约案的关键事项表:
     
      (A)爱丽丝对违约负有罪责。
     
      (B)有由某人对爱丽丝发出的,要求其执行某项行动的要约。
     
      (C)爱丽丝承诺了那个要约。
     
      (D)爱丽丝没有履行那项行动。
     
      (E)爱丽丝签署了一份在确定日期邮寄包裹给鲍勃的协议。
     
      (F)爱丽丝没有在那个日期邮寄那件包裹给鲍勃。
     
      (G)鲍勃出示了一份载明爱丽丝要邮寄这件包裹的书面合同。
     
      这份合同包括爱丽丝的签名,且载明了她同意在指定的日期邮寄这件包裹。
     
      为动手分析该案件中的论辩,我们需要看看推论如何从这些事实组成支持鲍勃的最终待证事实的推论链条中被得出。为了证明法律上一份合同的存在,你不得不由证明存在一个一方作出的要约及另一方对要约作出的承诺开始。鲍勃不得不展示他发出了一个雇佣爱丽丝在一个特定的日期邮寄一件包裹的要约,并且她也同意在该日期邮寄该份包裹以证明这些事实。然后,为了证明违约,他不得不证明她没有在该日期邮寄该包裹。在“南洋杉”图解中这个论辩链条被表达如下:
     
      图解1:违约案完整的文本图解
     
      在法律中,一旦一项指控——譬如违约——被提出。控告以一种标准方式被确定下来。它附随符合法律规定,被详细说明的对于证明该项控告是必需的要素。定有一个合同,则意味着定有一个要约和一个承诺。为表明存在违约,原告必须证明某些履行该合同的要求没有被实行。在以上的“南洋杉”图解中,它的顶部有一个命题,它关乎已有违约的这个最终待证事实。正当其下的是形成一个组合结构的三个要件命题。该案中的论辩按要求各自匹配这三个点,展示了每一个论证或是它的部分是如何相关的。其中的各个都是相关的,因为它由恰如图解上展现的,一条相互联接的论辩链条导向最终待证事实。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在逻辑相关和法律相关之间有一个重大的区别。藉由威格摩尔(1931)可知,存在一种证明科学(逻辑),在其中,逻辑相关能被定义,也存在法官在裁判庭用于作出相关性确定的审判规则(trail rule)。据特文宁(Twining)所引的威格摩尔《原理》(Principles)中一篇颇有影响的节选,宽泛地说,审判规则立足于科学,但又并非一味符合它们。
     
      作为一个整体的科学之原理不能被冀望取代审判规则;藉于同样的理由,规则有它自己独立存在的正当性,科学之原理可能在某点坐实审判规则的明智,也可能在另外的某点验证了规则的不慧甚矣。
     
      因为审判规则要服务于公平审判的机构,它们有自己独立存在的正当性,法律相关是一个要被一场庭审中的法官用于判定在彼时彼境下什么证据应被考虑为可采的程序概念(procedural notion)。据以上的这个例子,在一个案件中,逻辑相关则由使用呈现推理链条的论证图解来弄清这个链条和它的终极结论是否联接在一块来确定。帕克、莱奥纳德同哥德堡(Park, Leonard, and Goldberg)定义逻辑相关如下:“逻辑相关这个术语有时已被用于指称对确立一个命题在逻辑上有任何趋向(tendency)的证据。”逻辑相关和法律相关间的显著区别对于把握证据法中的论辩是至为根本的(fundamental)。
     
      铭刻在威格摩尔专著——《普通法审判中的证据》——卷1A上的这门学科的历史展示了要在这两个概念间得到一种恰如其分的平衡是多么困难。波尔(Ball)从演绎逻辑转向以概率(probability)来定义相关。业已有诸多用一种或其他统计概率来定义相关的尝试。泰勒(Tillers)对这些丰富的理论讨论后总结道,不管怎样,相关的抽象理论对法庭中的“证据拿来”(proof-taking)过程已经没有直接的影响。
     
      我们将不深究以卖力展示逻辑相关如何关乎《联邦证据规则》,或如何关乎相关概念作为其核心的其它审判规则的所有问题。凡眼下我们极力而为的莫不是展示论证中图解如何能被用于分析一个既定的论证,在一个论辩链条中展示前提和结论,并因而提供一种呈现逻辑相关的方法。这种图解当然不是唯一被需要的工具。相关是一个情境概念(contextual notion),因此,在一个给定案件中,它(相关——译者注)是否维持的判断同样要求其他工具被使用。
     
      2.如何在论辩中判定相关
     
      相关这个概念有古代渊源,也出现在古典的希腊修辞学的“争点论”*(stasis theory)和在亚里士多德的谬误理论中。早先的这个问题已变成了这些概念已高度含糊,汉布林(Hamblin)展示了相关在传统的逻辑教科书中被用作“大杂烩”的目类(“rag-bag” category),往那里丢去不能被任何更清晰的标准判定为无效论证(failedargument)的缺陷或谬误论证(defective orfallacious arguments)。而如今论辩研究中的新成果已展现了对该概念更为犀利的分析,它们在对话中定义相关。
     
      据沃尔顿表达的论辩中的相关理论,在任一对话中有称为主张者(proponent)和回应者(respondent)的两方。在归作说服型对话类型的这种被称为批判性讨论的对话中。两方之间存在一个观点的冲突。主张者有一个设定的论点(一个命题)。为了赢,她必须使用建立在被回应者接受的前提上的合理论辩来证明它。因此这个主张者有一个在先的观点,这意味着之于她的论点,她有一个积极的态度。回应者有一个对立的观点。抑或他有一个消极的论点(主张者论点的否定),抑或他已表达了关于主张者论点可接受性的质疑。观点间的冲突既定,每一方使用论辩链条致力于从被另一方接受的前提出发证明他或她的论点。谁先达到这样一种证明,谁就谁先赢得这场对话。
     
