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毒品罪辩护律师黄坚明:从物证视角谈贩卖毒品罪案件无罪辩护技巧
2017/9/25 16:16:24 点击率[11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金牙大状律师网
    【写作时间】2017年
    【中文摘要】笔者结合亲自办理或收集的贩卖毒品罪不捕、不诉或法院宣告无罪的诸多案例,从毒品实物是否被查获或是否已灭失、与查获毒品实物是否有关联性、其他在案物证证明力大小等视角为切入点,研究物证在贩卖毒品罪案件无罪辩护中的作用,进而反思辩方对物证不足类贩卖毒品罪案件的无罪辩护技巧。
    【中文关键字】贩卖毒品罪;贩卖毒品罪辩护律师;无罪辩护;无罪辩护技巧;物证
    【全文】

      笔者结合亲自办理或收集的贩卖毒品罪不捕、不诉或法院宣告无罪的诸多案例,从毒品实物是否被查获或是否已灭失、与查获毒品实物是否有关联性、其他在案物证证明力大小等视角为切入点,研究物证在贩卖毒品罪案件无罪辩护中的作用,进而反思辩方对物证不足类贩卖毒品罪案件的无罪辩护技巧。
     
      一、毒品实物是否被查获或是否已灭失
     
      从实证视角分析,因毒品实物未被查获或已灭失,导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辩方无罪辩护成功的案例绝非少数。笔者认为:以下类型贩卖毒品罪案件应属于物证不足,无法定案的情形:
     
      其一,毒品实物未被查获或已灭失,侦查人员也未收集到用于夹藏涉案毒品实物的机器、箱包、购物袋等物证,更没有查获现金毒资等其他物证,无法排除涉案毒品交易行为根本就不存在的合理怀疑。
     
      其二,侦查人员未扣押到毒品实物,也未扣押到毒资,更没有收集到分包毒品工具等物证,进而导致案件物证不足,无法定案。
     
      其三,因侦查人员未查获毒品实物,或毒品实物已灭失,进而无法确定被追诉人交易的物质是否为毒品,更无法确定毒品可疑物的数量、体积、纯度等核心事实,使得贩卖毒品犯罪构成要件事实缺乏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案件无法定案。
     
      其四,侦查人员未查获毒品、毒资等物证,且购买毒品可疑物的下家未归案,提供毒品可疑物的被追诉人供述也不稳定,导致被追诉人的有罪供述缺乏其他证据印证,案件无法定案。
     
      其五,侦查人员查获的毒品可疑物,经鉴定确认为非毒品物质,导致案件物证不足,证据锁链不完整,无法排除被追人主观上不知情或被诈骗的合理怀疑,最后被追诉人获不诉结案。笔者办理的陈某某涉嫌贩卖毒品罪一案,就属于此种情形。陈某某到案发现场接收毒品可疑物时被抓,但涉案毒品可疑物经鉴定确认为非毒品,陈某某也没有接触到涉案毒品可疑物本身,在案证据无法证明其对涉案物质是否是毒品系知情的,更无法排除其被提供涉案毒品可疑物上家诈骗的合理怀疑。在实务中,笔者还遇到侦查人员涉嫌“双套引诱”的贩卖毒品罪案件,且侦查人员或其线人提供的毒品可疑物,经鉴定后也确认为非毒品物质。笔者认为,此类案件既属于侦查人员公然制造犯罪的“双套引诱”无罪案件,也属于物证不足的无罪案件。
     
      由此可见,物证不足是贩卖毒品罪案件无罪辩护的常见辩点,诸多案件被追诉人因案件物证不足最后获无罪释放。当然,在司法实务中,在毒品实物未被查获或已灭失的情形下,被追诉人被定罪的案例也不少。此类案件罪与非罪的界限是比较模糊的,仍有待业界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二、已查获毒品实物是否与被追诉人有关
     
      一般认为,毒品实物来源不明,不影响公检法机关对已归案被追诉人进行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和定罪量刑,但被追诉人与已查获的毒品实物是否有关,直接关系到其涉案行为的罪与非罪。具体分析如下:
     
      其一,唯一同案犯承认已查获毒品实物系其独自购买、打包、运输到案发现场的,还明确陈述被追诉人仅仅帮忙其重新装袋,并不知悉涉案鞋盒内夹藏有毒品。显然,在案证据足以认定已查获毒品与被追诉人无关。这是笔者办理的李某某涉嫌贩卖260公斤冰毒案的核心事实,最后李某某获无罪释放。
     