      在这个框架中,以及在不啻于批判性对话的对话类型中,给出相关的一般特性是相当容易的。每一方的论点为以论辩链条的方式来证明那个论点的论辩提供了瞄准点或靶子。在一个对话中,主张者有构建一个合理地约束回应者并导向她自己结论的合理论辩链条的任务。这种在论辩中对相关性的分析并非新鲜事。有证据表明,至少在说服型对话所考虑的范围内,它非常好地匹配了古代的“争点论”模型。它也能扩展至其他的对话类型。
     
      说服型对话据揭示能被用于支持一个观点的最强论证,以及揭示能做出的反对它的最有力的批判,表达得到事件真相的一种尝试。相反地,谈判(negotiation)不是真理导向的。其目标是据达到双方能妥协和作得交易的协议以瓜分一些竞争性的资源。因此同一论证可能在谈判型对话中是相关的,而在说服型对话中不相关。经典的例子是诉诸强力论证(argumentum ad baculum)譬如,当用于谈判中时,对罢工和减薪的胁迫将是相关的论证。但是同样的胁迫,当用作一个说服型对话中的论证时,则显然是不相关的。像是在哲学研讨会上的批判性讨论。用在那种情境中,它将被适恰地认作一种诉诸强力的谬误论证。
     
      对说服型对话中相关的一个分析已经由沃尔顿建构。在这个对话类型中是相关的一个论证,它必须满足以下全部的四个标准。
     
      (R1)回应者接受作为承诺(commitment)的前提
     
      (R2)论证链条中的每个推论在结构上无误。
     
      (R3)论辩链条必须有作为(最终)结论的主张者的论点(thesis)。
     
      (R4)满足(R1),(R2),(R3)的论证在这个对话中被视为达成主张者目标的唯一方式。
     
      在这个框架中,相关以带一个起点和一个终点的论辩链条来定义,起点是一个在针对个案的对话的情境中所表达的一个既定的论证,它能以一个论证图解来表达,图解能对论证的明确或隐含的所有前提和结论,以及把前提集加入每个基于它们而得出的结论的推论步骤。诚如以上的论辩链条,它从这个起点往下推进,指向一个终点:某个在法律中被称为最终待证事实的终极结论将被讨论。这个命题假定已被知悉,或能被拣出。在审判中,一开始就要被明确地拣出。在日常对话的论辩中,它可能也可能不被明确地拣出。在任一事件中,在特定情形中所用的论辩能被判定相关或者不相关,当且仅当,它从一个能端赖论证图解,从一个被明确描绘的起点推进到一个被明确拣出的终点。
     
      这样的判定是如何得来的呢?由沃尔顿提出的这个方法被称为“论证外推”(argumentextrapolation)。为判定相关性,我们要看对一个案件背景下所给定的论辩进行外推是否正导向案件的最终待证事实。靠使用一个论证图解来添补对于把握作为一个整体的论辩的大方向而言是必需的省略的前提和结论,这个方法被开启。另一个要提及的事实是,许多法律论证是建立在需要被明示以展现结论是如何从给定的证据达致通达结论的一些未表达的前提,甚或未表达的结论之上的。带有这种未表达的前提或结论的论证在传统逻辑里被称为“省略三段论”(enthymemes),并且用论辩图解,其能被更好地图解。出于作出相关判定的目的,对论辩进行分析的有益工具包括论辩图解和论辩型式。
     
      3.论辩型式
     
      论辩型式表达可从日常对话的论辩中,以及诸如法律和政治辩论的特殊语境中辨识出的常见推理模式。以下所强调的这些据说是推定的(presumptive),而非演绎或是归纳的,它们都是基于可废止的推理之上,随着更多证据涌入案件而会遭到废止的推理类别。符合推定型式的论证以向匹配某型式的标准的批判性问题发问的形式,在一个对话背景下,基于慎思的权衡而被评估。一个能被用来阐明该过程是如何运行的标准范例是,基于诉诸证人证言论证的论辩型式。
     
      诉诸证人证言
     
      证人W处在一个知道A是否为真的位置。
     
      证人W正在述出真相(如其所知)。
     
      证人W陈述A为真(假)。
     
      因此(可废止地)A为真(假)。
     
      接下来的批判性问题匹配这个论辩型式。向其中任何一个问题的发问都会暂时地废止论证,直到问题得到回答。
     
      基于证人证言论证的批判性问题。
     
      CQ1:证人所说的是内在一致的吗?
     
      CQ2:证人所说的与对案件已获知的事实是一致的吗?(除证人所鉴证的外,基于证据得来的)
     
      CQ3:证人所说的与其他证人已(独立地)鉴证的是一致的吗?
     
      CQ4:有某种偏见能被归诸该证人给出的说明吗?
     
      CQ5:该证人声称的陈述A是如何似真的?
     
      当主张者以被提出其中一个问题的方式而被置问时,她的论证被废止,直到她提供一个适当的回答。如果她的确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回答,无论如何,这个论证暂时地维持住,直到回应者提出另外的批判性问题,抑或提出对于置疑这个论证来说合适的理由。诉诸证人证言是所谓基于位置而知道论证(argument fromposition to know)的论辩型式的一个特殊子类型。递次地,也有其它的论辩型式是诉诸证人证言的特殊子类型。这其中的一个就是基于专家意见论证( argument fromexpert opinion)。如今,相当多的论辩型式已得到研究,包括已提及的那三个之外的接下来的这些。对每个型式的概略描述都被给出,但为了认清每个型式的精微之处,读者必须参考,比如金泡因特纳(1992), 沃尔顿(1996),或沃尔顿与里德(Waltonand Reed )(2003)有关论证型式的近来的工作。
     
      1.基于大众意见论证:一个陈述被普遍接受,因此它能似真地被暂时接受的论证。
     
      2.基于范例论证:基于一个范例,某事(物)为真的论证。
     
      3.基于类比论证:因为某事(物)在一个相似的情形中有效,它在一个特定的情形中有效的论证。
     
      4.基于先例论证:基于类比论证的一种形式,其中,论证者引用一个在先被接受的情形为给定的争议情形的接受提供一个指南。
     
      5.基于语言分类论证:因为能以某种方式在语言上被分类,某事(物)有某种属性的论证。
     
      6.基于迹象论证:基于一个迹象或指示,某事(物)存在的论证。
     
      7.实践推理:从一个目标到一个被要求实现该目标的行动的论证。
     
      8.基于沉没成本论证:在相当大的成本已沉没其中的基础上,仍继续坚持行动方案,否则成本将永失的论证。
     
      9.基于无知论证:在某陈述不被知道为假的基础上,它即为真的论证。
     
      10.从原因到效果论证:因为某事的原因在数据中已出现,它将发生的论证。
     
      11.从关联到原因论证:在两桩事之间存在一个正关联的基础上,其中一桩引出另一桩的论证。
     
      12.回溯论证:从一个给定情形中数据集的存在到对该数据集的最佳解释的论证。
     
      13.从证据到一个假设论证:从已发现和经验上已证实的证据到一个暂时的,通常由一个理论来说明的假设的论证。
     
      14.基于结果论证:因为会产生好(坏)结果,某行动方案被(或不被)推荐的论证。
     
      15.基于胁迫论证:某行动方案将被实行,因为如果不的话,主张者将威胁回应者将会厄运临头的论证。
     
      16.基于诉诸恐惧论证:你不应当做某事,因为让你恐惧的结果将出现的论证。
     
      17.基于承诺论证:从回应者某在先的承诺到某个陈述或行动方案的论证。
     
      18.基于不一致承诺论证:一个反对者既对一个陈述,又对它否命题作出承诺的论证。
     
      19.品性攻击论证:靠声称另一方是坏人(性格和品性上有一些负面的特质)来反对他的论证的论证。
     
      20.间接(circumstantial)人身攻击:靠声称另一方的论证和他的实践或承诺不一致,而这展现了坏的性格特质(如是伪君子)来攻击他的论证的论证。
     
      21.处境不适格人身攻击论证(SituationallyDisqualifying)人身攻击论证:一个反对者对述及一个问题没有正当性,因为他并不处于可靠地去那样做的境况中的论证。
     
      22.基于偏见论证:不应该对某人的论证投注过多严肃的注意力,或应该无视它,因为他具有偏见的论证。
     
      23.基于渐进主义论证:由一个论证者接受的前提,通过一个论辩链条到他不能接受的某事(物)的小步渐次推进。
     
      24.滑坡论证:基于渐进主义论证的一个消极种类。其中,论证者声称如果一个步骤被拿走,它将由越过不可返回的某点的一个论辩链条导向灾难性的终局。
     
      25.基于一项成规论证:在符合一项被接受规则的基础上,回应者应采取某项行动的论证。
     
      近来在进行的一项研究项目已经搜集了65种有余的带有与每种型式匹配的批判性问题的论辩型式。这些型式从论辩研究的文献里被搜集。不管怎样,精确而系统的型式列表能在金泡因特纳(Kienpointner)(1992) 和沃尔顿(Walton) (1996)中被发现。
     
      诚如以上例子中所示,论辩型式能被载入“南洋杉”,然后在论证图解的搭建中使用。作为这项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的一部分,一个包括已提及的全部28个型式的59个型式集已被载入了“南洋杉”。展示这样一个型式是如何从这个集中被选择的例子在以下截取自“南洋杉”的屏幕中被表明。
     
      图解2:型式选择的截屏
     
      该论证型式选择表明了基于专家意见论证是如何被应用到右边所示的一个例子中的(译者注:见下文)。当搭建一个论证图解的时候,使用者能扫视型式的列表,并从中挑出切合在论证图解上所示推论的一个。型式的使用对建构一个能辅助相关判定的图解是相当有益的。将图解用于表达一个案件中事实(给定陈述)的前提,能潜在地用于证明一个案件的最终待证事实的论辩链条能被逐步建立。如果这样一个链条或是到达作为它的终点的最终待证事实,或是至少在趋近于它,那么,作为该链条一部分而着手的这个论证是相关的。问题在于考虑诸多个别性案件,以及对论辩链条知否正(或似乎是)导向将被证明的终局结论还是远离它的判断。
     
      在法律中,法官被假定使用审判规则去做出此类判定。但是在使用规则,譬如《联邦证据规则》,作出此类判定时存在严重的理论问题。其一是条件相关(conditionalrelevance)问题,在下面第5节中有进一步的阐述。这个问题与逻辑学中的省略三段论(enthymemes)问题是极为相似的。二者都关注一个论证中所省略的前提。你如何图解一个论证典型受制于解释与分析,并且一个前提是否能作为一个隐含的假设被插入常常是一个问题。
     