      其二,已查获毒品实物与被追诉人无关,诸多在案证据可证明涉案毒品属第三者所有,且第三者现在逃或去向不明,最后被追诉人获无罪释放。如:张三、李四是同居男友朋友。张三不吸毒,在其住处从未发现或接触过毒品,而李四吸毒且去向不明,对在张三、李四住处查获的毒品,无法排除系李四所有的合理怀疑,进而无法对张三涉案行为进行定罪量刑。
     
      其三,侦查人员在案发现场查获毒品、毒资,但扣押的毒资、毒品来源不明,证明犯罪的证据达不到确实、充分的定罪标准。
     
      其四,侦查人员并非是在被追诉人身上或住处查获毒品,而是在案发现场周边区域查获毒品实物,导致案件毒品来源不明,无法核实涉案毒品的所有权人是谁,案件核心事实存疑。如:侦查人员在某购物中心停车库将被追诉人抓获,并对其进行了现场检查但未能查获涉案毒品,后将其带至该购物中心20楼楼梯间处时,在其所站位置旁的地上发现毒品可疑物。由于该毒品并非现场从被追诉人身上或住处查获的,毒品的查获程序存在瑕疵,且被追诉人坚持该毒品非其所持有,进而导致案件毒品来源不明,不排除系他人所有的合理怀疑。
     
      其五,在他人住处内查获的毒品实物,可认定与另居他处的被追诉人无关。如:张三住在广州市白云区,李四住在广州市海珠区,侦查人员在李四住处查获毒品,除非有确实、充分的相反证据,否则无法认定张三与在李四住处查获的毒品有关。但在司法实务中,与此近似的贩卖毒品罪案件被追诉人被错误羁押的案例绝非个案。
     
      由此可见,办案人员不应单凭毒品实物已被查获的客观事实,想当然地推定被追诉人与已查获的毒品有关。
     
      三、其他在案物证能否证明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
     
      在贩卖毒品罪案件中,除了上述的毒品实物、现金毒资等物证外,还可能涉及用于夹藏毒品的机器、可用于称量重量的电子秤、被追诉人体液或血液、指纹生物痕迹物证等各种各样的物证。其他在案物证,能否证明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只能根据在案物证的证明力大小,结合具体个案进行具体分析。
     
      首先,可根据侦查人员是否在毒品实物上提取到被追诉人的DNA 成分,来判断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如:在笔者正在办理的被追诉人涉嫌犯走私、贩卖毒品罪一案中,侦查人员在被追诉人张三的出租屋内查获4公斤冰毒,且在毒品外包装擦拭物上提取到张三的DNA 成分。办案机关据此认定张三与此案有关,应是有理有据的;但单凭在案的毒品实物,无法认定到该涉案出租屋外鱼塘钓鱼的李四、王五等人与此案有关,更不能据此毒品实物推定李四、王五之间还可能存在其他涉嫌走私、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
     
      其次,可根据侦查人员在毒品实物上是否提取体液、血液或指纹等生物痕迹物证,来判断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如:侦查人员在张三租赁的出租屋内查获了毒品实物,但在毒品实物的内外包装物上没有提取到李四的指纹,仅仅是在出租屋内收集的饮料吸管上提取到李四的NDA成分。同时,侦查人员还在涉案出租屋内收集的铁丝网上提取李四的一枚指纹。对此,笔者认为,上述饮料吸管物证、唯一的指纹物证只能证明李四有可能到过该出租屋,并不能据此认定李四接触过涉案毒品可疑物,或对涉案毒品可疑物进行了物理加工或化学加工,进而认定被追诉人实施了贩卖、制造毒品的犯罪行为。
     
      最后,可根据侦查人员收集的可用于称量重量的电子秤物证,来判断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如:侦查人员没有查获毒品,但查获可用于称量重量的电子秤。但在案的电子秤无法证明被追诉人称量的物品是否为毒品,也无法证明称量物品的的重量,更无法证明从下家查获的毒品是否来源于被追诉人。因此,此案不能单凭在案的电子秤物证,推定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在司法实务中,毒品实物未被查获或已灭失,已查获毒品实物属他人所有或来源不明,其他在案物证证明力小,无法证明被追诉人实施了涉案的毒品犯罪行为,是贩卖毒品罪案件中常见的物证不足,无法定案的案件类型。而物证是法定八种证据之首,且从实证案例反思,诸多贩卖毒品罪案件辩方之所以取得无罪辩护成功的效果,根源就是在案物证不足,无法定案。(本文写于2017年9月23日)

    【作者简介】
    黄坚明,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毒品犯罪研究与辩护中心主任、金牙大状律师网核心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