      一些案件比另一些更难以评估,永远都存在着简易的案件和疑难的案件。在许多疑难案件中,论证还处在一个讨论的初始阶段。因而在那个节点非常难以判定它可能导向何方。在审判中的法律论辩里,须被评估的论证在先于每一方已有机会出示诸多证据的某个早期阶段就出现,是时常发生的。在这样的情形下,法官还不处在一个判定律师的论证可能要去往何处的位置。
     
      在这种案件中,存在条件相关的问题。一个论证基于它所要求的前提中一个能在随着审判过程,在稍后被证明的假定,可能被有条件地承认为相关的。当然,也有许多其中的一个论证是明确相关或不相关的简易案件。在法医证据(forensic evidence)被使用的案件中,论辩的结构是相当清晰的。比如,如果DNA在案发现场被发现,并且一个已鉴证该DNA样本的法医学专家被传来作证,那么,专家证言是相关的。
     
      考虑接下来的这个例子,在一个谋杀案审判中的专家证言。该专家证言是相关的。
     
      血污之例
     
      在一桩谋杀案中,在案发现场被发现的血污得到鉴证,并且它们中的DNA被发现与被告的DNA相吻合,一位法医学专家,布拉斯特博士(Dr. Blast)作证血污中的DNA经鉴证与被告的DNA相吻合。
     
      为何布拉斯特博士的证言是相关的,并且它是相关的如何能被证明?方法是建构一个展示论辩型式的论证图解,我们从识别接下来命题的关键事项表中这个论辩的前提和结论开始。
     
      关键事项表
     
      (A)在案发现场被发现的血污被鉴证。
     
      (B)血污中的DNA与被告的DNA相吻合。
     
      (C)布拉斯特博士作证B为真。
     
      (D)布拉斯特博士是一位法医学专家。
     
      (E)被告实施了谋杀。
     
      在这个案件中,最终待证事实是E,在这个血污例子中指向E的其他命题间的关系能在接下来的论证图解中被展示。
     
      图解3:血污之例的全本图解
     
      在这个图解中,针对基于专家意见的论辩图解在从前提C和D到结论B的子论证中被展示。在这个图解中展示的论辩链条表明这个子论证是相关的。它也表明了布拉斯特博士的证言(被表达为命题C的前提)在这个审判中是相关的证据。这个图解也许并不是分析这个案件中的论辩的唯一方法。但是它的确提供了一个在论辩链条中连接C到E的似真的分析。
     
      此处乃一个论证被表明是相关的清晰案件。这个案件是相对容易判定的,而是它确实容许潜在的修正。判定任一案件之中的相关或不相关将依赖于对这个案件中论辩的分析。这个案件也不例外。我们能继续发问,比如,这个血污为何是相关的。
     
      理由是,它将被告置于这个犯罪被实施时的案发现场,并且表明在那儿他流了一些血。为何这个被告在场且在那里流血的最佳解释是他可能实施了这项犯罪。填满如此一个解释也许要求有关这个犯罪是如何实施的更多细节。这只是那种控方需要向法官和陪审团提出的论辩。因此对这样一个案件的进一步分析能潜在地证明血污证据和布拉斯特博士的专家证言的相关,可能会进入该案的其他证据的相关也一样。尽管存在据插入隐含的前提对该案中的论辩提供更为详尽分析的可能性和复杂性,但是以上这个非常简单的图解的确是相关的一个好范例。
     
      3.缺乏相关性(Failures of Relevance)
     
      考虑一个仅仅诉诸同情或其他情感,而没有给出被告方犯有被起诉之罪的证据的论证。这个论证将导向一个特定的结论,而不是想着被证明的那个。经典的例子是接下来这个在逻辑学教材中被广泛用来被引作不相关谬误(ignoratioelenchi)(“红鲱鱼谬误”)的一个范例。
     
      恐怖谋杀案之例
     
      在法庭中试图证明被告对谋杀有罪时,控方可能详尽地论证谋杀是一项恐怖犯罪。他甚至可能对证明那个结论得手。但是,当他由被告对它有罪的这项谋杀的恐怖性的评议推论之时,他正在犯不相关谬误。
     
      不相关谬误或不相关结论(错误结论)等同于逻辑教科书中的“‘相关’的失效”,因袭了亚里士多德的传统。据亚里士多德考虑,当一个论证证明了某事(物),而非想着证明的结论时,它就犯这个谬误。这个想法是一个论证被设想去证明一个指定的结论,但是在一些情形中,论证实际上证明了一个可能与将被证明的这一个相似,并且容易同它混淆的不同的结论。
     
      然而,相关谬误不总是符合亚里士多德的模式。在一些情形中,失效能据展示该情形中的论辩链条导向错误结论(并非想定被证明的结论)来鉴明。在这些情形中,准确的鉴明是错误结论的谬误已被犯下。在另一些情形中,论辩链条偏离应被证明的结论,且该偏倾提供了干扰。但是,论辩不证明任何并非要证明的任何一个特定的结论。
     
      在后一种情形中,这个失效称作“红鲱鱼谬误”(Red Herring Fallacy)。这个术语意味着论辩链条偏离应证明的这个结论,狐狸通过叼着一条红鲱鱼闪过实际的通道将猎犬引离该通道。红鲱鱼与错误结论都是相关的失效是因为论辩的通道偏离了要被证明的真正结论。因此,错误结论和红鲱鱼都是被误导的论辩——并非沿着这条通道导向要被证明的结论的有向论证。相应地,不相关谬误都隐隐具有的一般结构能用以下的图解来可视化。
     
      图解4:被误导的论辩
     
      在一个给定的情形中,人们如何能区别哪一种谬误已被犯下?如果论辩链条有作为它的终点的一个特定结论,它是一个并非应被证明的结论的命题,但它看起来同它相似,所犯的谬误即是错误结论那个谬误。如果论辩链条在具有干扰性的不同方向上被引导,并且那引起了一个转向,但是没有能被识别为它的终点的一个命题,这个命题与要被证明的命题的前提不同但却相似,所犯的谬误是“红鲱鱼谬误”。
     
      “红鲱鱼谬误”的经典案例是取自一本广为使用的逻辑教材中的另一个例子。
     
      泊车之例
     
      康韦(Conway)教授控诉我们校园里的不当泊车。但是你们知道去年康韦卷入了与英语系一名成员间的风流韵事吗?这两人每天在复印室中幽会偷情。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你们能透过那个灰迹斑斑的窗户目睹到那么多,这甚至被学生们饱览无遗。关于康韦说的够多了。
     
      复印室中的这个有关事件是为了据介入一个对于涉及康韦的偷情的考虑以激起受众的兴趣。这个考虑涉及康韦,因此它在论题上是相关的,但是它并没有在一种路径或另一种路径上导出有关泊车议题的任何结论。它可能被归作一个为了攻击康韦的好品格的人身攻击论证。而主要的策略是去分散人们的注意力。它据提供更为有意思的议题使人分心从而偏离不当泊车议题。因此,我们能把这个例子中的论辩归为犯了红鲱鱼谬误,而非错误结论谬误。
     
      须在具体例子的基础上对这两种谬误作出区别,当然,我们也要知道,会存在很难被归作一个或另一个的暧昧情形。标记该区别的两种策略之间也有所不同。你不得不去问某策略是对一个错误结论的论证中的一个,还是仅仅并不导向一个特定错误结论的干扰。重要的是,按照以上定义,两个谬误都是相关的失效,而劳神于在某个给定情形中所呈现的哪种特定类型的相关失效,也许并不是那么的紧要。重要的是意识到即便某论证可能是有效的,并且同样地,可能是符合可靠或强归纳或无论什么标准的好论证,但它可能是不相关的。
     
      4.论证发现的组成部分
     
      论证发现的任何一个系统须建立在几个基础的组成部分之上,所以,有关论证的合理性的判定能由它们建构出来。基本上,将有的是一个被设定去证明或驳斥的目标命题,一个给定的前提基础,和一个用于建构从前提移向待证明的这个目标命题的论证链条。这样的系统从古代开始就已经被尝试,但不是以一种形式化的方式。在现代称作“定理证明机”(theorem-proving machines)的形式系统已经被搭建。不管怎样,这些系统仅仅依据演绎逻辑,使用可废止论辩型式所设计的系统还没有被尝试。但是我将证明对于在日常推理中发现论证最有用的是可废止的型式,比如,在法庭论辩中和在法律论辩中。
     
      意识到可废止的论辩型式在实践中的有用性的更早的系统,在古代称为“论题学”(topics)。金泡因特纳认为,古代、中世纪、近现代的论证发现系统共享了下面三个明显的特征。
     
      1. 系统的目的是发现新论证,其中,一个论证被采为所提出的肯定或攻击某有争议主张的一个陈述。这个特征的核心是所有被发现的论证对于支持或攻击这个核心主张应该是有用的。
     
      2.发现的过程并非寻得所有可能的论证,而只是所有似真的那些(同上引)。一个似真论证是听众接受前提,并且接受用于从这些前提得出一个结论的一般原理的论证。
     
      3. 不同类型的系统对于符合特征2中要求的一个论证有更强或更弱的要求。例如,带有非常强限定的一个系统可能要求所有结论必须仅据有效演绎推理,从前提集中导出。一个更弱的系统可能承认诸如基于类比论证或专家意见论证这并非演绎有效的可废止的论证形式。
     
      传统系统的这三个特征表明它们意图针对使用论证的不同情境发现论证,因此,也表明它们意图涵括导向似真结论的这种可废止论证。这样的系统能被建立在像基于专家论证的论辩型式之上,那并非演绎有效的,而是利用似真推理。建立在上述第三种特征之上的这样一个系统也是灵活的,能被用在不同的境况中。
     
      例如,论证发现能据依证据构建一个案件以及设计证明策略而被用在庭前准备阶段的法律论辩中,或者它能被用在日常的对话论辩中,或者在法庭论辩中。它也能被用在科学中,用在服务于在一项科学探索的发现阶段发现新假设的那种经验的回溯推理中。每一种境况都可能是极为不同的,它取决于从一个前提集中推出一个结论的一依赖于个推论究竟多强,也取决于什么被视为可接受的前提。
     
      这种发现的一个系统被由三个基础成分组建而成。第一个是一个被认作论证的可接受前提的陈述集S。第二个是一个用于从这些前提得出一个结论的推论R的规则集。第三个是从这首在的两个组成成分用于递回地建构论辩链条的装置Ch。这样一个链接装置是如何运转的能被表现如下。为应用这个链接装置,论证发现者拿来前提集S并且将R用于它们产出一个结论。这个结论稍后被添入前提集S中。论证发现者重复这个过程,每一次都把新结论作为新推论的其中一个前提。随着这个递回的过程,作为一个结论被得出的这个陈述在接下来的一个将得到一个新结论的推论中变成一个前提。因此这个过程是递回的。以下的这个图解用链条展示了论证发现的过程。在如下的图解5中所表示的仅仅是这套程序中的头几步。
     
      图解5:论证发现的头几步
     
      诚如图解所示,推论1用前提1和前提2推衍出一个结论。在下一步中,结论1被用作一个前提,与前提3一起推衍出第二个结论2.如这个例子所示,在这个递回的程式中,推论规则能被用反复地应用于原始前提集和随着新结论的增加所产生的扩充集。这种向前链接在这种用于知识系统的搜索程序中被典型地使用。新的结论被添加进知识库,然后推论规则能被反复用于如此产出的扩展前提集。
     
      已给出的那个用于在一个知识库中从一个给定的前提集中搜索一个指定结论的精巧的自动化技术,如今在计算机中已被广泛使用,论证发现的一个系统能够很容易地被建构。我们能也能很容易地采用如今在人工智能中被使用的许多搜索引擎中的任何一个,并且把它应用到任一给定论证。一旦论证的前提与结论已得到识别,我们即能使用搜索引擎,它将递回地把所有的推论规则用于前提,向前链,到达或没有到达指定的结论。
     
      原则上,论证发现是简便的,在任何有效的系统——尤其是在法律论辩的证据准备阶段能被用于论证发现的一个系统——能被开发之前,存在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一个问题是,推论规则需足够全面以涵括在法律论辩中被广泛使用的形式,像基于证人证言论证,基于法医证据的回溯论证。这个问题正从对论辩型式进行汇编之工作的进展中受益而得到解决。另一个问题是,在许多最为普遍的情形中,始于前提的论辩链条可能并不证明结论,但可能仍被视为正行进在证明它的路上。尽管如此,这种结果是极为有用的,因为它能告诉一个论证者她须沿着以证明这个结论为鹄的的路线前进。
     
      5.作为发现基础的相关性
     
      我们现在转向提供一个针对第二个问题的解决方案。一位论证发现者如何处理到眼下为止,对于某论证,她只能建构朝向证明结论之路径的一部分的情形?此处被提出的回答是,她应当扩展搜索以涵括相关的诸论证,即便它们并没有穷尽所有路径。使用作为前提被明确给定的这个命题集,她开始了首次搜索,并尽力使用她拥有的所有不同的,采纳作为前提的这些命题的论辩型式。
     
      每一次,她将采用一个论辩型式,并把它运用到前提中,一次一个,或是成对地,或是被要求的无论什么,以使得该型式契合这些可找到的前提。当她得到一个契合的,她将采纳这个新结论并把它放进集中作为一个前提。她将使用这个递回的程序,直到她或证明了或未证明这个结论。而即便这个方法不能证明结论,它仍趋使她接近结论。留下的缺口能以无论某种方式填满。这个缺口可能由并非给定前提集中的命题组成,而一旦被填入,将提供论证所需的前提从而完成链条。这种省略命题可能会相当容易被证明,甚至是论证的听众已经接受的或不会拒斥的假定。
     
      在真实的情形中,填满链条中缺口的过程对于论证发现者可能并非难事。进行这项任务,隐含前提需要被插入论辩的全部链条。可能存在关乎最终结论需要如何被证明的可得信息。例如,如果这个案件是来自合同法,则需要知道,为了证明在一个给定案件中两方之间的合同存在,需要有一个来自一方的要约和另一方的承诺。这能通过从最终待证明事实向后链接到判定出于证明它的目的,还有其他哪些陈述被需要的方式,在表达论证的图解上被涵括。所提议的方法是结合向前链接(chaining forward.)与向后链接(chainingbackward)。
     
      向前也向后链接从而得到在二者间协调的论辩链条,这个方法被沃尔顿作为一个帮助判定论辩相关性的装置。在向前链接中,论证发现者的目标是找到一个从给定前提导向最终待证事实的论辩链条,如果她知道为证明这个最终待证事实,哪一种前提是所需的。为了补充这个搜索,她也能向后搜索。有赖于向前和向后的搜索,她能在其间的任何一个地带尽力地调协这两个论辩链条。履践这双重搜索程序的关键是相关性。论证发现者也许不能通过给定的前提将最终结论准确地射定为向前链条中的末点。但是搜索可能指明一个方向,展示相关性。这个发现是鼓舞人心的,如果为得到结论所须的缺口填充(工作)不是一项艰难的工作的时候尤甚。给到论证回应者的东西将愿意接受为附加的前提和论证。建构出这条路径的哪怕一部分也是极有意义的。
     
      当且仅当,不在原初集中的附加前提能被插入,给定的前提集才导向结论的那些情形相当于法律中所谓的“条件相关”(conditionalrelevance)。在此类情形中,一个业已得证的能确保相关的省略前提,需被补充进给定的论证。没有这个前提,这个论证不是相关的。而有了它,这个论证变成相关的。《联邦证据规则》104(b)规则说相关是“以事实为条件的”(“conditioned on fact”)。这意味即便仅当与还未经证明的附加陈述搁到一块时,某证据相关,它才是可采的(evidence can beadmissible)。
     
      当证据的相关仰赖满足条件的某个事实,在引入了足以支持一项该条件已事先之认定的证据后,法院应据此采信该证据。
     
      波尔(Ball)的一个著名例子提供了对条件相关情形的简单说明。
     
      如果标明是由Y发出的一份许可证仰赖他所作出的承诺,那么,除非Y写就或认可了它,否则它不具备证明价值。
     
      基于稍后能证明Y写就或认可了该份许可证是可能的这个假设,作为证据的该份许可证才是条件相关的。一个命题的条件相关能被满足,即便那个命题单独来看不是相关的,但若与稍后能被证明的其他命题搁到一块,它就能是相关的。这种意义上的相关是条件的,因为它仰赖能作为省略前提被填补进论辩链条的进一步假设。诚如在以上第三节中所提到的,条件相关是一个极成问题且富有争议的法律概念。不对这些争议执迷过甚,而给出有关论证发现的系统如何运行的相对简单的范例是可能的。
     
      为了做到这个,我们回到节1中的违约案。我们通过给它增加其他前提来扩展这个案件。凯西(Cassie)是爱丽丝的熟人,她说德勒古茨(Dragut),一个妇孺皆知的恶棍,威胁爱丽丝若不签订这个协议,就把她的店铺付之一炬。假如爱丽丝没有对在以上鲍勃的论证中被指控的任何事实进行抗辩,她承认自己没能在约定的日期邮寄那件包裹。新的前提给爱丽丝的律师提供了一条相关的论辩链条。如果任一方是被迫签订的,该合同无效,它作为一条法律规则的隐含前提被补充。另一个被补充的是,如果凯西在法庭上对此作证,这份证人证言将被认为是与鲍勃所谓存在一份有效合同的主张相关的证据。
     
      这些事实是相关的,但发现系统如何能基于它们建构一个论辩链条呢?以下分析将展示,一个发现系统是如何使用可废止的论辩型式和“”南洋杉“”做到它的。
     
      为在“”南洋杉“中建构为创制所需的论辩论辩,我给这个老案件加入一个新前提。
     
      (I) 凯西说德勒古茨,一个妇孺皆知的恶棍,威胁爱丽丝若不签订这个协议,就把她的店铺付之一炬。
     
      我们也补充如下形式的一条规则作为前提,在逻辑学中它被称为条件句。
     
      (J) 如果任一方是被迫签订一份合同的,该合同无效。
     
      为发现相关论辩的链条,我们插入一些附加的隐含前提,它们都将被视为法律中的似真假设。
     
      (K)如果 凯西说德勒古茨,一个妇孺皆知的恶棍,威胁爱丽丝若不签订这个协议,就把她的店铺付之一炬。其后,爱丽丝被胁迫签订了这份合同。
     
      (L)爱丽丝是合同中的一方。
     
      (M)凯西是一位证人。
     
      根据基于证人证言论证的论辩型式,另一个结论由能前提M和I得出。
     
      (N)德勒古茨,一个妇孺皆知的恶棍,威胁爱丽丝若不签订这个协议,就把她的店铺付之一炬。
     
      根据目前所成型的论辩链条,一个新结论能被得出。
     
      (O)爱丽丝被迫签订这份合同
     
      由J和O,一个进一步的结论被得出。
     
      (P)这份合同无效。
     
      请注意,现如今,论证发现业已成功,因为,在这个案件中,P是对鲍勃的最终待证事实的否定。被证明的是,存在一个在黄杨杉图解中呈现如下的,拒斥鲍勃所谓爱丽丝对违约有罪之主张的论辩链条。
     
      图解6:违约案的扩展
     
      为了完成由扩展案件中的所有证据构成的论辩链条,所有读者需要做的是捏合这两个图解。在最终的大图解中,P被表示为对A的一个否定。在这个大图解的顶部,P和A由一个双箭头来连接。在以上图解中P下方的论辩有待展示,在上节1中A下方的图解有待展示。在使用向前和向后链接的论证发现的新方法中,应方通过在诸多前提中搜索以发现自己的论证,从而发现拒斥控方主张的一个论辩链条。概括(generalization)J是朝前移动所需的省略前提,连同有关被作出的胁迫这个附加前提一起。一旦论辩朝着这个点链接,证明威胁确被发出的支持性证据同样能被搜索。有一位说这个的证人,因此,基于诉诸证人证言论证的论辩型式能被用于扩展的前提集。这个程序以上方图解所呈现的相关论辩的链条告终。
     
      一个批评者可能声称被用于在这个案件中发现相关论证的论辩链条是显明的,还可能声称论证发现是繁琐的。以上批评是合理的,因为论证发现的这个自动化系统做不到或相当容易就做到人类所不能做的。我们将看到的情形是,这个系统提出某些人类使用者还没哟考虑到的突出的新论辩之线。这情形与在医疗诊断的自动化系统中使用专家系统类似。一般而言,在相当简单和常规的情形中,尤其是在医师经验所悉的诊断中,专家系统不会做得比一位医师好哪怕一丁点。但是,用于医疗诊断的专家系统仍被证明是非常有用的。针对法庭证明准备(proofpreparation)的论证发现的自动化系统也能说同样的话。它们决不能替代律师。而它们能证明是有用的,究竟多么有用留待弄清。
     
      我们没有在此处尝试将该系统用于任何真实的案件——这些真实的案件将富含海量证据,其需有作为前提的大量命题以及大量的论辩型式。在任何情形中,提供为绘制一个真实案件中的证据所需的大图解,本篇短文力之不逮矣。凡我们已努力所做的只是,澄清一个论证发现系统所需的基本组成成分,并展示它们须如何被捏合到一起,以及它们如何应用到一项能履践为发现论证所需的递回程序的技术中。我们已指出,在将这项技术建构并应用到比如证明准备(proof preparation)的法律目的时,它固有的一些限制和问题。尤其地,任何有效的系统不得不处理诸如未表达前提的问题,且必须处理相当棘手的条件相关的问题。靠着围绕相关概念来建构技术在论辩理论中已得到的研究。处理这个问题的一个方向已经被指明了。
     
      6.结论
     
      业已表明,解决如何接合论证评估与论证发现间鸿沟问题的关键,很大程度上仰赖可废止的论证图解的发展。这些型式是被用于根据给定事实和法律规则作出推论,从而构建旨在证明或反驳最终待证事实的链条的引擎。这些论辩链条提供了一种在计算机领域已经得到很好研究,被用于诸如下棋等任务的启发式的搜索程序,概括,安德森已研究过的法律中以及其他事类中的常识(common-sense)概括同型式一样,需要在由给定事实和规则集的推论产出结论中起到自身的作用。
     
      清楚的是,为了发现之目的。两样东西被需要。一样是表达在法律中共同使用的这类论证,并且能被形式化而插入一个搜索引擎的可废止型式集。另一样是在本文中所呈现的,将已插入一个递回搜索程序的型式集应用到事实和法律集上的这个系统,此二者是应对这项工作的基本工具。这个系统需在用于添补省略前提的论证分析方法之上建立。该方法发现一个据使用自动化的论证图解方法标记从而能被可视化的论辩链条。这是使得论证发现者能将给定的事实和法律集朝某案要被证明的目标结论向前链的论证图解方法。
     
      即便有这样的启发式工具,在法律中,发现能被作为证明一个结论的证据被使用的新论证,也决非易事。目前已研讨过的日常论辩中这些论证是相对简易的,它们只带有少量前提和结论,可能存在一个或两个省略前提。可以肯定的这些情形是有问题的,但是现有的这个方法已被证明是有益的,即便据识别前提,结论和推论链条来分析论证的这项工作是仍有待推进的实质性技能。对一个对对话文本的解释常常能有不止一种方式。这要求表达两种不同解释的两个图解。图解的方法仍被证明是有益的。这个自动化系统最好被视为辅助人类使用者发现新论证的一位助手,它依据的是来自使用者有关如何分析一个给定论证的输入。
     
      有必要重申:在适度复杂的真实法律案件中,针对辅助实现论证发现任务,这个装置在一些方面力有所限。如威格摩尔想出以阐明他的图表法的两桩案件所示,在任何真实案件中,将有对应相当大图解的大量证据。而为了有效地表达这样的论辩,这个系统也将必须涵括大量的概括与法律规则。诸多种论证能被使用,因此要从中进行选择的论辩型式集也必须相当大。该系统将不得不做大量的计算,以从带有大量潜在规则的繁杂数据中建构起论辩链条。对具有冗长证据的案件的研究,如安德森(Anderson)和特文宁(Twining)所呈现的,需要逐步地推进。开发出能在这些案件中被用于帮助发现的一套发现的形式理论,或者一个软件包是指日可待的事业。
     
      在本文中,我们并未自诩在竭力构建一个具有此能力的现实系统,也并未自诩在竭力将它应用到被用或能被用于审判的实际情形的论证发现。主要问题是将目前所知的案件证据的潜在有效的论辩链条的通路削减至最为有竞争力的那些。相关是关键。我们在这已讨论过了,对实现发现目的而言,最有效和最有竞争力的方法是利用相关概念。靠削减搜索程序,滤除对于由所需的相关前提证明结论而言不必要的不相关事实和规则,相关能引导这个过程。
     
      在证据法中,相关已是一个核心概念,而且,在广为采用的证据规则中地位突出,比如《联邦证据规则》(Federal Rules of Evidence)。诚如上述定义,相关论证是合乎朝着要被证明的目标结论移动的论辩链条的那些。不相关论证是并无可能沿着这样一条推进路线移动,甚或是偏离导向最终结论——在某些情形中,可能导向类似却不同的最终结论——的任一论辩链条的那些论证,因此,根据此处所提出的这个系统,找到有效论辩链条的方法,是靠相关来判定供选择的这些链条的。
     
      它在证明一个事先被指定的结论上很可能被证明是有用的。除了用于法庭中含有海量证据的极大案子,此方法还能以一种更为适度和有限的方式用于摘选论证,它被用于应用到一桩案子的论辩的较小局部之上。它还能被用于概描某个案子的论证主线,通过在一个简单的图解中呈现它,向法官或陪审团强调主要论证。一名律师能在她认为法庭将视为可接受的前提的基础上,依靠帮助团队来判定事务所中的一伙律师将采用哪种论证来支持各自委托人的立场从而做到这个。更为有限的任务能据一个相对小的数据库更轻易地完成。
     
      在这项研究中所提出和回应的问题表现了轰烈的(big)跨学科。从逻辑学跨到修辞学——在过去常常不和的两门学科。尽管在两门学科之间以及问题的提法、视野之间存在分歧,但人们仍认为存在用于给此问题提供一个解决方案的资源。尽管”争点论“在传统修辞学之中已得到妥善地建构,但还不存在任何以它为基础的发现理论,其得到足够充分的铸造以发展为用到计算机之中或用于给论证发现建构软件的精当的形式模型。那样一个系统是在被视为论辩发现的一种方法的修辞学与被视为论证识别、分析以及评估的一种方法的论辩术之间存在一种紧密关联的切实呈明。
     
      已表明的是,即便此一领域的目标不同与彼一领域的目标,二者仍共享着许多论辩的构成成分与技艺。同样已被表明的是,建立在已广泛应用于识别、分析和批判地评估论辩,以及在计算机中得到了很好研发的启发式的搜索程序等工具与技艺之上的论证发现和发现的某种方法是如何可能的。在此论辩发现的新方法中已被采取的行动证明了,从其中一门学科跨越到另一门学科不再如乍看上去那么轰烈。

    【作者简介】
    童海浩,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专业2016级博士研究生。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